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小公主她三岁半 > 11.主仆契约
    那狗呜咽两声,哀求的声音越来越弱,“求求大人,救救我的孩子……”

    蒲松雨皱着眉去看它身下,两只小黑狗同样浑身是血,有气进没出气,着实可怜得很。蒲松雨动了恻隐之心,回头对跟着他们的保镖说:“保镖叔叔,能不能帮我把它们送到医院去?”

    保镖看着那几只几乎泡在血里的小狗也觉得于心不忍,但现在他们的主要任务是保护贺明砚,这是他们的工作时间。

    贺明砚因为没有得到蒲松雨的回应,拉了拉她的手。蒲松雨很着急想跟他说这件事,可又不会写那么多字,只能无奈地再次求助保镖先生。

    贺明砚知道事情始末后,立马点头。

    于是几名威风凛凛的保镖先生,在蒲松雨的指挥下,小心地从小水沟里将受伤的小狗狗们抱出来,开车送去附近的宠物医院。

    宠物医院的医生接诊以后,一边给三只狗清理了身上的血块和泥巴,一边给它们止血。蒲松雨担心地在旁边问:“医生医生,小狗们会不会死呀?它们是怎么回事啊?”她这是第一次在人类世界听到动物说话的声音,看着也不像魔兽或者什么,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那个医生是位温柔的女医生,笑眯眯对她说:“不用太担心,两只小狗是外伤,大狗的肚子划伤了,看起来像是出了车祸,这种田园犬的生命力都很强,只要给它们包扎了止了血基本都会活过来的。”

    蒲松雨点点头,她左右看看,指着旁边架子上的一只雪白大猫,问医生道:“我们可不可以摸摸它呀?”

    “当然可以,小雪脾气很温顺的。”

    蒲松雨点点头,然后晃晃牵着贺明砚的手,说:“砚哥哥,猫咪的毛超好摸的,我带你摸摸看。”

    仍然是保镖写字翻译,贺明砚被她牵着慢慢走到猫爬架边,先伸出自己的小胖手在猫咪的背脊上轻轻摸了一把,那只猫咪真的特别乖,被她的小手手摸过一点不挣扎,只是嗲嗲地叫了一声,琥珀色的双眼温柔地望着他们。

    蒲松雨见她不挠人,放心了,这才牵着贺明砚的手放到猫咪的背脊上,猫咪柔软的毛毛和温热的体温就在他手掌之下,一吸一呼的脉动令他感觉到生命的力量。

    生命是很美好的,尤其是温血动物,对温热的体温天生就有亲近的欲望。贺明砚摸了一下后,忍不住又摸了一把,蒲松雨还怕他看不见把猫咪摸痛了,一直抓住他的手,引导着他摸得轻轻的。

    夏医生那边处理好几只狗的伤口,交给助理帮它们把剩下的毛发清理干净,走过来正好看到这一幕,对两个小孩心生好感,笑眯眯问:“你们俩是兄妹吗?”

    “不是哦,”蒲松雨摇摇头,想了想补充道,“我们俩是好朋友!”

    夏医生去看贺明砚,意外地发现他的眼睛是半合着的,偶尔动一动眼皮也能瞧见他的眼睛没有聚焦,她也是医生,立马就明白了什么,有点惊讶,这么小的孩子……忍不住产生了一丝怜悯。

    “医生,那只兔子我们可以摸摸吗?”宠物医院关着许多的小动物,猫猫狗狗还有宠物兔仓鼠之类的。蒲松雨想带贺明砚多摸摸这些动物,但又怕狗狗和仓鼠会咬人,最后选中了只吃素的兔子。

    “可以的。”夏医生帮他们打开笼子,照样是蒲松雨先摸了一把兔子,然后再牵着贺明砚的手去摸。

    夏医生看着认真想带朋友拥有各种体验的小姑娘,心里有些发热,忽然又觉得这个男孩虽然很不幸,但又有些小幸运,因为他遇到了这个真心待他的好朋友,这种纯纯的幼年友谊,实在太过美好了些。

    两个小朋友摸完了小动物,就乖乖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保镖给他们拿了些零食过来,是草莓大福。蒲松雨拿了一个,草莓大福外层的口感又软又甜,里面包裹的草莓也酸酸甜甜的,十分鲜美,公主殿下吃得脸颊整个都鼓了起来,小嘴巴都要包不住了。她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嘴巴里的东西咽下去,赶紧又伸手拿了一个。

    人界好吃的东西真多呀!蒲松雨边吃边晃着两条小腿,而且贺家特别舍得花钱给他们买零食吃,公主殿下深深觉得自己找的这份工作靠谱!并且以后回到魔界,她一定要大力发展各种美食!

    没用多久,三只狗的伤都包扎好了,身上的皮毛也简单清理了一下,虽然因为伤口处的毛毛被剃掉,看起来有点丑陋,但是至少那只大狗明显比之前精神了很多。

    据夏医生说,大狗的后腿骨折,腹部划伤,两只小狗的腿也被碾折了,虽然说田园犬生命力顽强,但是如果他们再晚些将狗狗送来的话,它们一样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医生将狗狗们放到窝里,蒲松雨坐到大狗的旁边,趁保镖和医生结账的时候,凑到它耳边小声且好奇地问道:“我问你啊,为什么你会说人语呀?”

