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小公主她三岁半 > 9.小蛋糕
    贺绪林和夏柔满眼惊喜,夏柔连忙蹲到儿子身边,抓起他的手,在他手掌上写字。

    夫妻俩现在唯一能和贺明砚交流的方法,就是在他掌心写字,只是这种交流十分缓慢,而且因为贺明砚看不见也听不见,想要让他理解那些字的意思,并且与外界的事物联系起来,非常的困难。但比较好的是,贺明砚十分聪明,在贺氏夫妻锲而不舍的努力下,现在已经能明白一些简单的意思了。

    夏柔写完字,期待地看着儿子,然而,过了许久,贺明砚仍然没有反应,要不是他的眼睛仍然半睁着,都会让人误以为他睡着了。

    夏柔脸上的期待渐渐变成了失望,最后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隐隐有些绝望,“砚砚……”

    蒲松雨见贺明砚没有动作心里也有点心慌,可是她,不!会!写!字!公主殿下忽然有点明白人类教师所说的“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的意思了,这就是现成的例子啊!

    看看看看,如果她会写字,再学会八国语言,还怕拿不下贺家这个待遇绝对优厚的工作嘛!

    公主殿下当真是悔不当初,早知道,她就好好学习了!

    贺绪林拍拍妻子的肩膀,心中忽然有点不甘心,对蒲松雨招招手。

    蒲松雨也很失望,还以为自己失败了,垂头丧气地往贺绪林身边走,只是,她刚刚绕过贺明砚的轮椅,袖子就被一只手给拽住了。

    蒲松雨转过头,贺绪林猛地睁大眼睛,他赶紧拍拍妻子,夏柔疑惑地看向他,而后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只见,他们性格孤僻的儿子,此时脸上仍然没什么表情,身体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却抬起一只手,紧紧地拉住小姑娘的袖子,生怕她走了的样子。

    贺绪林和夏柔激动地对视,都不敢说话,像是生怕惊了儿子似的。

    蒲松雨也很惊喜,她的小胖手反手抓住他的手,高兴地连声说:“砚砚小哥哥,你不让我走是不是?你想跟我一起玩是不是?”

    贺明砚当然听不见,手却紧紧地牵着小姑娘的手,这就是他的回应。

    夏柔激动得想在他手上写字问他的意思,却被贺绪林拉住了,她听见丈夫在她耳边小声说:“砚砚这是想跟人家小姑娘玩,又不好意思吧,你就别问他了。”

    夏柔闻言又好气又好笑,仔细想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砚砚的性格确实有点别扭。

    蒲松雨开心坏了,就算贺明砚无法回应她,她一个人也说得很起劲,“砚砚哥哥,那以后咱们一起吃饭,一起玩,还有还有,咱们还可以一起学习!”公主殿下经过这件事,深刻地明白了知识的重要性,她心中下了一百二十个决心,从今天起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小妹妹,你爸爸妈妈在哪里啊?把他们请过来一起吃顿饭好不好呀?”贺绪林柔声对她说。

    蒲松雨偏头想了想说:“伯伯,以后让砚砚小哥哥跟我一起上学吧,下午放学我还是要回家的。至于我爸爸妈妈,我没妈妈,我爸每天都很忙,他管不了我的……”

    蒲澄峰好不容易厚着脸皮进了贺家后院,正好听到蒲松雨这番话,嘴角轻轻抽了抽,面无表情地喊道:“蒲松雨!你在干什么!”

    正背着他说他坏话的蒲松雨背脊一僵,转回头时,小脸上已经摆好了谄媚讨好的笑容,“您什么时候来的呀?”——变脸什么的公主殿下真的没有半点心理压力,毕竟以前面对魔王爸爸,这种事儿她也干习惯了。

    蒲澄峰面无表情地说:“在你说我管不了你的时候。”

    蒲松雨:“……”真是小瞧您了您耳朵可真利!

    贺绪林起身,蒲澄峰青涩的面容让他一时有点拿不准他跟蒲松雨的关系,说他是小姑娘的父亲,看这年龄实在不像。说他不是吧,听这两人的对话,似乎又……

    “那什么,伯伯,这件事咱们回头再说,我还有点事需要回家处理!您明天直接去贺爷爷第一次和我见面的河堤边找我就成,我家就住在那边!”

    公主殿下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条理分明地跟贺绪林安排好接头的时间和地点,拉着蒲澄峰想把他带离“案发现场”,企图掩埋罪证。

    蒲澄峰倒没有当着外人的面说什么,对贺绪林点点头,牵着她往外走。

    “等等。”夏柔叫住他们,让佣人拿了一盒巧克力,笑眯眯对蒲松雨说,“小妹妹,这个你拿回去慢慢吃,这是你砚砚小哥哥送给你的,他很喜欢你。”

    巧克力微苦中夹着的焦香味从盒子里散发出来,蒲松雨顿时想起上次吃过的巧克力的味道,伸手就要接。但她忽然又想到蒲澄峰还在这里,抬起的手又背回了身后,仰头看着蒲澄峰,一副乖乖等他发话的乖小孩子样子。

    蒲澄峰都不知道这丫头整天戏这么多,他瞧瞧那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犹豫了一下,还是对她点了点头。

    “谢谢阿姨!”蒲松雨得到他的准许,这才一脸喜悦地将盒子接了过来。

    蒲澄峰也向贺家夫妻俩道了谢,蒲松雨特意跑过去谢过贺明砚,和他道了别,这才被蒲澄峰牵着离开。

    离开贺家后,蒲澄峰带着小丫头找了个干净的河堤坐着,往嘴里叼了根草茎,问她:“你是自己老实交待,还是要我严刑逼供?”

