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上错花轿之红妆劫 > 第二百三十九章:打情骂俏,羞羞
    而对方在那次争执过后,她以为他又会不再见她,但她错了,不仅来见她,甚至像以前一样天天夜宿乾宁殿,与她‘朝夕相对’。

    但她感觉自已的身体越来越差了,甚至私下已经开始吐血,她只能惊恐的背瞒着他,命令所有人都不许提,不然就处死谁,再这样拖下去她根本撑不住也瞒不了他,她在矛盾在煎熬,她只想让他记住她最美好的样子,这样病泱泱的她不想成为他的痛。

    晚上。

    李清惜看着镜子中的自已,那故意施厚的胭脂一丝掩盖了她的虚弱,看起来依旧那样明艳动人。

    “娘娘,您看这样可以吗?”婢女问着。

    点头,“嗯。”

    婢女见正走进来的耶律隆绪,“娘娘,可汗来了。”提醒。连忙躯身行礼,不敢怠慢。

    李清惜并没有马上转身迎驾,而拼命眨掉眼中的酸涩才慢慢起身,转过身,轻行着礼,“可汗来了。”像是老夫老妻般的打招呼方式,没有太刻意规矩。

    耶律隆绪并没有马上走过来,而下了驱逐令,“你们都下去。”

    见人都离开后,他才朝她走去,却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的盯着她脸上精致到完美的妆容,可说非常美丽,只是他眼底的心痛虽然隐藏的很好却仍逃不过她锐利的眸子。

    微笑的迎着他,“可汗不喜欢我的妆容?”打开沉默,问着。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伸手抚着她倾城的容颜,很温柔仿佛在小心翼翼摸着一个绝世珍宝,多一丝力道都嫌重。

    “我想与你有个孩子。”

    “可汗应该明白,我~”她未说完的话被他食指打断。

    “我不想听那些我不想听到的话。”阻止,上前将她拦腰抱起往内室走去,他真的想要一个与她的孩子,这样她就能留下来的。

    李清惜轻靠在他湿热的胸膛,谁都知道那是不会有的奇迹。

    ~

    一些日子过后。

    耶律隆绪正陪着李清惜用着早膳,突然她胃部一丝不适。

    “呕~”胃里一丝反酸,欲呕,今早起来她就感觉不对劲了,只是干呕也没呕出什么东西来她也没太在意。

    “娘娘你怎么了?”婢女连忙上前,关心的问着。

    耶律隆绪目光一沉,“怎么回事?”问着。

    婢女一惊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可汗恕罪,娘娘今早起身就有些不适了,奴婢想宣御医,但娘娘不让怕可汗担心。”

    “是我不许她宣的,你别怪她。下去吧。”

    婢女连忙如临大赦一般差点没连滚带爬的滚下去,显然他刚才的眼神有多吓人。

    盛图见状,会意正准备退下宣御医,但被李清惜阻止,“不必宣了。”

    盛图哪敢大意,谁都知道王后娘娘是可汗心尖上的人,盯着耶律隆绪一眼,审时度势。

    “吩咐下去,备安胎药还有膳房配合御医提出的最好的方法替王后保胎。”直接命令,让人震惊。

    “是。”盛图马上领命退下。

    李清惜微忡之余,“我没有怀孕。”她的身体根本不是怀孕而是虚弱的反胃。

    “你是在怀疑本汗的能力?”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怼的李清惜一时愣神,最后反应过来时一阵脸红脸白的,她哪有那意思。

    “但我的身子我自已最清楚。”有没有怀孕她会不知道吗?

    “本汗说有就是有,没有也会有。再说了,你跟本汗同房那么久,怀有本汗的子嗣有什么奇怪吗。”不接受任何反驳。

    同房?李清惜脸色绯红,他怎么能大庭广众之下说闺房之事了,瘪嘴。

    “那宣御医好了。”她也有小脾气了,懒的跟对方争,她发现他居然争不赢他,她能怼死自已,耍无赖的程度一次次刷新她的三观。

    “宣不宣结果都一样。”他说了算。

    “但好歹也别云里雾里一知半解,还是确定比较好吧。”试图说服对方。

    耶律隆绪目光一瞥,显然当成空气,置若罔闻。

    “耶律隆绪。”直呼其名。

    “你又敢直呼我的名字。”听不出口气的话她没怎么,旁边的一众奴可吓的不轻,全部噗通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谁让你蛮不讲理。”她才不怕他,继续大言不惭。

    耶律隆绪也不吃早膳了,放下筷子改睇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谁像蛮不讲理多些。”直指着她。

    暗观了一下自已,趾高气昂的样子像是她找理似的,“还不是被你气的。”明明一个御医就能查明的事情,非得犟着,开始后悔刚才怎么就没让宣御医,但他的脸色分明后悔来不及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