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培养霸总那些年 > 第39章 好想对你说 09
    离开了教室, 谢星阑才从紧绷的状态中慢慢回过神, 后知后觉地感受到江戈一直扣着他的手,握久了手心的汗意有点黏,谢星阑挣了一下,江戈很快就顺从地放开了。

    谢星阑挣扎着想挽回点面子, 理智又冷静地说“其实这种片子没什么好看的, 浪费时间,还不如出去打球上网。”

    江戈眼底划过一丝笑意,也不戳穿他,点了下头“嗯。”

    “那我们出去开黑”谢星阑为了这次期中考, 潜心复习发奋励志, 已经快半个月没上网了, 对于一个网瘾少年来说实在是太艰难“再不打我新赛季排名都要吊车尾了。”

    他是实干派, 一决定好马上在群里叫人。

    三中有个群, 都是平时一块吃喝玩乐的狐朋狗友, 谢星阑平时不怎么参与他们的闲聊,但莫名其妙就被推举成了群主。

    “大学城黑天鹅网吧, 八点。”

    谢星阑言简意赅发了一句, 很快就有人回应。

    “我怎么感觉好久没见到老谢了, 这是考完了去浪吗”

    “来我刚到球场, 马上找人去开黑。”

    这两天高一到高三都期中考, 考完当天的夜自习老师们都不怎么来管学生, 所以很多人在教室里待不住。谢星阑一句话就喊出了十几个人。

    “我们学校刚翻新没几年, 没有墙可以翻, 我们都是直接从大门口出去的。”谢星阑跟江戈走到了门口,他朝江戈挑了下眉“看我的。”

    然后江戈就看着谢星阑现场表演了一下什么叫死皮赖脸、讨巧卖乖。

    谢星阑估计这辈子所有的软话好听话都送给了看门保安大叔。

    “大叔行行好吧,”谢星阑两手扒着窗口,他平日里神采张扬,刻意装示弱讨乖也像模像样,“给我开个门,我回来给你带点吃的喝的怎么样”

    江戈站在五步开外,夜色四合,只有保安室外面一盏路灯还亮着,光晕下满是飞虫。他静静地看着谢星阑,就像是梦里虚幻的影像跳出桎梏,变得鲜活而生动,就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谢星阑跟保安大叔耍赖的功力是两辈子练出来,可惜今日值班的保安是个油盐不进的,任谢星阑怎么说尽好话他说不开门就不开门。

    “大叔,你不嫌我烦人啊,”谢星阑没骨头似的靠着窗口,笑得散漫,一副你今天不答应我就不走了的无赖样“你赶紧帮我开个门,我立马滚蛋。”

    保安大叔白他一眼“赶紧回去读书去不好好学习以后有你后悔的。”

    谢星阑刚想说话,一只手从他后面伸出来,将一盒熊猫轻轻放到台上,然后推到保安大叔眼皮子底下。

    “大叔,我看你抽烟的手势,烟龄应该有十几年了吧。”江戈表情平平,语气很淡“熊猫我抽不行,送给您吧,给我们开个门”

    他贴着谢星阑的后背,手从谢星阑肩膀上伸过去,谢星阑甚至能感觉到他说话的气息拂在自己脖子上。他说话并不是商量示弱的语气,听起来倒像是命令。挺强硬的。

    谢星阑有点愣怔,侧过头看江戈。

    保安大叔一看是熊猫香烟,眼睛直了一下。

    硬特规的熊猫,一盒得两三百,普通烟草店都买不到。

    他过了会儿才说话“晚上十一点前要回来,不然你们老师查起来,我是不会帮你们撒谎的。”

    顺利出校门后,谢星阑还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哎你这几句话哪学来的,”谢星阑觉得从江戈这种好学生嘴里冒出这么痞子气的话有点违和。

    江戈面不改色“电视上不都是这么说的”

    “也是。”

    走出几步,谢星阑问“那烟很贵”

    江戈说“还好。”

    谢星阑想想大叔那表情,要是偏宜烟能这样松口让他们出门吗,就挺纳闷地问江戈“你哪来的钱啊”

    他老早想问了,江戈哪有钱自己在外面租公寓,毕竟临市房价炒的高,租房也不便宜,根本不是一个高中生承受得起的。而且江戈还从江家剥离出去,江家的人没道理给他钱。

    其实江戈在网络方面天赋异禀,不少企业都试图雇佣过他做极客,他又是个冷静到近乎淡漠的人,只在乎怎么让自己受益最大,从中赚了不少钱。再加上江老爷子这两年对绣花枕头江嘉文越来越失望,想培养个接班人的想法盖过了对性情暴戾阴郁的江戈的不喜,自从江戈回来临市,江老爷子就找上门了。

    江戈对江家的恨意在经年累月中并没有消散,反而像池底的淤泥,越堆越厚。

    可他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把仇恨都摆在脸上,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有多恨多绝望。内心深沉而阴鸷的少年,已经无师自通虚伪和利用。

