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培养霸总那些年 > 第54章 满天星 01
    谢星阑看着那行端端正正的字体发愣, 随即抬起头, 看向江戈。

    江戈眼皮低垂着看他, 轻声问“可以吗”

    也许是江戈的表情太过认真,也可能是被这时隔十年的表白感动了,谢星阑有种这个问题必须要好好思考过再回答的感觉, 不能随随便便就敷衍掉江戈。

    谢星阑张了张嘴, 然后有点犹豫地说“江戈,我现在还不能肯定。”

    江戈睫毛颤动了一下, 表情没怎么变, 他当然猜到了谢星阑的回答。

    “没事。”江戈把蓝纸抽了回去,低着眼, 动作娴熟地折回了玫瑰形状, 仿若什么都没发生。

    谢星阑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他现在真的给不了江戈想要的答案,毕竟不是冲动轻狂感情用事的男生。在没有想好决定好之前, 不能随便给人承诺, 这个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晚上江戈没有留宿, 他有分寸懂进退, 不愿意麻烦到人。

    九点多, 江戈给谢星阑发了短信“到家了。”

    谢星阑好奇他住处, 就说“拍给我看看”

    现在的江戈肯定没什么钱,估计也只能租单间小破屋。

    他的男朋友不能受这种委屈

    谢星阑切到网页去看学校附近的租房信息, 看了一会儿江戈就发照片过来了。

    谢星阑想象中的低矮狭窄小单间并没有成真, 江戈一个人住两室一厅, 采光不错,就是家具和摆设都清冷地像没人住一夜,干净地令人发指,没什么生气。

    谢星阑说“你爷爷现在对你挺好的。”

    租这种套间一个月起码也得五千往上,至少说明江戈他爷爷没有放着他不管。

    “就是好冷清啊,一个人住太安静了吧。”谢星阑想了想,然后兴致勃勃说“过两天叫上李小彬顾朗他们,一块去你那煮火锅吃吧”

    江戈说了句好。

    谢星阑一看时间,已经过十点了。他是个夜猫子,但江戈睡得特别早,他就没有继续跟他闲聊“你睡吧,我打游戏去了。”

    江戈“嗯,早点睡。”

    “知道啦。”谢星阑顺手给他发了个亲亲的表情。

    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然后学着他的样,也发了个亲亲回来。

    谢星阑看到后笑得不行,他实在是无法把这个表情跟江戈联系在一块。

    随后他把自己收藏的所有表情包都跟江戈分享了一下。他一直觉得江戈发信息就像老年人一样,一板一眼,标点完整,老气横秋的,以前把他当小孩可以随便纵容,成了对象就要好好调教先从学习年轻人上网风格开始。

    一来二去就十一点多了,谢星阑从没觉得时间这么快过“赶紧赶紧睡了不玩了,明天再玩”

    江戈问“明天几点起”

    谢星阑说“自然醒九点多吧。”

    江戈“好,十点我来找你。”

    其实他们两个人在一块也没什么好玩的,江戈性子比较独,谢星阑跟他正好相反,是闲不住的那种人。

    可就算不说话各做各的事,坐在一块也挺不错的。

    谢星阑笑了一下“好”

    聊了会儿天把谢星阑聊兴奋了,关掉聊天界面后就去喊人开游戏。

    没两分钟,就组好了团。

    李小彬“就咱们四个人,还差一个啊。”

    顾朗说“老谢,你不是说有个兄弟打游戏很牛逼吗,拉出来遛遛。”

    谢星阑漫不经心说“随便在广场上找一个就行。”

    王征嬉皮笑脸,贱兮兮地说“你们懂个屁,老谢这是要洗净尘根清心寡欲做良家少男了,晚上找野男人打游戏这种事不能做。”

    谢星阑笑骂道“你给我滚,一天天的皮痒”

    顾朗和李小彬都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意味,说“什么意思,老谢你该不会脱单了”

    谢星阑大大方方承认“昂。”

    李小彬“你”

    谢星阑“没错就是我,猜猜看对象是谁”

    通话频道里安静了几秒钟。

    然后他们依次打字。

    李小彬“阿招,你要是被江戈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顾朗“我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儿啊,你找的男人爸爸也不敢惹,以后被欺负了可咋办”

    王征“你们在说谁,江哥跟老谢”

    谢星阑更是无语说“什么东西,你们怎么好像都知道,原来我知道得最晚”

    王征“不我现在才知道”

    顾朗忽略了王征那个睁眼瞎,说“废话,我都说了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江戈喜欢你我操,我以后在寝室是不是更活不下去了”

    李小彬“哈哈哈哈老顾搬出寝室吧,自觉一点,不要等班长把你扔出去。”

    他们扯皮扯了一会儿,男生八卦起来半点不比女生收敛,三个人疯狂追问谢星阑是怎么捅破窗户纸的。谢星阑懒得跟他们说,一半也是有点窘,因为谈恋爱了被朋友调侃追问,他两辈子也没体验过。

