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小公主她三岁半 > 13.夏柔
    “你们快进来呀。”贺建贤本来习惯了和孙儿用写字交流,看到蒲松雨后,为了不让小姑娘不适应,所以打算今天就把他们俩当普通小朋友,尽量直接说话。

    “好呀。”蒲松雨牵着贺明砚,两个小不点手牵在一起还一甩一甩的,小孩子所有的快乐就在这“一甩一甩”之间。

    贺建贤之前已经从儿子那里看到了孙儿脸上的笑容,此时亲眼看到他笑得嘴角都弯起来了,心中既是喜悦又是酸楚,他忍不住又想到刚才那些人说的话,轻轻叹了口气,抬手在孙子稚嫩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爷爷,我们过来有没有打扰你呀?”蒲松雨十分有礼貌,进门后先向他问好。

    “没有,我还希望你们多来这边玩。”贺建贤招呼两位小朋友进屋里坐,虽然最天气有些许升温,但还是很冷的,“你们今天可真有口福啊,张阿姨今天摘了不少香椿,说是要做香椿鸡蛋卷,炸香椿鱼,还说要做香椿拌面,可香可好吃了,雨雨想不想吃?”

    这个时节的香椿芽又嫩又香,村里人都会用它制作各种美食,还有拿去卖的,要卖十几二十块一斤呢,是个稀罕事物。

    蒲松雨听得口水都吓来了,然后吸溜着口水问:“香椿是什么呀?”

    贺建贤她的小样逗得不行,他现在知道孙儿这唯一的一个好朋友是个小吃货了,“你一会儿留在这里吃就知道了。”

    蒲松雨现在听到吃的就馋的不行,她以前压根不知道人界竟然有这么多好吃的!要是早知道,她早就跑过来看看了!

    她开心地跟贺明砚分享这件事情,可惜又不会写香椿两个字,只能再次求助保镖先生。等保镖先生写完了,她还要趴在旁边央着他教自己这两个字怎么写。——魔王陛下要是知道宝贝女儿来一趟人间,就变得如此好学,一定会喜极而泣!说不定还会哭着咬手绢!

    专门给贺老爷子做饭的张阿姨听说小姑娘想吃香椿伴面,赶紧先下厨给做两小碗。蒲松雨吃得肚子饱饱的,连贺明砚也多吃了许多,贺老爷子心中越发欣喜。

    肚子吃饱了,蒲松雨没有忘记正事,她要把三只小狗托付给贺爷爷。狗狗在她的小胖手上蹭了蹭,尾巴轻轻地在空中甩来甩去,乌溜溜的大眼睛望着她时温驯极了。

    贺建贤这里院子大,周围都是农家,许多人家里都养了狗,他帮忙养也不是什么大事,当然一口应下了,留着两个小家伙的好朋友,还能吸引他们多过来玩玩,老爷子算得很精。

    “好的,贺爷爷,这个狗伤得有一点重,麻烦您让佣人尽心一点照顾,它身上可有我给它安排的重要任务呢!”

    蒲松雨说得一本正经,贺建贤看着就觉得可乐,也一本正经地跟她保证道:“行,贺爷爷一定帮你把这事办好了,把它们一家照顾得妥妥帖帖的,保证不让它们掉一根毫毛。”

    蒲松雨咬了咬手指,又叮嘱道:“那等它伤好了以后,您也不要太限制它的自由好吗?”

    贺建贤应得如同念诗,还向像模像样地竖起了三根手指,“我在此向小雨保证,它在我这里,是安全的,也是自由的,它想来我们为它准备好三餐食宿,接风洗尘,它想走,我们绝不阻拦,我们贺家家风自由民主,就算它是狗,也有狗权!”

    他说得太有意思了,蒲松雨被逗得格格直笑,笑倒在旁边的贺明砚身上,被贺明砚扶起来,摸到她的手,在上面画了一个问号。

    蒲松雨特别想让他也感受到这种快乐,可惜她不会写字,而且她总觉得这些字写出来,就没有用耳朵直接听到那份乐趣了,不由有些郁闷。

    但是这种郁闷现在还没法对其他人说,而且她想到刚才在院子门口看到的人,虽然她没有多问,心中却对那人说的话存了疑惑和警惕,她觉得最好是能尽快找到魂心草,让贺明砚见到光明。

    于是她小声要求狗狗一定要尽量发动它的朋友,最好是连朋友的朋友也能参与这一件事。

    狗狗答应了,蒲松雨又觉得只让狗狗们干活不给它奖励太说不过去了,就说:“谁能帮我找到魂心草或者魂心草的线索,我就让砚哥哥包它们终身的食宿。”

    “我知道了大人,我一定会将您的话带给我的朋友们。”大狗尾巴愉快地甩了甩,在大自然中独自讨生活很自由,但也非常危险,包一辈子的食宿,相信很多动物都是愿意的。

    春天的变化总是很快的,也许上午艳阳满天,下午时天空中就铺满了乌云,气温更是如此,时间徐徐向前走了半个月,蒲松雨身上厚厚的棉袄就已经穿不住了。

    换上薄棉袄的小姑娘似乎个子也长了一丢丢,整个人显得苗条了许多,活动起来更加方便了。

    下午放学时贺明砚仍然坐车来幼儿园外面等她,两人今天约好了要去贺明砚家里玩。

    夏柔对儿子唯一的朋友非常的重视,知道她今天要来,还特意请了半天假,换上居家服和围裙,说是要亲自给他们做好吃的。

    相比蒲家的简陋狭窄,贺家就宽敞明亮多了,市中心寸土寸金的地段,明亮的落地玻璃窗将整个城市的繁华尽收眼底。

    这是蒲松雨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人类世界的繁华,立林的高楼大夏,在阳光下折射着光晕的楼面玻璃,这一切跟夜夜笙歌的魔界的繁华大相径庭。

