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培养霸总那些年 > 第25章启明星 06
    球场上,附中几个人已经意识到替换上场的谢星阑是个有点东西的角色, 眼神交流之后, 有两个人来防他拿到球。

    王征试图传球给谢星阑, 连续两次被人断掉,他忍不住骂了一句操。

    谢星阑跑过他身边的时候拍了下他肩膀“先传给队长, 待会他们就会松懈的。”

    王征点了点头。

    场外应援加油声不减,而附中来三中比赛,本身就没有带应援, 气势完全被三中压了下去。

    篮球场这边动静太大,操场上正在上体育课的同学都被吸引了来, 人越来越多。

    场上情势也越发胶着。

    附中很快就放松了对谢星阑的防备, 转而去应对三中队长。两队对比之下,附中配合好、力量强, 拿到球后横冲直撞, 三中根本拦不下来,被附中进了两个球。

    分数来回拉扯,差距只缩小了一点。

    谢星阑接到了传球,飞快地往篮框下奔跑,而就在这时,一直对他紧追不舍的高个子附中男生暗中使绊, 用膝盖用力顶了一下谢星阑腿弯。

    谢星阑踉跄一下, 差点摔倒, 球被那个高个子捞走了。

    王征看到了, 大声吼道“我操, 除了来阴的,你们这群还会干吗”

    附中的人置若罔闻,又得了分。

    谢星阑面色也沉了下来。

    打了半场,他心里也明白他们三中实力的确比不过附中,比赛结果估计是无力回天了。

    这他认了,可这群狗儿子玩阴的,就没法忍。

    裁判也不知道是不是跟着附中来的,好几次附中的人明显犯规也没吹哨,睁只眼闭只眼视若未见。稍微懂点球的围观学生都看出了点异样,不满地议论纷纷。

    陈厉也看出来了,说“附中真脏,早就听说他们为了赢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去年还有人摔到骨裂了,啧啧。”

    江戈神色有点阴沉,眼睛紧紧地盯着谢星阑的身影。

    附中发球局,后卫把球传给了他们那个高个子小前锋,高个子一路势如破竹来到篮筐下,谢星阑紧追其后,找准时机,在高个子投篮的一刹那拦死这个球,让对方吃了个憋屈至极的盖帽。

    全场爆发出一阵热浪般的欢呼声。

    谢星阑心跳如鼓擂,为了拦下这个球他手腕都被震得发麻,可整个人却畅快无比。

    高个子面色不虞地瞪着谢星阑,谢星阑撩起球衣擦汗,路过高个子时斜着眼看他,轻轻嗤笑了一声说“在球场上来不入流的损招,得是对自己多没自信”

    高个子胸膛剧烈起伏两下,很快就被他队友拉开了。

    不知道附中是不是被这个盖帽打压了气焰,接下去表现都不尽人意,失误众多,而三中却在声潮汹涌的助威声中越战越勇。比分逐渐逼平。

    最后三分钟,比分只差三分。

    谢星阑拿到了球,在篮板下用假动作骗过了高个子,将球后传给队长,队长拿到球奋力一投,球在篮筐边转悠了一圈,落入网中

    高个子脸色铁青,比分只差一分的焦躁感逐渐把理智蚕食,他看向谢星阑的眼神已经近乎冷凝。

    “加油”三中队友士气高昂,互相鼓励,尽管体力已经接近极限,精神却彻底亢奋了起来。

    时间来到最后一分钟。

    三中的人像打了鸡血一样,而附中也不遑多让,他们是篮球名校,蝉联好几届联赛冠军,无论如何也不想输给排名在五名开外的三中。

    最后一球传到了谢星阑,他咬紧牙关晃过了防守来到篮下,在投篮的一瞬小腿和脚腕剧痛,球脱了手,马上就被高个子抢走。

    “老谢”

    王征一声大吼,场外的人也不由惊呼起来。

    “刚刚那个附中的是不是踩了谢星阑”

    “我没看见啊,怎么了怎么了”

    “谢星阑好像扭到脚了”

    谢星阑额头冒汗,高个子刚一脚踹到他踝部,他正好在跑动,被高个子这一踩直接扭了。

    他现在站着都勉强,根本没法跑动,几乎声嘶力竭地喊道“别管我,看球”

    同伴们被这变故惊到了,根本来不及防备。

    随着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附中以两分优势宣告胜利。

    “我操什么狗裁判我们的人都受伤了也不判犯规”

    “能不能投诉啊我们学校体育部的能不能管管附中篮球队牛逼就能为所欲为了”

