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培养霸总那些年 > 第50章 纸玫瑰 10
    转眼, 期末考逼近。格格党小说网   g g do  n

    一月初, 临市已经全面入冬,不再像秋天那样昼夜温差大,基本上是抖索着牙齿起床,打着颤睡觉。

    尤其是三中的男生宿舍楼年数大,没有配备空调, 每次一入夏入冬都能听到众男生哀嚎抱怨。

    “简直不把我们男生当人”顾朗忿忿道“装空调很难吗老谢, 这你能忍按你的脾气,不应该直接踹开王中海办公室的门, 告诉他全寝室楼的空调都由你捐了吗”

    谢星阑漫不经心说“我考虑过,王中海不乐意, 马上搬新宿舍楼了, 还要啥空调。”

    “他压根就不管住校生的死活, 只对早恋抓得严。”

    顾朗突然想起什么,左右看了下, 然后神神秘秘地凑近“哎, 我跟你们讲个八卦。”

    一听到有八卦,前后左右桌全围了过来。

    谢星阑笑说“马上上课了。”

    “没事,下节英语课。”

    许茹催促道“快说快说”

    顾朗压低声音“八班很高很壮那个体育特长生, 跟隔壁班一妹子在洗手间做那事被王中海抓个正着, 听说他们两爸妈在办公室就差打起来了。”

    “噫”同学们纷纷露出又嫌弃又激动的表情,“干到哪步了在学校里敢来真的”

    “怎么不敢, 我们学校路子野的多的是好嘛, 你以为每个人都跟老谢似的循规蹈矩好学生。”

    这话倒是真的。

    谢星阑虽然担着三中一霸的名头, 可他除了逃课打架成绩烂,没干过特别出格的事,连早恋都没有,算是一群纨绔中比较让学校领导省心的了。

    “那后来呢,怎么处理”

    “不知道啊,被压下来了,那体育生的朋友估计知道。”

    众人把期待的目光投向谢星阑,谢星阑在学校吃得开,基本上就没不认识他的人,说不定谢星阑能顺着藤摸到瓜。

    “行吧。”谢星阑站起来,插着袋往后门走“满足一下你们这群春心萌动高中生的好奇心。”

    他走去八班门口,还差两分钟就要上课了,很多同学已经回位子坐好。有人发现谢星阑靠着后门,眼睛在教室里寻找着人,马上跟同学说“哎,快看,四班的大佬。”

    “噫,真是他,来我们班找人”

    谢星阑很快看到窗边坐着的一个男生,那男生消息特别灵通,很有做狗仔的潜质,谢星阑叫了他一声“兄弟,过来一下。”

    那男生小跑两步过来“有事吗谢哥”

    谢星阑勾着他脖子把人拉出去,走到安静没人的地方“你们班傻大个前几天是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男生一下子就明白了“你也听说了啊。是真的,还是上课时间,在男厕所里,被王中海当场捉到。听看到的人说,王中海脸都青了,一手抓着一个去的办公室。”

    “后来呢,处分”

    “女的劝退了,男的不是体育特长生嘛,今年马拉松比赛拿了奖,还是国家二级运动员,哪能说退就退,估计连处分都不会往档案上写,影响大学招生啊。”

    这种区别对待倒是见怪不怪,谢星阑没什么吃惊的。

    看谢星阑一脸没意思的漠不关心样,男生挤眉弄眼道“我听别人转述地可详细了,要不要给你讲讲,贼刺激。”

    谢星阑按他头“毛都没长全就东想西想,滚回去上课。”

    男生被他踹了一脚,还扒着门跟他讲“讲真的,谢哥,这几天安分一点,王中海抓情侣抓得可严了,小树林啊,宾馆啊,他都会抓人的。”

    谢星阑心想我一个单身狗想去小树林想去宾馆也得有人陪啊,一哂而过,摆摆手就扭头回去给好奇心爆棚的同学们转述八卦。

    毕竟事关学生声誉还有学校形象,校领导把这事儿压得紧紧实实,大多数人听说了这事也不知道是哪两个人,所以并未掀起多大的风波,只是成为了一桩人人口传的校园绯闻。这事最大的后遗症就是,王中海像喝了鸡血一样,对学生早恋的事情抓得比以往更加严格,继“男女不同桌吃饭”“不准同床睡觉”后,他又制定了一项新规则“男女不能走在一起”。

    对此三中学生们民怨滔天,不敢相信现实,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回到了封建社会,连跟异性说话都能计算着时间了是不是

    王中海了所有反对的声音,开年级大会、做海报宣传,连校报征文主题都成了“恋爱与学习,决定人生的分岔路”。

    班上几对小情侣都被孙浩波约谈了,也没说重话,就是说平时注意力多放在学习上。

    校内风起浪涌,暗流澎湃,不少学生正群情激愤地在匿名论坛上跟帖,言辞凿凿地说要上报到教育橘子去,还有人邀请谢星阑做这次学生运动的领头人,被谢星阑一口回绝。

    傻不傻,这摆明了是白折腾一场。

    他睡个懒觉吃点好的难道不香吗,陪这群吃饱了闲的学生瞎闹个什么。

    果不其然,沸沸扬扬的“学生运动”过了两天就没声了,学生们接受了现实。

    期末考前最后一天,一大早,生活委员就去开了个会,然后回班级通知大家,男生旧寝室楼下水管道出了问题要修缮,停水到第二天。

    下面一片哀嚎。

    “我们楼本来就没空调了,现在还要停水,让不让人活了啊”

