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培养霸总那些年 > 第51章 纸玫瑰 11
    最后一节晚自习课, 巡回老师多半已经回家。

    离下课还有半小时,谢星阑跟江戈提前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一路上寂静无声, 明后天就是期末考了, 教学楼灯火通明。

    公共浴室离寝室楼不远, 这个时间点也已经空空如也。

    谢星阑走进去看了眼“没人了, 正好, 不用跟人抢。”

    他找了个空柜子放衣服, 然后跟江戈说“你先进去洗吧, 我先在躺椅上坐会儿,这里暖气还挺足的,先休息一下,刚刚看卷子看得我头都晕了。”

    江戈点了点头,下意识地看向他, 正好看到谢星阑脱下厚外套, 撩起衣角, 露出一截细瘦又白皙的腰身。像被烫了一下眼睛, 江戈很快就回过了头, 望着自己的衣服出了一会儿神,随即有些僵硬地脱了身上的校服。

    谢星阑随便披了件衣服, 在躺椅上躺下来翘着二郎腿玩手机。

    浴室里有稀稀疏疏的水声传出来, 谢星阑躺着躺着有点困, 闭上眼睛眯了一会儿, 江戈已经洗好从里间走了出来, 轻轻地叫了他一声“谢星阑。”

    谢星阑转醒,揉了下眼睛“嗯,你洗完了”

    他困意泛滥,声音拖拖拉拉的像撒娇一样,江戈看他眼睛里都蒙着层雾气,心知他是来陪自己的,胸腔某处被坚不可摧的寒冰包裹的地方此刻却软地一塌糊涂,情不自禁地伸出手轻轻拂开谢星阑额前的发丝,低声说“嗯。”

    谢星阑下意识地往他身上看了眼,这才发现江戈没穿上衣,只套上了宽松的校裤,遮掩住了残缺处。而露着的上身还带着热水的潮气,随着他俯身的动作,一股热意迎面扑来。

    暧昧又潮湿。

    谢星阑忍不住又看了几眼。

    江戈身材好像挺好的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少年人的身躯还不算结实,却已经看得出肩宽臂长,劲瘦挺拔。谢星阑作恶般地伸手在他肩膀手臂上捏来捏去“硬邦邦的,你是不是练过”

    江戈被他的手摸来摸去,摸得差点绷不住,才握住他罪恶的手腕“快去洗。”

    谢星阑哦了一声“小气啊你。”

    江戈没说话,看着谢星阑懒洋洋地从躺椅上下去,又出声提醒“穿拖鞋,别滑了。”

    谢星阑把浴巾往肩膀上一甩“知道啦。”

    江戈现在比他妈还会管他,事无巨细,简直把他当孩子一样照顾。谢星阑倒也不是嫌他烦人,相反心里还挺受用的。

    上辈子他年少时叛逆,懂事后他妈又去世了,温情的记忆实在是太少。

    有个人在乎自己,关心自己,这感觉其实蛮不错的。

    他随便找了个花洒冲着,洗了一会儿又开始作妖喊“江戈帮我擦擦背”

    喊了两三遍,江戈才慢吞吞地走进来。

    谢星阑后背痒,想去挠又挠不到,就朝他招手“快快快。”

    隔着水雾,看不清江戈的表情,谢星阑后知后觉自己还光着,莫名一阵不自在,可人都被自己喊进来了

    谢星阑有点尴尬,没去看江戈,赶紧找了块毛巾围住腰以下的部位。

    不过有什么好不自在的

    江戈是自家崽啊

    他又想开了,把搓澡巾扔给江戈。

    “来吧轻一点,你力气太大了,我怕痛。”

    谢星阑皮肤天生嫩,一搓就红,他想江戈肯定没给人搓过澡,估计把握不好力道。

    “就用你十分之一力气就可以了”

    江戈“”

    他默默地低头看了眼手里的搓澡巾,谢星阑已经撑着墙背对着他催促了“快点。”

    江戈身体紧绷着,像木头桩子一样站了会儿,然后才迈开步子走到谢星阑背后。

    他目光放肆又克制地留恋在那白皙清瘦的后颈处,随着谢星阑低头的动作,肩颈线条优美秀丽,露出半边旖旎的侧脸。

    江戈离他很近,几乎能感受到谢星阑身上冒出的热气,煨热着他的心窝,他口舌干燥,身体深处某种危险的念头开始蠢蠢欲动,叫嚣着挣脱束缚。

    “江戈”谢星阑疑惑地侧过头,江戈却突然伸出手,挡住了他的视线,似乎不想让他看到自己。

    “哪里”

    谢星阑指使他指使地很理所当然“整背都要。”

    江戈嗯了一声,声音低哑,随后谢星阑感觉自己右肩上似乎被什么温软的东西擦过,他痒地缩了一下“你直接搓行不行。”

    江戈垂首微微一笑,无奈又听话地干起了苦力。

    他不会搓背,力气又大,谢星阑痛地喊了几声猪叫后,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力道。

    江戈看着被他搓红的区域,谢星阑漂亮的蝴蝶骨上全是一道道被粗糙的澡巾摩擦出的红痕。他自责又忍不住心动,伸手拧开花洒,趁着水流洗刮,他用指腹一点点疼惜又留恋地轻柔抚摸着那一片。

    “是不是红了”谢星阑满不在乎“看着吓人而已,不怎么痛。不过你技术太差了。”

    江戈抿了下嘴角,被谢星阑嫌弃也从善如流“我下次注意。”

