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小公主她三岁半 > 14.甜蜜的秘密
    保镖见她一直盯着车窗外看,以为她看到了什么喜欢的商品,“小雨想买什么吗?”夏柔早就交待过他们,要像对待贺明砚一样对待这个小姑娘,她还给他们预支了一笔款项,专门用来给小姑娘买零食的。

    蒲松雨摇头,这时红灯变成了绿灯,保镖就将开车了。那之后她一直靠在儿童安全坐椅上,没在说话,也不在对车窗外的一切感兴趣了。

    他们到家之后很久,蒲澄峰才骑着自行车回家。

    蒲松雨躲在门口旁边,歪着脑袋露出两只眼睛往外看。

    蒲澄峰把自行车停在墙根锁好,提着一个袋子走过来,大手盖在她的脑袋上撸了一把,“看什么呢?今天怎么这么乖,是不是做什么错事了?”

    蒲松雨看着他把袋子放到方桌上,走过去爬到凳子上把袋子拿下来,还没有打开,她就闻到小蛋糕的味道了。

    “真馋,还没进屋你就闻着味道了是吧?”蒲澄峰有点好笑,小声说,“跟个小狗儿一样。”

    蒲松雨却没像以往那样跟他呛声,她半垂着头,小眼泪一直在眼框里打转,她硬是忍着没有哭出来。

    “干嘛呢?”蒲澄峰见她站着不说话,疑惑地伸手推了推她。

    蒲松雨忽然推开他的手,跑进卧室里还把门锁上。她面对着角落站着,小孩子的身体根本忍不住那份强烈的泪意,她用力抽泣了一下,用袖子盖住发热刺痛的眼睛。

    她想到以前和魔王爸爸逃命的时候,虽然过得非常艰难,但是魔王爸爸从来没有让她饿过肚子。她那时候是魔体,食量非常的大,魔王爸爸每次打猎回来,都会说他打完猎的时候已经吃过了,所以让她把食物都吃完。

    那个时候,蒲松雨对魔王爸爸说的话深信不疑,后来也没有多想过,直到今天,她才忽然想到,是不是其实魔王爸爸跟蒲澄峰一样,都是骗她的?

    魔王爸爸为了不让她饿肚子,所以把猎来的食物都留给她吃,自己却一直饿着肚子根本没有吃。那蒲澄峰呢?他其实根本舍不得花钱买零食吃吧,但是因为她喜欢,所以每次都花钱买了拿回家,还因为要面子所以骗她说是别人送的?

    她又想到,其实这些小蛋糕,对比贺家人给她买的那些零食随便哪一样都要便宜好多,车厘子一斤要几十块吧?更别提他们住的那宽敞又明亮的大房子,而在路边小店里买的小蛋糕显得“廉价”极了。

    可是,这已经是蒲澄峰现在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因为宠爱她,所以尽自己最大努力给她买她喜欢的东西,就像魔王爸爸受伤后只能打到很少的猎物,但是都留给她吃,他们都单纯只是想让她吃饱肚子或者吃得开心而已,不需要任何理由,蒲澄峰甚至不能确定她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蒲松雨额头靠着墙角,她再也忍不住了,哭得稀里哗啦的,眼泪擦都擦不过来。

    蒲澄峰在卧室外面敲门,喊道:“蒲松雨,你在屋里干什么呢?快出来,吃点东西咱们去接你奶奶下班了。”

    蒲松雨哭得小身体一抽一抽的,想到奶奶还在外面忙碌,赶紧止住哭声,用袖子把眼泪擦干,等确定脸上没眼泪了,才走过去开门,用浓重的小鼻音说:“知道了,咱们快点去帮奶奶的卖馄饨吧。”

    蒲澄峰眉心却紧紧拧了起来,一把按住想往外走的小姑娘。

    蒲松雨疑惑地抬头看他。

    “干嘛哭?”

    “啊?”蒲松雨没反应过来。

    蒲澄峰十分烦躁,这丫头自以为自己隐藏得好,其实一双眼睛红得像兔子,小嘴还瘪着,鼻子都堵住了,小胸脯偶尔还会小小抽一下,一看就是刚刚大哭过。

    他想摸摸她哭肿了的眼睛,又怕把她摸痛了,有点无措地问:“是不喜欢吃小蛋糕了吗?”

    蒲松雨飞快摇头,“我特别喜欢吃小蛋糕,真的,最喜欢吃小蛋糕了!”

    她着急的样子,蒲澄峰又有点想笑,最后什么也没说,弯腰把她抱了起来,说:“那今天咱们出去买点别的好吃的。”

    “不,我就喜欢吃小蛋糕!”蒲松雨从他怀里挣扎着下了地,跑过去打开装小蛋糕的袋子,拿出一个使劲往嘴里塞,只为了表现自己真的真的喜欢死了他买的小蛋糕。

    蒲澄峰丈二摸不着头脑,小姑娘今天怎么了?