    “谢星阑没事吧你们站前面的看看他有事没事啊”

    队友们无暇顾及跟附中的人理论,都一脸紧张地往谢星阑围过来。

    脚踝扭伤可重可轻,那高个子根本不会省着力气阴人。

    谢星阑看着比赛结果,恍惚了一下,在队友们都还没跑到他身边时,一块白色毛巾兜头盖下,然后他感觉到有人站在他背后,把他脸上头上的汗都擦干净了。

    力道克制又轻柔,像是在擦拭着珍贵的宝物一样,充满了小心翼翼的意味。

    谢星阑眼前被毛巾遮挡住了,他正想伸手扯下毛巾去看背后那人时,倏然被人抄起两腿,背了起来。

    “”他一惊,差点往后仰倒,下意识地抱住了那人的脖子。

    浅浅淡淡的清冷气息,像是霜雪一般。

    谢星阑扯掉毛巾,看清了背着自己的人的侧脸。

    黑发下的轮廓俊美又冷漠,不知为何,他唇角微微下撇,抿着,似乎是在克制着某种怒意一般,凛冽刺骨。

    居然是江戈。

    谢星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一时间有点愣。

    江戈不由自主地收紧了抱在谢星阑腿弯处的手,路过附中那高个子时,他脚步微微一顿,遍布阴霾的眼眸看了高个子一眼。

    谢星阑受伤的那一瞬间,他就不管不顾地冲进来了。

    他这些年不敢靠近、不甘远离,放在心里都怕自己玷污了他的人。现在却被其他人肆意地伤害着。江戈杀了高个的心都有了。

    高个子这么两年仗着附中得篮球联赛官方偏爱,而他又是备受关注的小前锋,所以肆意妄为惯了,从来没虚过谁。

    这时被江戈那漆黑的眼眸一瞥,他却不由自主地冒了冷汗。

    直到江戈背着谢星阑走过去,高个子才慢慢地呼了口气。

    队友们全围了过来。

    王征都快哭了“老谢,你脚没事吧对不起对不起,都怪我,我明知道附中人手脏,我还让你上场。”

    队长也满脸关切“学弟,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是啊,去医院看看吧,别骨折了。”

    谢星阑痛地额头冒汗,勉强扯了下嘴角“应该没骨折,就是扭了一下,我会去医务室看看的。”

    顾朗和李小彬此时也跑了过来。

    顾朗担忧地看了眼谢星阑的脚,然后对江戈说“我背他去医务室吧。”

    谢星阑感觉江戈的手紧了紧,还在后怕似的颤抖着。

    但很明显,江戈没打算放开他,无视了顾朗,自顾自要往外走。

    “哎我说你这人谁啊真不把自己当外人”顾朗还没说完,李小彬拉住了他。

    “算了算了,他俩从穿开裆裤起就是朋友了,你担心个啥。”

    顾朗一脸不相信“老谢有个这么牛逼的发小,为什么书还稀巴烂”

    李小彬“这不是废话吗,你有个发小成绩那么好,你还会自己写作业吗”

    顾朗“”

    江戈背着谢星阑走出球场,场外的人让了条路出来,不少人想关心一下谢星阑的伤势,都没有开口。

    因为江戈表情有点阴沉,像笼罩着层戾气一样,看到的人都不太敢说话。

    谢星阑的角度自然是看不到的,他也不知道江戈怎么会出现在这,脚踝上的疼痛让他也无暇想那么多。

    李小彬带路去了医务室。

    江戈动作小心地把谢星阑放到诊疗床上,谢星阑看着江戈蹲在旁边,轻轻地扶着他小腿的样子,心里有点别扭,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小声说“谢谢。”

    江戈顿了顿,微微摇头,自始至终没抬头跟他对视。

    即使偶尔瞥到一眼,也飞快地转开。

    医务室老师来看了眼“情况不严重,拿冰袋敷一下,消肿了就可以了。这几天不要跑动,能休息最好。”

    江戈听得比谢星阑还认真,跟老师道了声谢后,抬头对离得最近的顾朗说“你去拿冰袋。”

    顾朗指着自己,一脸不敢置信“”

    李小彬赶紧拉着他,跟在医务室老师后面去拿冰袋。

    医务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谢星阑略微有点不自在地动了动小腿,江戈握紧了一点“别动。”

    谢星阑干笑了一下“医生都说了没那么严重了。”