    这时屏幕上跳出来一个邀请。

    星邀请您组队,是否同意

    谢星阑顿了顿,点了拒绝。

    对面估计以为他手滑了,于是又发了一遍,谢星阑还是拒绝。

    想了想,他切到消息界面,跟星私聊了一句“兄弟,我有男朋友了,以后就不一块玩了。”

    换成别人谢星阑是懒得说的,直接删了完事。不过他对这个星印象不差,说是对他有意思也没怎么纠缠过,就是安安静静地陪他玩游戏。谢星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下。

    发完信息后,那边安静了,谢星阑随手划拉了一下好友列表,发现又有十几条陌生人好友申请了。

    你好,我是高一的学妹,可以认识一下吗

    校霸给个好友位呗

    纯0,求加

    谢星阑每隔几天就要清理一下这些申请,大多都是从各种渠道门路问到他账号来搭讪的。

    他以前就清理地有些不耐烦了,这下子更是有名正言顺的理由了。

    谢星阑马上就把签名改成了“已有对象,没事别加我”。

    签名更改会自动变成动态发到朋友圈里,没过几分钟,谢星阑手机里的消息提示音都快爆了,全是同学和朋友的“”和“”。

    他抱着手机看了会,忍不住笑了。

    明天江戈醒来看到,表情肯定特别有意思

    谢星阑切回游戏画面,星果然是很识相有分寸,半点不会死缠烂打的人,谢星阑跟他摊开讲后,他就再也没给谢星阑发组队邀请了。

    后来他们在世界频道里随便征召了一个人,开了个五黑车。

    输得挺惨,没默契,最后还互相埋怨上了。

    谢星阑更是成了背锅侠。

    顾朗“都怪老谢情场得意赛场肯定得输”

    王征“把老谢踢出去。”

    下一秒,谢星阑就收到了“您已被移出队伍”的提示,笑骂了一句“靠,有毛病。”

    明明都是他们自己坑,还非要怪到他头上。真没意思。

    谢星阑一看时间已经快一点钟了,此时也有点睡意迷迷糊糊上来,就关掉手机准备睡觉。

    闭上眼睛睡到一半,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谢星阑睡眼惺忪地摸起手机,也没看是谁,接起来放到耳边,拖拖拉拉地说“喂”

    那边只有猎猎风声,还有掩盖不了的粗重急促的呼吸。

    谢星阑睡意正浓,咕哝着说“什么垃圾电话”

    他手一松,手机就贴着脸慢慢往下滑,然后一道压得极轻的声音钻进他耳朵里。

    “阿招。”

    谢星阑半梦半醒之间,蓦地清醒了过来,抓着手机“喂江戈”

    那边低低地嗯了一声,像是怕打扰了他的睡梦一样。

    谢星阑看了眼时间,已经三点多了,他揉了把头发“怎么了,你怎么还没睡”

    过后,他清楚地听到了那边的风声,像在外面,谢星阑说“大半夜的你去哪了”

    话音一落,谢星阑蓦地想起了自己睡前发的那条动态,心里掠过不合时宜的猜想,该不会他掀开被子,跑到窗户边,拉开厚重的布帘,窗外浓重的夜色尽入眼帘。

    南方的冬天罕见下雪,即使有也大多是细雨中夹着雪粒子,一落地就融地无影无踪。可这一天的晚上却安安静静地飘起了雪花,谢星阑到很久很久以后都还记得,这天晚上夜幕上没有星子,路边的灯也因为电路接触不良而明明暗暗,一切都显得暗淡、灰蒙。

    只有像松柏一样挺拔地站立在他窗户下的江戈,眼里的光明亮无比。

    谢星阑呆愣了两秒,忍不住暗骂了句,然后抓起件厚外套穿好,快速下楼。

    冬夜的风冷得人直打颤,谢星阑一出门就被吹得打起了颤,踩着积了雪的地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跑到江戈面前。

    “你是不是傻”

    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江戈已经伸出手,把朝他小跑过来的谢星阑深深地拥入怀里。

    谢星阑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口。

    江戈抱得他很用力,两人呼吸间的白气氤氲着纠缠在一起,明明两个人都冷得发抖,可紧贴在一块的胸膛却火热滚烫。

    谢星阑一时失语,抱了一会儿他才说“你怎么站在这”

    江戈头发上肩上都是雪,肯定已经傻傻地站了很久了。

    谢星阑又是气,又是心疼,不知道江戈干嘛这么折腾自己“你要来就给我打电话啊你以后再这样我要生气了啊”

    江戈收紧了手,抱着谢星阑温热的身体,灵魂和身躯都在惶恐和狂喜中战栗。

    “对不起”江戈声音低哑“我不想吵醒你的。”

    在看到了谢星阑发来的那句话,和动态,他就煎熬地睡不着,深夜发疯跑来找谢星阑。

    原本只是想在离他近一点的地方静静地站一会儿,就会满足的。

    可是他已经开始贪得无厌了,想要见谢星阑。

    谢星阑摸了下他后背和手心,都冷冰冰的“你到底站了多久啊”

    江戈没说话,一味地抱着他,就跟前辈子没抱过一样。,,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