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爸是不是又加班啊。”我夹了一块汉堡排, 把肉汁浇在饭上拌了一下,“啊,承太郎,你这样直接吃不行, 要拌一下, 然后和米饭一起吃才行……”

    他低头试了一下, 坐在他旁边的纲吉紧张的不行。

    “不要紧张哦,虽然那个哥哥看上去凶巴巴的,但是实际上他真的是凶巴巴的哦。”我和纲吉开玩笑。

    他看上去更紧张了。

    “花子,别欺负弟弟。”奶奶又用手杖敲我的头。

    乔鲁诺也和纲吉差不多大,现在的小鬼看上去都和小动物一样嘛。

    “承太郎,今天住下来吗?”我妈给他添饭的时候问他。

    “哈, 什么住下来, ”我插嘴, “家里又没有多余的客房了, 而且他也没有睡衣……”

    “睡衣的话, 妈妈今天特意去买了哟。”

    ……亲妈,这到底是什么羞耻play?你到什么地方找的大尺码睡衣,你不会连内裤都买了吧?太羞耻play了我觉得我有点hold不住啊!

    “客房的话……妈妈可以准备地铺哦。”

    ……亲妈,你打算在什么地方准备地铺。客厅吗?不怕我爸回来把他当贼打出去吗?

    不,在我爹眼里他就是贼吧!那个企图把他辛辛苦苦养大的花连盆端走的那个贼吧!

    “在花子房间打个地铺你介意吗?”我妈问他。

    “不介意。”承太郎秒回答。

    “……”我被肉汁拌饭噎住了,“不介意你个大头鬼啊。”我用牙缝挤出这么几个字, “亲妈, 你这样不好, 真的不好。你要把你如花似玉,聪明伶俐的宝贝女儿和一个思春期高中生放在一起吗?请你稍微有点保护女儿的意识好吗……”

    “你说什么呢,妈妈可相信承太郎是个正人君子呢。”

    ……不,他只是个每次登堂入室都带着想上垒小目标的不良少年!你不要给他超过这个年龄的过于沉重的期望啊!

    不……等一下……

    不愧是妈妈……这种过于沉重的期望之下,饶是承太郎也不至于厚着脸皮……

    我偷偷瞟了一眼旁边的承太郎。

    啊……他在笑啊,他巧妙的把自己的笑容隐藏在了帽子的阴影之下啊!

    “阿纲晚上和谁一起睡?”我立刻展开反击。

    “和我啊。”奶奶回答。

    “阿纲,晚上和姐姐一起睡好不好?”我笑嘻嘻的看着坐在承太郎边上压力山大的泽田纲吉,后者“嗖”的一下抖了一下,“?”他一脸迷惑的看着我。

    “和姐姐一起睡嘛。”我继续企图诱骗他,“姐姐房间里有好吃的零食哦,还有电脑玩,能看动画片呢。”

    他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有些迟疑的看向承太郎。

    “哥、哥哥不也一起嘛?”他说。

    “……不要管他。”

    纲吉开心的点了点头。

    哈,我就知道承太郎不至于去恐吓一个三四岁的小鬼。

    等等……不太对,怎么奶奶没有阻止我……我狐疑的看了一眼一边的老狐狸,结果发现老狐狸的脸上带着一丝“计划通”的笑容。

    呵,我为什么觉得自己被双重算计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奶奶想让我和纲吉混熟——也许承太郎也算计划的一环,或者意外之喜——而老妈,她已经彻底倒戈到承太郎那边了。

    可恶,全家居然只有食物链最底端的老爸站在我这一边嘛!太过分了你们这群女人!

    承太郎你也是!不要顺杆爬啊!

    当然好像自从奶奶回来之后,我的家庭地位也就只比老爸高那么一点点了,我能把承太郎赶走嘛?他已经顺杆爬到百重塔的顶端了啊。

    而且说实在的,我也有点好奇我妈到底买了什么样的睡衣给他。

    而且我家那个卫生间啊,他真的要在里面洗澡吗,大小根本不够他转身吧!

    关于睡衣的疑问,到晚上就得到了解决,我趴在床上笑的直不起腰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妈,这可真是绝妙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妈她居然给承太郎买了全是海星花纹的睡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他现在身上全都是海星啊!

    “有这么好笑吗。”他盘腿坐在地铺上看着我。

    ……结果这货还是厚着脸皮睡到我房间里来了啊!

    “不是,我觉得这一身和你还蛮配的,哈哈哈哈哈哈……”救命,笑的喘不过气来了,我擦了擦眼角的生理性泪,对着一边穿小熊睡衣的纲吉说,“纲吉,要喝点睡前热牛奶吗?我去给你倒。”

    “要!”他乖巧的点点头,“谢谢姐姐。”

    这孩子真可爱。

    “承太郎要吗。”我问他。

    然后发现他皱着眉头低着头一脸的不适。

    “怎么了?晚饭吃多了?需要我给你拿点消食片吗?”

    “……嗯。”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而且……微妙的看上去好像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怎么了?”

    他抬起头来扫了我一眼,断断续续的抱怨了一句,“……太小了。”

    ……什么太小了?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太小了?!

    “啧。”他一脸的不耐烦,这副凶相当然毫无疑问的吓到了一边跟只小软兔子一样的纲吉,他“嗖”一下钻进了我的被窝里,只探出了一个小脑袋。

    啊,吓到孩子了。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太小了……”我打开门,打算下楼去拿点热牛奶和布丁。

    “……”他嘟囔了一句。

    我差点以为自己幻听了。

    靠,承太郎,我妈已经买了超市里的最大尺码了吧!你到底在暗示些什么啊?!

    还是当没听到吧。

    我什么都没听到!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等我拿了热牛奶上门的时候,发现纲吉正眼巴巴的盯着我的电脑,“姐姐,我想看会动画片。”他乖巧的说。

    “啊,你等等,我给你开。”我把东西放在书桌上,帮他打开了电脑,却发现视屏通话的标志正在闪烁。

    啊,对了,我之前和乔鲁诺说过可以随时找我……

    纲吉用鼠标戳了一下那个标志,窗口弹了出来,对面是乔鲁诺那张满是期待的小脸。

    下一秒他就露骨的露出了失望的小表情。

    “原来我不是唯一的一个……”他说。

    ……

    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呢?!意大利风土人情这么可怕,把小孩都带早熟了吗!

    “但是没关系!我不介意的!”他又突然一脸的懂事。

    ……

    别添乱了,我求你!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血池地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