    江家的资源人脉,他凭自己的能力也许要奋斗十几年,现在江老爷子捧着送上门来,他又何必要拒绝呢。

    只不过这些隐晦黑暗的算计和阴谋太不堪入目,江戈并不想让谢星阑知道,他随便扯了个借口“帮别人写作业赚的。”

    谢星阑“”

    过后他恍然大悟“这还真是个商机那我算不算是没给钱白嫖了”

    还占了江戈这么多年便宜。

    从小学算起,江戈都帮他写了五六年作业了。

    江戈看他那么简单地就相信了,眼里露出一丝笑,顺着他的话说“你嫖我不用给钱。”

    谢星阑顿时笑了,然后说“行了行了什么嫖不嫖的,我不能带坏你这个好学生。今天带你逃课已经很出格了。”

    江戈没说话,一路上都安静地听着谢星阑说,看到谢星阑眉飞色舞地讲起某件事,他也忍不住微微翘起唇角。

    事实上他并不觉得有趣,他好像天生情感缺失,所能感受到的只是漫无边际的冰冷。

    只有谢星阑是一个上天弥补他而赐给他的意外。他的情绪也只随着谢星阑而波动,这并不是他所能控制的,反而像是本能。

    黑天鹅网吧在七拐八歪的小巷深处。

    这是个黑网吧,不查身份证,很多没成年的高中生初中生都跑这儿上网。

    谢星阑跟老板娘混得也挺熟,老板娘一见到他就笑开了花“小谢,好久没见到你了啊。”

    谢星阑嘴甜“老板娘是不是变漂亮了”

    老板娘直笑“去去去,就知道耍嘴皮子,再会说话网费也不给打折。八号机,你的专机。空着呢。”

    “行,谢谢老板娘。”

    谢星阑跟江戈开了相邻的机子,没过一会儿,三中那帮狐朋狗友就陆陆续续来了。

    王征一眼就看到谢星阑跟江戈了,打招呼“老谢哎哟,江哥也来了”

    他走近“江哥,你们这种好学生也逃晚自习啊,太不真实了吧。”

    谢星阑说“坐下坐下,别挡我们中间,碍眼。”

    他正好在教江戈玩游戏呢。

    王征灰头土脸地找了个边上的机子坐下。

    谢星阑想着他把江戈带出来玩了,总不能放着他不理,自己玩自己的吧,所以就想先教他玩,这样一会儿也能融入到群体之中。

    另外几人先开游戏了。

    没过多久,又有几个高中生进来开机子,就坐在谢星阑和江戈对面那排。

    谢星阑正专心地教着游戏操作,蓦地听到对面诧异的喊道“江哥”

    谢星阑一抬头,居然是陈厉。旁边还站了好几个穿长明校服的。

    陈厉也看到他了“老谢同志”

    谢星阑很配合“老陈同志”

    “一日不见”

    “如隔三秋”

    “你们也来上网”

    “你们也来冲浪”

    陈厉“你不要学我说话”

    两边人都笑绝了。

    陈厉也笑,然后开启话痨模式“今天什么日子,这都能凑到一块,也太巧了吧。我靠,我说呢,明明今天我掐指一算晚自习不宜逃课,但我的内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坚持要出来,原来就是为了遇到你们我的朋友”

    陈厉还在哔哔。

    谢星阑拐了一下完全不理陈厉的江戈“哎,你老朋友。”

    江戈眼皮都没抬一下“不用理他,越理他越来劲,跟狗吠一样,不理就行。”

    谢星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江戈看着他笑,神情也慢慢软了下来,轻轻碰了下谢星阑握鼠标的手“技能怎么连”

    谢星阑抓着他的手放到鼠标上“我带你熟悉一下”

    他原本想手把手教,一放上去就发现江戈手比他大,骨头还硬“你手怎么比我还大。”

    被无视了的陈厉终于找到他能插进的话了“手大的男人那啥都大。”

    王征跟他一唱一和“兄弟,听起来你像是见过江哥大不大”

    陈厉被谢星阑和江戈无视过,看着王征就像亲人般感动“大。我都不乐意跟他站一块尿尿。你想想他有多大。”

    两边男生都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男生一多,除了聊美女聊游戏就是聊荤话,非常容易快速拉近距离。

    陈厉以前不敢犯上,现在江戈走了,他就野了,还想再说些什么,江戈突然冷不防来了句“再不闭嘴就滚”,直接给他吓了回去。那些笑的男生也一下子噤若寒蝉,像一群兔子一样乖乖地在机子前坐好。

    只有谢星阑忍笑忍得手都在抖,一点不怕江戈的冷脸,还特欠抽地调侃他“有这么大我说你怎么每次上厕所都站得离我远远的,下次也让我见识一下。”

    江戈“”

    陈厉没忍住,从紧闭的嘴唇中发出类似放屁的噗嗤声。

    这些男生憋得难受,又忍不住佩服校霸,江戈高冷难说话是出了名的,他们只是仗着人多才敢凑个热闹开江戈的玩笑。不过江戈那脸色都沉下来了谢星阑还敢继续调侃,原本他们以为这次要闹崩了,却没想到江戈顿了顿,然后语气来了个急转弯,半点没有方才秋风扫落叶般无情。

    “好。”

    所有男生“”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