    “我今天晚上还打算沐浴焚香祈祷明天考试题目简单点呢让我纯净的果体接触空气能起到同样的效果吗”

    有女生嘻嘻笑着开玩笑说“来女生寝室楼洗澡啊,还给蹭空调。”

    “我靠,你们女生不要跟我们男生说话,男女有别知不知道”

    班级内哄笑不止,谢星阑起早犯困,被吵醒了,揉揉耳朵“怎么了

    林霖小声说“今天宿舍停水,可能要去公共浴室洗澡了。”

    “噢。”

    他们寝室有独卫,三个人住完全够,所以谢星阑江戈从来没去过学校的公共浴室。

    谢星阑打瞌睡了一早上,到中午午休时间就清醒过来了,想起这事,去问江戈“你今天要去洗澡吗”

    江戈微微低垂着眼看试卷,手指无意识地蜷缩起来,停顿了两秒“不去。”

    江戈爱干净到有点洁癖的地步,谢星阑知道他心里一直在意自己私生子的身份,小时候被人说“脏”也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创伤。他每天都要洗澡洗衣服,这次却说不去,谢星阑心里知道为什么。

    谢星阑戳了下他的手背,说“我想洗,要不我们两一块去吧,晚一点没人的时候,我不爱跟人抢淋浴头。”

    闻言,江戈才抬起眼皮,纯黑色的眼睛定定地望着谢星阑,然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一整幢宿舍楼的男生都只能去公共浴室洗,所以从下午最后一节课结束起,浴室里人都爆满。

    顾朗就是晚自习前去洗的,端着脸盆回来的时候跟谢星阑感慨道“真是一片白花花的,我以前怎么没发现这群人这么爱干净呢都故意凑热闹捡肥皂去的”

    过后,他补充道“老谢,你不去可惜了。说实在的,体育特招生有几个身材真的可以。猛男,适合你。”

    谢星阑在玩手机游戏,漫不经心地说“我现在不追求,只想要u artner。”

    顾朗说“老谢,我发现你成绩不行,口语倒是正宗的老美腔啊,你别告诉我你还是个混血。”

    谢星阑没理他。

    他上辈子高中毕业就出国了,不会点英文怎么混。

    不过口语再怎么腔调纯正,一考国内英语卷子还是稀巴烂。

    正好这时江戈从阳台进来,他刚把外面晒着的衣服收了进来,只收了他自己跟谢星阑的,顾朗的还放在外面受冷风吹。

    江戈安静又利索地把衣服折叠好,一丝不苟又干净整洁,放进谢星阑柜子里。

    顾朗朝谢星阑挤眉弄眼,指了指手机。

    谢星阑低头看消息,没一会儿,顾朗就发过来了。

    “你理想的u artner就是班长那样的”

    谢星阑下意识抬头看了眼江戈的背影,少年如雪松般挺拔,明明清冷又高傲,却总是默默无声地替他整理乱糟糟的衣柜和桌面。

    谢星阑心里一动,嘴巴快过大脑,说“不行吗”

    顾朗飞快瞥眼江戈,看江戈没在意他们这边,然后疯狂打字。

    “班长要真跟你表白,你答应吗”

    谢星阑看到这行字怔愣了一下。

    江戈跟他

    他还真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毕竟这辈子,他刚来的时候江戈才五岁,他那时心里年纪都二十七八了,现在这十几年过去,他更是压根没往那方面想过。

    顾朗看他不说话,坏笑着推推他“想什么呢,别一个人笑,快说说。”

    谢星阑反手打过去“笑你妈,我笑什么了”

    “别跟我急啊,那证明你心虚。”

    谢星阑靠了一声,想拿拖鞋堵上顾朗那张嘴“我们两什么事没有,怎么被你这张鸟嘴一说好像有什么奸情似的”

    听到两人打闹的动静,江戈动作一顿,然后微微侧过头“你们在聊什么”

    谢星阑呐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顾朗憋笑,说“我刚刚问老谢,要是你对他”

    谢星阑差点跳起来,果断地一飞脚踹过去,然后死拖活拽着把人拖出门,外面不时传来顾朗带笑的讨饶声,逐渐远去。

    江戈整理柜子的动作慢慢停住了。

    最落寞的时候,不是形单影只地一个人独处,而是明明身边有人,却可以明显感受到另外两人在聊某个刻意回避着自己的话题。

    谢星阑有什么事是不能让他知道的吗

    江戈眼里黑暗逐渐浓郁。

    他真的痛恨自己这过于敏感的直觉,对谢星阑的所有喜怒哀乐,以及极端微小的情绪改变都了然于心。

    所以,也活该为了“谢星阑有什么事不想跟他说”这一点不足挂齿的小事而斤斤计较、耿耿于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