    江戈没说话。

    谢星阑看到他满头的大汗,背后的t恤也被汗浸湿了。

    再怎么样习惯假肢,也不可能长时间背着他一个大男生走路还没有感觉,谢星阑问他“你脚没事吧”

    江戈蓦地听到谢星阑像以前一样关心自己的残肢,略微有点无措,身体紧绷起来,他闭紧了嘴唇,轻轻地嗯了一声。

    谢星阑看着他乌黑的发旋,心里软了一下。

    他想问问江戈这些年为什么不跟自己联系“你为什么”

    门开了,顾朗拿着冰袋走进来,打断了谢星阑。

    “我来,我以前帮人敷过。”

    江戈语气淡淡地说“不用,我会。”

    说完他就从顾朗手里抢过了冰袋,完全不给顾朗接手的机会。

    “你别碰他,他不能乱动。”

    顾朗简直莫名其妙,江戈这什么毛病,他怎么感觉江戈有点针对他

    碰一下都不能碰了谢星阑有这么娇贵吗,碰一下还能给他折了不成

    顾朗问“老谢,什么情况你真实身份是豌豆公主”

    谢星阑完全状况外。莫名其妙的,他看到江戈把他的腿架在自己膝盖上敷冰袋,没什么异样感,就是他们太久没好好说过话了,有那么点尴尬。

    但让同学来干这事就怪怪的,他说“顾朗,我刚打完球脚臭,小心熏死你。”

    顾朗摊了下手,懒得掰扯了。

    谢星阑这情况估计也没法上下午的课了,李小彬帮他跟孙浩波请了假。

    孙浩波赶来医务室看了看他情况,说“看起来挺严重的,明天周末,你今天下午就回家休息吧,我去跟袁老师打声招呼。”

    谢星阑说“算了老师,就是扭了一下,不用告诉我妈。”

    袁毓文现在教毕业班,本来就时间紧任务重,谢星阑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她多操心。

    “那你这样子我也不放心,下节课我空着,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家。”

    谢星阑正想说他可以打车回去,江戈开口说“我送你回去。”

    谢星阑一怔,对上江戈的眼睛,无声默许了。

    孙浩波看了看江戈身上的长明校服,再看看江戈把谢星阑脚抱在怀里小心敷冰袋的样子,还以为两人是兄弟,江戈特地赶来接谢星阑的。就没有再坚持。

    冰袋换了两轮,谢星阑脚踝上的红肿慢慢消了。

    他站起来走了两步,基本上走路没问题,情况的确不严重。

    不过难得有名正言顺的借口回家,谢星阑是不会放弃的。

    下了车后,江戈又想去背谢星阑。

    谢星阑哎了两声“我可以走路,不要背。”

    看着他坚持的样子,江戈点了点头,扶着他进了家门。

    今天是重阳节,谢家人少,谢星阑和谢旻平时又都在学校,所以每逢节日袁毓文都会给佣人放假。

    家里静无人声。

    “小心。”江戈低声提醒,等谢星阑在沙发上坐下来后,他又小心地扶起谢星阑的小腿端详。

    谢星阑都有种自己是什么脆弱易碎的花瓶的错觉了,哭笑不得说“就是扭了一下,你不至于吧。”

    江戈轻轻碰了一下那微肿的关节处。

    没有说话。

    微垂的眼睫把所有压抑深沉的情绪都隐藏起来。

    谢星阑永远都不会知道,也不会相信,就算他只是磕破了点皮,对江戈来说,却如同伤筋动骨。

    即使是小时候,他也懵懵懂懂地意识到,谢星阑保护过他,所以这辈子他也要好好地护着谢星阑,不能让谢星阑受伤。所以宁愿自己被假肢断开的痛苦折磨到意识不清,他也义无反顾地去接摔倒的谢星阑。

    现在他怀揣着那不可见光的感情,更是见不得谢星阑受到丁点伤害和委屈。

    谢星阑脚踝被踩,痛到表情都扭曲了的时候,江戈心跳都快停了。

    “今天我一个人,你要不跟我一起吃晚饭吧。”谢星阑说,“点外卖”

    他想跟江戈好好聊一下。

    江戈顿了一下,说“我会做饭。”

    谢星阑有点神奇,无法把江戈跟厨房联系在一起。

    “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江戈站了起来,说“你别乱动,要什么叫我。”

    谢星阑哦了一声。

    江戈走去了厨房,谢星阑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的脚踝看,蓦地听到厨房方向传来异常的动静。

    随后就听到江戈低沉又焦急的声音“阿招,阿姨她晕倒了”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