    蒲松雨把巧克力盒子拆开,从里面拿出一块递到他面前。蒲澄峰垂目看着小丫头使劲伸长手递来的巧克力,“干什么?贿赂我?”

    蒲松雨似模似样地叹了口气,“给你吃的,上次贺爷爷给的那块太少了,我只给奶奶留了一半,这次给你分一块,剩下的我要拿回去跟爷爷奶奶分。”

    蒲澄峰靠着河边的一棵松树,瞧了她两眼,伸手接了过来。他也不过才十八九岁,一个大孩子,正是在长身体、嘴最馋的时候,但是他接过巧克力却没吃,拿着手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蒲松雨自己也拿了一个出来,她先把盒子重新盖好,才撕开包装袋,将圆球状的巧克力放在嘴边咬了一口。贺家买的巧克力都是非常昂贵的高级巧克力,味道醇厚,回味甘美,里面还包着一粒草莓,蒲松雨吃着有点停不下来。

    这种昂贵的巧克力不仅味道好,包装盒看起来也特别高级,蒲澄峰看看自己手里提着的小蛋糕,散装的鸡蛋糕没有专门的包装,就这样直接装在塑料袋里,对比之下廉价极了。

    蒲松雨吃完手里的巧克力,看到他放在身边的包装袋,她的小鼻子动了动,开心地问道:“你买了什么好吃的吗?有奶香味还有蜂蜜味!是小蛋糕对不对?!”

    “你吃过?”蒲澄峰把袋子拿出来递给她。

    蒲松雨欢呼着接过袋子,“吃过一点点,我同桌她每天会带一个,然后我用饼干和她交换了一点点。”

    她拿了一个小蛋糕咬了一口,蓬松的小蛋糕味道甜丝丝的,鸡蛋和牛奶烘焙后特有的香味铺满了口腔,不由露出享受的表情。她包着满嘴食物,高兴地评价:“小蛋锅比考克力好粗!”

    小笨蛋,话都说不清楚,真笨。蒲澄峰拿了个小蛋糕咬了一口,嘴角隐约有些笑意,这个寒冷的春天似乎在这一刻,凭空多添了几分颜色。

    “你和贺家人怎么回事?”回去的时候,蒲澄峰重新把这个问题翻了出来。

    蒲松雨牵着他的手边走边蹦来跳去,说:“就是以后我要跟砚砚小哥哥一起读书学习呀。”

    蒲澄峰皱着眉说:“你撒谎,到底怎么回事?”那贺家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有钱人家的小少爷,怎么会缺玩伴?

    蒲松雨仰头看他,父女俩冷漠脸无情对视,然后蒲松雨对他吐了吐舌头,“就不告诉你!”

    蒲澄峰那个气啊,特别想把她拎起来摁着屁股打一顿,蒲松雨却是个小滑头,一看情况不妙,挣开他飞快跑走了,跑远了还不忘对他吐舌头略略略。

    “你给我等着!”蒲澄峰额头青筋直蹦,心说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回家再收拾你。

    然而他的狠话也就是嘴上说话,因为小公主早已经审时度势,深知家中奶奶才是手握大权的人,只要好好地跟着奶奶混,谁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果然蒲澄峰一晚上都没找着机会整治她,温婉容护小丫头跟护眼珠子似的,压根不让他近身。

    蒲澄峰觉得这样不行,他沉着脸将白天的事告诉了母亲,母亲却只会笑眯眯说:“多大的事情,雨雨不就是想找个玩伴吗?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蒲澄峰:“……”

    他有心想搞清楚这件事,奈何周末还要去工地干活,只能叮嘱父母看牢她,才一万个不放心地走了。

    他走了之后,温婉容也要出门摆摊了,剩下蒲松雨和蒲彦军在家。

    蒲松雨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竹子编的球,跑到窗户边往屋后的河堤瞧了瞧,她跑去瞧第三回的时候,终于看到贺绪林和夏柔带着贺明砚过来了,开心地趴在窗户边冲他们挥手喊道:“伯伯,阿姨,砚砚哥哥你们来啦,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来!”

    贺绪林冲她招招手,蒲松雨从书桌上爬下来,蹦哒着跑出家门。

    “雨雨不要乱跑。”

    “我知道啦爷爷,就在旁边玩不会乱跑哒!”

    蒲松雨跑到河堤边,叫了人以后,就去拉贺明砚的手,在他掌心写了一个“雨”字,然后特别得意地跟他说:“这个是我的名字,我昨天晚上跟奶奶学的,砚砚哥哥你要记住哦!”

    夏柔实在喜欢这个开朗活泼的小女孩,拉起贺明砚的另一只手,在他掌心写字,算作两个小朋友之间的翻译。

    这样实在非常的麻烦,不过蒲松雨昨天晚上仔细回忆了以前在魔界所学的知识,忽然想到一件事情。在魔界,强大的魔有时候会和低等的魔之间签定主仆契约,这样两个魔不但能建立一种感应,高等魔还能将自己的一些力量暂时赐给低等魔使用。

    只是不知道,这种契约能不能同人类签订,更不知道没有魔力的人间,这种契约能不能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