    大狗轻轻呜咽一声,讨好地探头在她手指上舔了舔,回答道:“大人您好,其实我不会说人语,应该是因为您能听得懂我说话而已。”

    “嗯?”蒲松雨一脸奇怪,她来人界也有一段时间了,也遇到过许多小动物,但是从来没有听懂它们说的话啊。

    大狗继续说道:“大人,实不相瞒,其实这个世界和我一样的动物并不多,大多数都只是普通的动物,懵懂不知世事,我是因为曾经意外吃下过一株灵草,脑子才慢慢变得清明一些,但是我并不会说人语,我想应该是您的魂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才能与我沟通,我也是因为‘看’到您魂魄力量的强大,才斗胆向大人您求助的。”

    “魂魄力量?”蒲松雨微微歪头想了一下,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她想起来了,虽然她的魔力在人界无法使用,但是她的魂魄还是原来的魂魄,身为魔界最高等的魔族,她的魔魂相当强大且美味。

    “原来是这样啊。”她又想到另一件事情,“人界竟然有灵草?”

    一只小黑狗窝在大狗的颈边,大狗在它头上舔了舔,“有的,我从一些朋友那里听过一些传说,说人界以前也有‘神仙’存在的,但是后来都消失了,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大狗虽然通了灵智,可是到底只是一只狗,它去过的地方有限,见识也很有限。蒲松雨又问它知不知道魔界的事,它均回答不知道。

    蒲松雨有点郁闷地嘟起嘴,忽然想到魔王爸爸对自己做的事情,小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她的手被摇了摇,蒲松雨转过头,贺明砚在她掌心画了一个问号。

    蒲松雨“啊”地叫了一声,赶紧又问大狗,“狗狗,你有没有见过一种草,它的叶子是正圆型的,但是它的茎是从圆形叶子的正中间长出来,会长出好大一串叶子,都是被茎从正中间串着的。”

    大狗摇摇头,“我没有见过,大人需要这种草吗?”

    “是啊,我想用这种草和砚哥哥签定契约。”蒲松雨说。

    “契约?”

    蒲松雨歪了歪小脑袋,她又想到一件事,因为魔界的魔是没有救人性命的爱好的,残酷的森林法则就是魔界的规则,魔们也基本没有治疗类的法术——就算有也不会随便外传——所以蒲松雨想帮助贺明砚,也只能想到这种十分霸道且不平等的契约。

    这种契约说得好听,是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签订,再说得直白一点,这个契约的原名就叫“主仆契约”,也就是说,她和贺明砚定下这种契约以后,她是主,贺明砚是仆……

    人界推崇人人平等教育,如今已经连皇权都被消灭了,“主仆契约”在人类眼里才是异类。蒲松雨看向贺明砚,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这个契约。

    大狗不是人类,没觉得主仆契约有什么不对,它歪歪头想了想,对蒲松雨说:“大人,我可以帮问问我的朋友们,也许它们会有消息。”

    “好的。”蒲松雨点点头。一人一狗约好了,让狗狗一家三口先在宠物医院休养,他们明天再过来看它们。

    贺明砚又摇了摇她的手,在她掌心划了一个问号。

    蒲松雨在他掌心写字:砚哥哥,咱们回去吧,天快黑了。——也算是因祸得福,公主殿下识字的速度在这一两天内突飞猛进。

    贺明砚没反应,一直到保镖将蒲松雨回到家中,他也没动静。

    夏柔已经接到保镖的电话,提前来蒲家外面等着了,看到儿子和蒲松雨从车里下来,她又一次想到之前在视频上看到的儿子的笑容,微红的眼眶再次发热刺痛。

    蒲松雨礼貌地向她打招呼,“阿姨再见,我要回去了。”

    “今天辛苦雨雨了,阿姨回来的路上买了些水果,雨雨带回家去吃好不好?”夏柔蹲在蒲松雨面前,满眼的喜爱藏都藏不住。

    保镖从车里搬下两大箱水果,一箱车厘子,一箱荔枝,隔着盒子都味到水果香甜的味道了。

    蒲松雨馋得口水包包的,满脸不舍地拒绝道:“不能要这么多啊,蒲澄峰他会找我麻烦的。”

    夏柔:“?”她有点没听懂,难道蒲澄峰是她哥?

    “蒲松雨,你又在干什么!天都黑了还不回家!”

    恰在这时,巷子深处传来蒲澄峰不耐烦的声音,蒲松雨赶紧跟跟夏柔和贺明砚道别,然后跑到保镖抱着的箱子面前,伸出小小的一根手指,叮嘱他说:“保镖叔叔,只要各拿一斤就行了,就各一斤哦!不能拿多了!”

    “蒲!雨!松!”蒲澄峰的声音已经渐渐带上了一点威胁的怒意,显然是听到了她跟别人要水果的话。

    公主殿下是个很贪心的人,她飞快催促保镖给她各拿一斤水果,一边忙不跌回头应道:“哎,你不要叫了,我马上就回来了!”两边不耽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