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培养霸总那些年 > 第30章启明星 11
    有了江戈加入, 长明整个队像找到了带节奏的主心骨一样,在江戈凌厉、猛攻的球风带领下, 打得非常激进,而附中一时间找不到进攻的机会,只能一味防守。

    所有人都开始热血沸腾, 从比赛一开始前的寥寥几声加油, 逐渐连绵成响彻云霄的呐喊助威声。

    这时,附中的高个子慢慢感觉出来,江戈在针对自己。

    他拿到的球,江戈跟疯子一样来断。

    他要投的篮, 江戈不要命似的盖帽。

    打球的时候免不了身体碰撞, 而江戈也不知道什么东西做的,硬邦邦的,一撞到高个子就一阵疼。

    一来二去, 高个子开始冒火, 手脚又不干净了,一次试图掰江戈手指头的时候,江戈就像能预料他的想法似的, 转过来抓着他的手指就是狠狠一扭。

    高个子痛的叫不出来, 额上都冒了冷汗。

    这还是轻的,一次他要投篮时,江戈一脚踩到他的脚踝上, 害得他脚一扭, 摔了个狗吃屎, 还把球送到了长明的手里。

    他气急,骂骂咧咧地暂停比赛,要求裁判调录像,判江戈违规。

    裁判去调录像视频了。

    场外议论纷纷。

    “怎么了江戈犯规”

    “没有啊,没看见啊,附中的人没犯规就不错了,以为人人都跟他们似的玩脏球”

    谢星阑问陈厉“江戈打球都这么激进的吗”

    陈厉点了下头,“是啊,他从不防守的,头特别铁,无论是谁跟他对球都会很烦躁,根本找不到进攻的时候。”说完他四处看了眼,趁没人注意,悄悄给谢星阑说“刚刚江哥绝对犯规,脏了附中一手,不过他阴人角度和时机都抓的特别好,就算调录像也看不出来的。”

    谢星阑挑了下眉“这么牛逼”

    他忍不住看向默然站在场上的江戈,他身姿颀长挺拔,眉眼清冷,像是跟场内外所有的嘈杂声隔绝。

    最后果然像陈厉说的,裁判没有判江江戈犯规。

    比赛继续。

    进入最后十分钟,比分已经被拉平,所有人都激动地快跳起来,而江戈越打越猛,在秋日凉爽和煦的天空下,他凌厉地像劈开风的一把利刃,闪着冰冷而充满戾气的寒光。

    到最后,附中的人都怕了打法完全跟疯子一样的江戈,渐渐显出颓势,再也抵挡不住长明越战越勇的进攻。

    倒数半分钟,江戈拿到球奔向篮下,高个子心里窝了把火,怒吼着跟上去,他脸部表情都扭曲狰狞起来,用尽全力跳起来想挡住江戈的灌篮。

    而江戈半空中果断换手,避开高个子的拦截,用力将球扣进网中。

    高个子脚刚落地,那球就直扑他面门,还残留着灌篮的力道,直接把他砸得摔倒在地,鼻腔又酸又热,两道鼻血很快涌了出来。

    比赛结束哨声同时吹响,现场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所有人都在为这场逆风翻盘的比赛亢奋不已,没人注意到附中的高个子摔倒躺在地上,眼神又惊又怒地瞪着面无表情垂着眸睥睨他的江戈。

    高个子咬牙切齿道“你他妈是故意的”

    江戈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漆黑的眼睛透不进光,仿佛在看一个死人。高个子心里一怵,随后,江戈慢慢蹲了下来,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臂,另外一只手绕到他脖子后边,在其他人看来,江戈就像在扶他起来。

    而只有高个子自己知道,江戈正拽着他的头发,逼迫他仰头与他对视。

    头皮剧痛,高个子额头上冒出冷汗,随后听到江戈轻描淡写般说“你应该庆幸今天他在场,否则就不是见这点血的事了。”

    那语气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轻柔,可高个子看清江戈浓黑一片,像是泼了化不开的墨一样的眼睛,内心的惊怒变成了畏惧胆颤,他瞪大眼睛,喉咙里发不出声音,只剩下含糊的一点嘶嗬声。

    附中的几人很快跑上来去扶高个子,江戈站直了,平静地睨了眼他们的背影,而高个子自始至终都像是被吓破了胆一样,垂头丧气,再也没有有先前那嚣张的气焰。

    长明的队友们朝江戈跑近“江哥救世主”

    “从来没打得这么爽过感谢江哥一人搞崩他们全队,我能再吹五年”

    江戈平时性格冷漠,独来独往,看人时永远都是漫不经心般一瞥,由于长了幅无论怎么样都不会让人有恶感的好皮相,女生们还能戏称他是高不可攀的“高岭之花”,可很多男生都看他挺不爽的。