    蒲松雨快速吃完了一个小蛋糕,然后,她噎住了,噎得直翻白眼。

    “叫你吃那么急,谁跟你抢啊,噎住了吧?”蒲澄峰又急又无语,抱起她一边给她拍背,一边去厨房给她找水喝。

    蒲松雨噎得说不出话来,蒲澄峰急得满头汗,又是喂水又是拍背,两人在屋里很是忙活了一阵,才让蒲松雨顺过气来。

    蒲松雨揉着胸口一脸无辜,蒲澄峰都被气死了,手指头用力在她额头戳了一下,“傻不傻?!”这丫头是天生来克他的吧!

    蒲松雨不以为意,笑眯眯说:“咱们去找奶奶吧!”

    蒲澄峰气完了又觉得有点乐,然后就乐得不行,单手抱着她往外走。坐在园子里的蒲彦军不知道两人在屋里发生了什么事,看到儿子笑着那样,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

    关于蒲松雨忽然跑进屋子里大哭这件事,最后成了一个除了她自己以外无人知道的秘密。蒲澄峰开始时猜测她是不是在学校或者贺家那小子那受欺负了,追问了很久,蒲松雨被他问得烦了,只好说是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再问就什么都不肯多说。

    蒲澄峰总觉得这个回答有问题,但是他又问不出其他,只好暂时按下这个疑惑。

    他并不知道蒲松雨也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去维护他,那些借口是别人赠送其实是买来的小蛋糕,既是他对蒲松雨的喜爱,也是他的自尊心,她决定永远不拆穿他。

    不如就让“小蛋糕”也成为她心底最甜蜜的秘密吧。

    有了这份“甜蜜的秘密”的动力,今天蒲松雨帮奶奶卖馄饨时特别卖力,还在小摊子旁边唱起歌谣,用她甜蜜又稚嫩的歌声吸引路过的人的注意力,招来更多客人吃馄饨。

    有了蒲松雨这个强大的助力,他们一家今天的收入相比以往也多了不少,回去的时候,温婉如坐在三轮车后面抱着小丫头,蒲松雨很兴奋,一路都在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蒲家母子跟着笑,一路都是欢笑声。

    春意渐渐地越来越浓郁起来,果园里桃花盛开又飘落,嫩绿的叶子似乎在一夜之间罩满枝头。因为寒冷而寂静的森林也重新活跃起来,小鸟儿们清脆的鸣叫声慢慢地越来越多,整个世界都活了。

    又一个艳阳天,蒲松雨和贺明砚两人相约去乡下看狗狗一家。

    他们给大狗取了名字,大狗叫阿黑,它的两个孩子,一个叫小黑一个叫小花,狗狗们长得很快,刚见到它们时,它们还是软绵绵的小奶狗,走路都走不太稳当,现如今已经可以满地撒欢儿了。

    车子停在贺家宅子外面,车门打开,蒲松雨熟练地从车子上跳下来,又回身去接贺明砚。

    几只小狗可能是闻见了熟悉的气味,早早就从屋里跑到门口迎接他们。

    “阿黑,你们最近过得怎么样呀?”蒲松雨在大黑的脑袋上摸了一把,大黑温顺地昂着脑袋任她摸。

    “大人,你来得正好,我的一个朋友找到一株和你说的魂心草相似的植物了,你快来看看。”

    “真的啊!”蒲松雨满脸惊喜,“我去看看,怎么这么快呀?”

    “因为我那个朋友的朋友比较喜欢各种圆形的东西,我跟我朋友说过后,朋友就去问它了。”

    蒲松雨跟着阿黑走到贺家屋后,它的狗窝就在那里,并且贺爷爷特意给它在后院开了个小门,方便它们出入。

    那株植物已经被阿黑朋友的朋友悄悄送过来了,就放在狗窝前面。

    蒲松雨蹲在狗窝面前,小胖手把那株草拿起来仔细辨认。这株植物长得非常的规整,叶子圆溜溜的像铜钱,但比铜钱更大一些,中间也没有方孔,细细的茎从叶子正中间穿过,在上方开了叉,又长出另一片圆叶儿,实在够有特色的。

    “小雨,在看什么呢?”贺建贤牵着贺明砚走过来,他手上还拿了一盒米糕,最近老爷子多了一个爱好,就是投喂这个吃货小姑娘,因为看她吃东西实在太享受了。

    蒲松雨猛地从地上跳起来,激动得对他们嚷嚷道:“贺爷爷!砚哥哥的眼睛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