    “雨雨喜欢这里么?”夏柔站在开放式的厨房里调面糊,看到小丫头趴在玻璃窗上看得目不转睛的,状似不经意地问,“今晚要不要住在我们家呀,正好明天是周末,可以留在这里玩到周一直接去上课哟。”

    蒲松雨眨眨眼,侧头看她。

    夏柔笑眯眯说:“我们家有很多好吃的,巧克力,芝士蛋糕,你想吃什么下楼就能买到。砚砚还有很多好玩的玩具,有专门的玩具房,还有ipad,你玩过ipad吗?可以玩游戏,还能看你想看的任何节目。”

    如果是其他女孩,有可能会被那些玩具吸引,也有可能会因为不能回家而哭泣,但是蒲松雨出奇的淡定,淡定得夏柔以为小姑娘太小了,根本没听懂她的话。

    然而她并不知道,蒲松雨虽然心智才三岁半,却在魔界特权阶级淫浸三百年,享尽了魔众们的阿谀奉承以及精心设计,这种套路她即便说不出个所以然,心里也看得明白得很。

    夏柔是在引诱她,是想用这些东西让她心甘情愿留在砚哥哥身边,不再回蒲家吗?

    天生好逸恶劳惯了的魔族公主殿下很心动,她对夏柔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却是一点不留余地地拒绝,“不行哦,奶奶会担心的!”

    夏柔有点失落,不过,她当然不会跟一个三岁半小孩计较,只当她是舍不得家人,笑着夸奖道:“小雨真是个懂事的好孩子,你奶奶一定很喜欢你。”

    蒲松雨用力点头,“对呀对呀,奶奶最喜欢我了!”她会给她做最喜欢吃的馄饨,会给她洗白白梳漂亮的小辫儿,还会省钱给她买好看的小衣服,晚上总喜欢抱着她睡觉,怕她凉着冻着。她也最喜欢奶奶了,就算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她都不愿意用奶奶去换。

    虽然家里有个蒲澄峰有时候有点讨厌,总爱管她的闲事,但是看在奶奶和爷爷的份上,她可以大方地不跟他计较的!

    贺明砚确实有一个很大的玩具房,尽管他看不见,贺绪林和夏柔对他的爱从不因为这些减少一分,其他孩子有的,他都有。

    房间的地面有一个占地很大的轨道,电动的小火车会在轨道上走动。蒲松雨到底是孩子心性,玩起来就把夏柔说的那些话完全忘记了,两个小孩都快要玩疯了。

    蒲松雨双手举了一块大丝巾在头顶当披风,要贺明砚称呼她为公主殿下,还说要封贺明砚做将军,可惜“将军”两个字她不会写,只好跑出去问夏柔,问完回来再写给贺明砚。

    在游戏中,贺明砚身为男孩的天性也忍不住展露出来,他给蒲松雨写道:那我要做最了不起的大将军,保护公主殿下。

    蒲松雨高兴极了,说:“好,那咱们先去灭了隔壁的大魔王,等我们一统魔界,你就是我魔界的最大功臣!”

    贺明砚拿了一根充气的棍子在空中用力一挥,立刻表示他要出发去讨伐那个大魔王头子,让公主在后方等他的好消息。

    两个小孩玩征战沙场的游戏玩得投入极了,在屋里跳来跳去,你追我赶,发出小孩们玩疯后的尖利笑声,就连一向不爱发出声音的贺明砚也被这种情绪感染,很快就加入了笑声阵营。

    夏柔听到玩具屋里传来尖锐的叫声吓了一大跳,还以为两个小孩怎么了,结果等她着急忙慌地举着锅铲跑过来,就看到他们玩得满头是汗,笑得眼睛都不见了,脸蛋都红彤彤的,像极了夏季熟透的水蜜桃。

    夏柔怔怔看了一会儿,才想起什么,手忙脚乱用手机拍下这、在其他家长眼里只觉得吵得头疼的快乐瞬间,眼眶发红地发给丈夫和公公。

    蒲松雨在贺家一直玩得太阳落山后,才由保镖送她回去,贺明砚今天玩得太快乐了,不愿意让她走,要不是夏柔阻止,他都想跟蒲松雨回家了。

    夏柔都快气笑了,好么,她想着把人家小姑娘骗回家来没成功,结果自家儿子上赶着要跟着人家回家!当真是儿大不中留,留来留去是个仇!

    保镖们都很喜欢这个特别会来事儿的小姑娘,回去的路上还问她有没有想买的东西。

    车子遇到红绿灯停下,蒲松雨晃着两条小短腿说没有想买的,随即眼尖地看见蒲澄峰从一个大门里走出来。

    蒲澄峰穿着很脏的旧衣服,头上戴着黄色的安全帽,他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脸脏兮兮的汗水,随即走进了旁边的一家蛋糕店。

    蒲松雨本来想下车叫他的,看到这一幕有点愣住了。

    最近蒲澄峰时常会拿小蛋糕或者水果回家,但是他每次都会说,那些东西是包工头送给他的。

    蒲松雨愣愣地望着蛋糕店,其实那些小蛋糕不是送的,是他专门买的吗?那为什么要骗她说是送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