    高冷又孤傲怎么了,没实力的叫装逼,有实力的就是爸爸

    谢星阑远远地看着,心里有点欣慰,挺感慨的。

    也许这一世真的能不一样了,上辈子的江戈,终身都困在轮椅上,除了总是能在成绩排名的首位看到他的名字,其余时间,他就像是不存在一样,孤僻、冷漠,把自己锁在暗不见天日的角落。

    如果不是最后谢家出了事,才有了那么一点交集,谢星阑估计翻着毕业照都想不起他这号人。更不会知道他的生命轨迹、他的处境遭遇。

    谢星阑顿时有种看着自己儿子长大成人的老父亲成就感。

    江戈被人围着,眉头蹙了一下,目光朝谢星阑的方向看去,看到谢星阑也在笑着给他鼓掌,他眼里的坚冰仿佛被春风吹拂,逐渐化开一角。慢慢地,变得柔软得不可思议。好像只要谢星阑在他的视线内,他的世界就不再遍布荆棘,而是温暖了起来。

    李小彬看看谢星阑,再看看江戈,这两人隔着这么远还能看这么久,什么意思

    他陷入了沉思。

    很快,队友们就勾肩搭背,兴奋地离开,有人扭头喊了江戈“江哥走,一块去搓顿火锅庆祝庆祝,这可是长明第一次拿篮球联赛冠军,必须要让老师师请客”

    江戈嗯了声,正想迈开步子走的时候,突然身体一顿。

    场内的人陆陆续续散了,这时已经五点多了,看完比赛,大家都想赶着下课那波人之前去到食堂。

    谢星阑正跟李小彬讨论晚上是吃烤肉还是吃火锅,最后决定蹭一顿陈厉的饭卡,吃食堂。陈厉突然说“江哥还站那干嘛呢,想我们过去迎接他再不来我们都赶不上食堂大部队了。”

    怎么回事

    谢星阑远远地看不清他的表情,眼睛下意识地看向他的右腿。

    猛然他意识到什么,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想也不想地朝江戈跑了过去。

    一定是他的假肢出问题了

    篮球框下。

    江戈像棵孤立在山峰顶的雪松,脊背僵硬着挺直,自尊不允许他在众目睽睽下低眉顺目寻求他人帮助。

    他能感觉到,他的假肢松开了,这个时候,只要他自己再走上几步,假肢就会彻底断开。

    他要么卷起裤脚,去重新装好假肢。要么像个小丑一样,拎着那只假腿,单脚跳着离场。

    无论怎么做,都会有人看到,他的右腿膝盖往下,是空空荡荡的一截。

    很快,连没看到的人,也会听到各式各样的传言,知道他其实是个残废。

    江戈表情依旧平静无波,他默然站立着。

    过去的几年,假肢也不是没有断开过,他都是这样,一直站到没有人了,才慢慢蹲下去收拾自己,像只怕自己的伤口吓跑别人,而躲起来独自舔舐的野兽。

    从来没有人人来帮他,他也不想任何人来帮。

    这时,一道清亮干净的嗓音穿透了他与世隔绝的屏障“江戈”

    江戈微微一怔,目光看向来人,远处夕阳沉入云层,晕出橘红一片,落日熔金的绚烂景观都沦为了朝他奔来那人的背景色。

    谢星阑身上宽大的校服被风吹得烈烈翻飞,黑发下一张明艳的面庞镀着光,眼睛更是明亮到不可思议。

    江戈心里那些纠结、犹豫,一瞬间,全部破碎成灰。他彻底宣告投降。

    他喉结滚动了一下,两手抬起,朝谢星阑张开,谢星阑还以为他快站不住了,赶紧用自己的身体抵住了他,给了他支撑的力气。

    江戈顺势两手一收,强势又有力地把谢星阑整个人纳入怀里。

    力道大得像是恨不得把人永远禁锢住。

    他不想谢星阑后悔招惹了他这个怪物,不想谢星阑彻底厌弃他,所以一直逼着自己不要离谢星阑太近。

    谢星阑喜欢无拘无束的自由,可他这么沉重像枷锁的感情,一旦失去了控制,就会像开闸放洪一样,彻底淹没他们两个人。

    初中时,他偷窥着谢星阑的动态。那时候的他,看到他与某个女生合照,那一个晚上,他印出了几十张照片,把那女生剪下来,撕得面目全非。

    他自己也知道,他是个可怕的怪物。

    所以他已经很努力地保持距离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谢星阑总是要这样,一点也不怕他,一次次地在他要堕入深渊时,把他拉回阳光下。

    “阿招,以后,会不会恨我”江戈微微侧过头,脸埋在谢星阑的颈窝里,声音低得仿若自言自语,“恨我也没关系。不准离开我。”

    他也想活命啊。

    是谢星阑自己跑过来的,所以,就算谢星阑以后后悔了要离他远远的,他也绝不会松开。

    ”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