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小公主她三岁半 > 1.公主殿下
    蒲家的气氛史无前例的紧绷,原因是他们家来了一位小不速之客。

    这天清晨,天气阴霾,乌云黑压压一片从远方吹来,导致刚亮了不一会儿的天地又黑了下来。果然不出许久,飘泼大雨倾盆而下,倒春寒的寒风裹挟着连绵雨线的潮气吹进屋里,致使气温聚降,仿佛刚送走的凛冬又回来了,骨头缝里都冒着寒气。

    就在这种成年人都不愿意出门的天气里,一个不到四岁衣着单薄的小女孩被人送到蒲家门口。

    自打几年前蒲家的当家人蒲彦军因为车祸导致下半身完全瘫痪以后,家里条件每况愈下,先是儿子惹上官司赔了一大笔钱,后是蒲彦军出车祸入院借债无数,原本温馨幸福的小家庭一下子跌落地狱。如今家中还背着巨额的债务,三不五时就有曾经借给他们钱的亲戚上门讨要。

    蒲妈妈温婉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这几年靠着她早起贪黑摆摊卖馄饨,还了一笔债,但相比欠下的几十万债务,这点钱简直杯水车薪,也不知何年何月能还清。

    这个天气肯定是没法出门摆摊的,温婉容帮着丈夫换好衣服,顶着暴雨想把院里的三轮车挪回屋檐下,但是刚打开房门就看到站在院门口,那个在瑟瑟春雨中被吹得挥身发抖的小女孩。

    温婉容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女人,虽然穷却心善得很,生平最喜欢小孩也最是看不得小娃娃受苦,赶紧撑了把伞跑到院门口,担心地问道:“小妹妹,你怎么在这里?你家里人呢?”她问完仔细去看小女孩,忽然发现她的长像莫名很像自家大儿子。

    做为一个母亲,温婉容从小看着儿子长大,这世上可能没有人比她对自己儿子的样貌更加熟悉了,这种熟悉感她不会弄错的。

    她正犹疑不定,小女孩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了她一会儿,忽然将小手里紧紧拽着的一份叠起来的a4纸递给她。

    温婉容以为是小家伙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把大伞放到小家伙的肩膀上让她扛着,接过a4纸展开。

    “轰隆隆”,春雷的巨响忽然在不远处的天空炸开,一道闪电刹那间贯穿天地,似乎将天空硬生生撕了一道大口子。温婉容看清纸条上写的字,如同被这道惊雷劈中,整个人都呆住了。

    纸条上并没有什么联系方式,只有一个打印出来的带着日期的新闻报道,是好几年前的了。

    温婉容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就是在这个日子,她原本美好充满了希望的小家庭在一夕之间遭遇毁灭般的巨变。

    温婉容单薄的身子整个发起抖来,她死死地盯着那份打印的新闻报道许久,缓缓地抬起头看向站在面前在寒雨中瑟瑟发抖的幼小女孩,泪水糊了满脸。

    “你怎么哭了?”小女孩见她忽然哭了起来,怔了一下,似乎是被她感染了,想起自己的遭遇,一时也忍不住悲从中来,抽泣了两声,而后仰着下巴大声嚎哭了起来。

    蒲松雨忽然被她老爸送来这个世界,刚开始也是气得破口大骂,恨不能提刀杀回去和亲爹干一仗!

    她身为魔族的小公主,从小被魔众们阿谀奉承惯了,早就养成在魔界横行霸道、唯我独尊的性格,再加上她天生魔力高强,小小年纪在魔界称王称霸也没有人敢忤逆她半句,最多私下给她取一个“小螃蟹”的外号。

    而就在她被老爸送来这里之前,她正提着刀要去跟隔壁那个魔族头子干仗,甚至放狠话她要一统魔界,当一个魔界大一统的开山鼻祖,但她刚被魔侍们吆五喝六地簇拥着走到一半,魔界统一大业才刚刚开了个头,就被她爹提着衣领子扔回了自家魔宫。

    “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快三百岁了还长不大,我看你这样子再长三千年也是百搭!”一向对她十分纵容的魔族族长这次显然气狠了,当着她的面封印了她所有的法器,还声称要关她三十年禁闭。

    三十年禁闭,对于横行霸道惯了的魔族小公主来说,别说三十年,就是关三天、三个小时都让她感到窒息,三十年那是想把她逼疯!于是她在魔宫里大发脾气,仅半个小时就把魔宫给拆掉了一半。

    魔族族长很快又回来了,不过这次没有再惩罚她,而是面带悲伤地看了她许久,叹息了一声,声音低低地说道:“是我错了……”

    蒲松雨心里一喜,以为她爹愿意放了她,正想仰起小下巴给她爹一个台阶下顺势让他把她放了,没想到他接着说道:“你迟迟无法成年,心智更是被魔侍们惯坏了,我送你去人间活一回吧……”

    “我不去!!!”