    谢星阑有点忍俊不禁,正好这时,砰地一声,有什么东西砸落在地,谢星阑循声看过去,只见一个男生瞠目结舌地站在浴室入口,眼睛瞪得溜圆,看着他们两。

    谢星阑“”

    江戈“”

    谢星阑我说我们是在搓背有可信度吗

    事后,谢星阑回忆了一下当时自己跟江戈的站位。

    他撑着墙,江戈站在他背后。晚自习,空无旁人的浴室。

    这他妈上哪儿说理去

    要是他是这男生,只是傻着不动都算冷静了。

    反应过来后,谢星阑只感觉老脸都被丢光了,男生复杂难言、欲言又止的眼神像芒刺一样扎在他后背,谢星阑最后囫囵冲了一下,即使心里虚的一批,表面上还要逞凶斗恶,威胁那男生“敢乱说就给我当心着点”

    男生战战兢兢“好的谢哥,我绝对不会往外说的我什么都没看见”

    谢星阑“”

    后来,两人迅速穿好衣服就逃出来了。

    公共浴室里热气蒸腾,浑身毛孔都舒服地扩张开,一从里面出来,外界的冷空气无缝连接,两个人埋头闷声疾走了一阵,才慢慢停下来,然后谢星阑憋不住笑了“我靠什么鬼玩意。”

    他越回想越觉得好笑,尤其是那男生一脸三观崩塌世界末日的表情,逗到了极点,他刚刚那尴尬和无措的感觉都消散一空,捂着肚子笑起来“他肯定觉得我两在那什么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他们都没穿衣服。

    虽然他们孤男寡男深夜在浴室独处。

    可他们真的是在搓背

    江戈看他笑,眉眼也柔和下来,嘴角边露出细微的笑意。

    谢星阑乐完了,抹了下眼睛,调侃道“小江哥哥你完了,高岭之花形象不保了啊。”

    谁会想到年级里跟座移动冰山似的江戈,居然会逃课去浴室给人搓背,这反差实在是过于惊世骇俗。

    夜色中,江戈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谢星阑,柔软地像坠入光晕中,随即,他轻声说“你高兴就好。”

    夜风吹过,冬夜寒风凛冽,尤其是刚从浴室出来,这冷意就显得越发砭骨。

    谢星阑打了个哆嗦,江戈就把他手里的脸盆接了过去,然后把自己的校服外套脱了披到他头上。

    明明穿着一样的厚校服,江戈这件似乎特别暖和一点。

    谢星阑靠他近了一点“你冷不冷”

    江戈摇了摇头“我不怕冷,你穿着吧,不要感冒了。”说着,他伸手把谢星阑裹地更紧了一点,拉链拉到最上,直到谢星阑像只圆滚滚的企鹅一样,只露了张脸在外面。

    不知是不是因为衣服的缘故,谢星阑感觉身体热乎乎的,他忍不住看了看江戈。

    江戈也正好在看他,不知是不是夜色深重,他眼里的世界深邃又沉静,仿佛只盛着一个人的倒影。

    谢星阑很快别开了目光,不知怎的,以前还不觉两人这样沉默着走路有什么尴尬的,此刻就隐隐有些欲言又止。

    “还没下课呢,我们去食堂吃点夜宵吧,”走到寝室楼下,谢星阑摸了摸肚子,说“饿了。”

    江戈当然听他的,把脸盆先放到了一楼大厅,然后两人去食堂吃宵夜。

    晚自习提早十几分钟来吃宵夜的还挺多,谢星阑要了碗酸辣粉,满足地眯着眼睛享受。

    江戈晚上没有吃东西的习惯,为了陪他,要了杯豆浆,全程都安静地看着他吃。

    学校食堂便宜量大,谢星阑吃撑了,两人就去操场上逛。

    操场跟寝室里是两个方向,学生们下课后的喧嚣声时远时近。

    夜幕浓重,路灯只开了几盏,偌大的操场上,隐约可见成双成对的背影,谢星阑跟江戈打趣说“哎,你说王中海现在管得这么严,这些小情侣怎么还敢出来约会,胆子可真大。”

    江戈看了他一眼“我以为你不喜欢八卦。”

    谢星阑吊儿郎当的笑“八卦是人类本能,不管什么阶层什么年龄,聊八卦永远是人类群聚的目的或者过程,这你就不懂了吧,臭小孩。”

    江戈瞥他“别这样叫我,谁是小孩”

    谢星阑哦了一声,摸了下鼻子“习惯了。”

    话音刚落,谢星阑没看路,一不小心踢到了凸起半边的窨井盖,江戈眼疾手快地伸手环住了他,把人半抱住,微微皱眉沉声说“看路。”说完,他还故意把谢星阑说他的词还了回来,噙着不明显的笑意“小孩。”

    谢星阑也吓了一下,随后不服地想拍他脑袋“别没大没小的真是越大越不可爱了”

    江戈随便他色厉内荏地叫嚣一阵,垂眉低眼地一笑,扣着谢星阑腰的手收紧了一些。

    谢星阑感觉出来了,顿时所有话都憋了回去,尴尬地挣扎了一下。

    江戈这次不知怎么的,没有像平时那样,他一挣扎就松开手,那双手像铁铸的一般,牢牢地把人禁锢在方寸之地。

    谢星阑刚想问他干嘛,就听到了远远的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那边的学生不准搂搂抱抱马上分开”

    谢星阑扭头看去,王中海顶着他那头足以反射月光的地中海发型,正疾步朝他们走来,声色俱厉地喊“分开马上分开”

    谢星阑内心一万句草泥马。

    这么多对小情侣看不见是不是

    朝我们兄弟两吼个鸡毛,,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