    蒲松雨剧烈反抗,人间是她从来没有兴趣探索的贫脊地带,她知道这里没有魔力更没有令人垂涎的魔植灵植,这里的生灵活着就是为了死,一切乏善可陈毫无意义,然而她那点三脚猫的魔力哪有可能是自家亲爹的对手。

    巨大旋涡忽然出现在她身后,蒲松雨三百年没有成长过的幼小身体瞬间就被吞没,她在一片黑暗中听到她爹缥缈的声音说了最后一段话:“人间没有魔力,我也没法保护你,凡事记得先保护好自己的小命……”

    满心不甘愿的蒲松雨很快就在黑暗中昏睡了过去,再醒过来就站在这个看起来破破烂烂的院子的门口。

    她醒过来后很快就知道她那个混蛋爹给她在人间安排了个什么身份——一个被未成年母亲遗弃的私生子。一开始,嚣张的小公主当然不把这点身份和这个贫脊的人类世界看在眼里,抬腿就往雨里走,然而现实就如同这一盆盆浸骨的寒雨,瞬间将她浇了个透心凉。

    冷啊,太特么冷了,寒雨好似刀子般剐着脸,没有厚实的衣服,更没有魔力护体,她单薄的小身体在大自然正常的气候变化面前显得羸弱不堪,蒲小公主哪里受过这种苦,差点没出息地当场哭出来。

    又过了一会儿,不止是冷了,她还感觉到了饥饿,三岁小孩的身体受不了冷也忍不了饿,在饥寒交迫的双重夹击下,蒲小公主还是没忍住,哭叽叽地骂了出来,这破地方哪是什么人间,这完全就是书里描述的地狱吧!

    温婉容本来是时隔几年忽然想起改变一家人命运的转折点,一时没忍住眼泪,这会儿看到面前的小丫头哭成这样,顿时有点心慌了,赶紧将她抱进怀里,连声哄道:“宝宝你别哭啊,别哭啊。”她此时心乱如麻,一时甚至找不到安慰她的词。

    蒲松雨整个人都快冻僵了,此刻被成年女性柔软的身体抱进怀里,令人舒适的体温透过单薄的衣服侵入她幼小的身体,她忽然有一种活过来了的感觉,忍不住将小身体更深地依偎进她的怀里,小姑娘抽着气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不哭了。

    “怎么回事?”瘫痪的蒲彦军坐在轮椅上滑行到门口,看到妻子抱着一个小女孩回来,疑惑地问。

    温婉容满脸不知是愁是忧,轻声对他说:“进来说吧。”

    蒲澄峰忽然接到母亲的电话,烦躁地拧了拧眉,手指在屏幕上比划半天,还是点了挂断。俞泽昊坐在他旁边一块躲雨,瞧见他的神情,笑着道:“蒲哥,女朋友电话啊?”

    “不是,我妈的。”蒲澄峰皱着眉抬袖子擦了一把脸,略带着稚气的脸上原本挂满了灰,此时被他一擦,反而更脏了。

    他握着手机对着灰暗的天空发了一会儿呆,手机再度响了起来,他第一时间抬起来,看到屏幕上“妈妈”两个字,脏兮兮的手指在屏幕前犹豫许久,最后还是点了接听,他同时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一边的墙角将手机放到耳朵边。

    温婉容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透着一丝焦虑和担忧,让他回去一趟。

    蒲澄峰回到家门口那条小巷时已经接近中午了,他看着远处破败的小院,神情茫然。那个小院是父母租来的,他们原来的房子已经卖掉了,就为了替他当年惹的祸事赔款。他站在这时,骤然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

    温婉容早就等在门口,瞧见他立刻举着伞过来,许久不见的儿子终于回家的喜悦一下子盖过了心中的忧愁,“澄峰,你回来了,快进屋。”

    蒲澄峰看到母亲又老了一些的脸庞,声音发哑,一声“妈”在喉咙里打转数回,还是没有喊出来。

    蒲澄峰被母亲拉进屋里后,他下意识在屋里看了一圈,没有看到每次回家都会和他大吵一家的父亲,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心情稍稍放松下来,他才看到屋里唯一的一张方桌前坐了一个不到他腰部高的小娃娃,小娃娃长得白白净净的,一双大眼睛乌黑明亮,澄澈如水洗的玻璃,实在漂亮极了,然而蒲澄峰却莫名觉得这个小女孩特别眼熟……

    蒲松雨被温婉容抱进屋子里后,屋里升起的炭火盆让她一下子从寒冷中解放出来,小身体终于不再控制不住地发抖,整个都舒服了。她又觉得这屋子破虽破了点,连她魔宫里最低等魔侍的住处都比不上,但好歹现在也是个容身之地,算了,等本公主缓过来这股劲,就想办法离开人类世界这破地方!

    “妈,她是?”蒲澄峰多看了他几眼,发现她的长相跟老家的堂弟有点像,难道是家里的亲戚?——他甚至没发现自己自然而然地就把刚才憋在喉咙里那声“妈”喊了出来。

    蒲松雨人小脾气不小,蔑视地瞥了他一眼,心说:哼!你休想本公主叫你爹!

    温婉容从厨房里端了两碗馄饨出来,心里忧愁地叹了口气,招呼儿子道:“先坐下吃点东西吧。”

    母亲的话蒲澄峰还是听的,不过他却把那碗摆在自己面前的馄饨推到母亲面前,自己去厨房盛。

    蒲松雨这会儿不冷了,小肚子却饿得不行,面前摆着一碗她从来没见过的食物。做为一个魔族,一个有权有势的高等魔族,公主殿下绝对是一位忠实的肉食爱好者——但那已经是前一秒钟的事情了。

    馄饨,香葱入汤的香味,以及虾皮的鲜味,被腾腾热气更快地散发出来,肆无忌惮地往公主殿下的鼻腔里钻去。曾经被父亲大人举着碗追了半个魔宫,发誓永生不会碰素食的公主殿下在那刹那间被这股香味征服了,小喉咙狠狠地咽了口口水,差点没控制住从嘴角流出来。

    “宝宝乖,有点烫,慢慢吃哦。”温婉容怕她烫着了,用勺子舀了一个吹凉喂到她嘴边。

    蒲松雨早就等不及了,她迫不及待地张嘴咬住那个馄饨吸进嘴里,馄饨细腻软滑的口感和香甜诱人的美味在她几乎只吃过烤魔兽肉的嘴里无限放大,蒲松雨感觉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

    这是什么人间极致的美食,也太好吃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