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培养霸总那些年 > 第24章启明星 05
    谢星阑愣了一下, 一时不知该不该推开他。

    好沉

    夏末,谢星阑还穿着短袖,圆领挺宽松的, 细瘦的脖颈和半截锁骨都露在空气里,江戈靠在他肩膀上,口鼻呼出的热气洒在他皮肤上, 像是根羽毛刮过,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喂, 江戈”谢星阑推了他肩膀一下, “你要晕也别现在晕啊, 我怎么把你拖出去”

    鼻尖隐隐有点血腥气,也不知道是谁的血,谢星阑皱了下眉“你要不去医院”

    “不用。”江戈的声音有点嘶哑, 放得也很轻“我站得住, 你你回去吧。”

    过后,他又喃喃了一句对不起。

    谢星阑瞥向他右腿膝盖处的裤管,隐隐有一圈血迹,估计是打架动作太大, 硬生生磨出了血。裤子下面的状况还不知道怎么惨烈。

    谢星阑再怎么不想管他,也不会在明知道他受了伤站不稳的情况下丢下他一个人走。

    “要么我送你去医院, 要么打电话叫人来接你回去。”

    江戈沉默片刻, 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打给了陈厉。

    等他挂了电话, 谢星阑问他“刚刚那几个人干嘛来找你麻烦”

    江戈说“他们是江嘉文的人。”

    谢星阑知道, 江嘉文就是江家的长子,在他们富二代圈子里蛮有名气,听说挺会做人的,大方又阔气。

    他挑了挑眉“你才刚回来几天,他就让人来堵你了你做了什么事,他要这么防着你”

    江戈弯着腰,靠在谢星阑的肩膀上,微微闭着眼“不知道。”

    谢星阑也没有追根究底,转道“那我问个你肯定知道的。你跟着我干嘛”

    江戈一僵。

    良久后,他轻声说“你喝了酒,晚上不安全。”

    谢星阑“”

    他一时之间也没说话,两人之间气氛有些凝滞。

    江戈的脸几乎能感受到谢星阑皮肤散发出的热度,他体温低,即使在大夏天手脚也是冰凉的,谢星阑那微弱的温度就像冰天雪地里的篝火一样,即使理智嘶吼着让他离开远一点,本能却还是驱使他无耻地去依恋那一点温暖。

    小时候他也跟谢星阑抱过,那时候江戈在他身上嗅到的都是奶糖的甜味。现在没有了,取而代之是浅浅的兰花气味,可能是残留在衣物上的洗衣液的味道。

    直到陈厉匆匆忙忙赶来,他们两都没有再说话。

    陈厉一进巷子口,就看到江戈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靠在谢星阑身上,他心里奇怪地咦了一声,他江哥是这么弱不禁风的人陈厉是看到过江戈打架的,他一个人挑五六个绝对没问题,就算真的受伤到站不住,他也不可能会靠着别人寻求帮助。

    无暇多想,陈厉赶紧上去扶江戈“江哥你该不会是晕过去了吧哈喽”

    谢星阑肩膀都酸了,等陈厉把江戈搀过去了,他活动了一下肩膀脖子“累死我了。你来了就好,我撤了。”

    “麻烦你了啊,兄弟,”陈厉很真诚地建议道“其实你可以让他坐在地上的。”

    谢星阑“我谢谢你现在提醒我。”

    走出巷子,谢星阑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江戈有没有把自己右腿不足的事告诉其他人,隐晦地提了一句“你受伤的地方要消毒,别一个人扛着,你又不是铁人。”

    江戈看着他,然后轻轻地嗯了一声。

    一副非常乖顺听话的模样。

    陈厉表情有点怪异,忍着没说,直到谢星阑跟他们分道扬镳,背影都看不见了,他才问“江哥,你是不是跟谢星阑认识啊。”

    之前在ktv,江戈明明一瓶酒灌下去眼都不眨的人,偏偏给谢星阑放了水。刚还一副没骨头的样子靠着人家,说不认识谁信

    江戈把他推开,脸上没什么表情“你来这么快干嘛”

    陈厉一脸tf“哥,我一听你受伤了我就赶紧跑过来,跑得都快没气了,完了你还嫌我来得快”

    江戈瞥他一眼,不说话了,自己一瘸一拐地往前走。

    陈厉觉得他走路姿势有点怪异“江哥你没事吧你腿不会被打断了吧”

    江戈没理他,自己拦了辆车走了。

    陈厉茫然地留在原地,莫名其妙。

    谢星阑上车了才发现,他忘记找手机了。

    算了,估计是真被偷了。

    他家亲戚逢年过节都会送礼物,不少客人来做客也会给他带点礼。家里没用过的新手机多的是,换个手机就行了。

    军训结束后,高一的各科学习正式开始。

    一天晚自习,谢星阑写完作业后就趴在桌上睡觉。

    他坐在倒数第二排靠过道窗口的位置,睡到一半,听到外面有人敲了两下窗。他以为是巡回老师,换个姿势继续睡。

    他同桌是个娇小的妹子,轻轻戳了下他的小臂,说“谢星阑,你朋友。”

    谢星阑抬头一看,是隔壁班一男生,叫王征,是体育特长招进三中的,书也不行。

    军训期间,谢星阑跟顾朗经常翘掉晚自习去外面网吧上网,遇到过王征,王征还带他们钻了三中年久失修的墙洞。自然而然地就成了臭味相投的狐朋狗友。

    王征朝他做了个口型“出来开黑”

    谢星阑看了眼钟表,七点半,十点前回寝室就行。他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就光明正大地离开了教室。

    路上,王征问他“老谢,你打球行不行”

    谢星阑说“还可以吧。干嘛,你想拉我进你们篮球校队吗,这么缺人”

    王征叹了口气“这不是马上就是高中联赛了嘛,我们队一个二年级的刚好前几天起电动车摔了,小臂骨折,肯定是上不了场了。几个备选都烂得不行,我听顾朗说你打球可以,所以来问问你。”

    两人刚好路过学校篮球场,谢星阑下巴往球场点了点“要不不去网吧了,来几球,你觉得可以我就没问题。”

    王征眼睛一亮“好。”

    他们一对一打了一个多小时,谢星阑从王征防守下进了五个球,王征抹了把汗,说“老谢打得挺好的啊,到时候我们候补的要是不行你来替算了,我跟队长打声招呼。”

    谢星阑把球丢给他“行,你决定就好。”

    十月份是体育月,羽毛球、足球、排球等各种校级赛事不断,到了十月下旬就是最受关注的高中生篮球联赛。

    本来这种体育比赛跟非校队的学生没什么关系,大部分学生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本校的比赛,还在教室里上课。不过那天凑得正好,教谢星阑他们班的英语老师临时有事请假了,班主任孙浩波大手一挥,准他们去篮球场看比赛。

    同学们欢呼着三三两两离开教室,浩浩荡荡走过过道的时候,隔壁几个班都投来了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到达篮球场的时候,三中跟附中的比赛刚开始不久。

    球场边只有零散几个人逃了课出来看球,有那么点冷清。

    顾朗左右看看“王征不是说还特地跟舞蹈社要了几个妹子来加油助威的人呢”

    许茹说“妹子都是看脸的生物。更何况这个天气要穿背心短裙,要是没有帅哥谁会来”

    谢星阑也心有戚戚“太惨了,挂着联赛的名号,打得就像外面的野场一样,连个来拍照记录的都没有。”

    球场上的比赛也很没热血气氛。

    附中篮球校队是有名的,历年篮球赛几乎都是附中摘得桂冠,就是有道听途说,传过附中校队球风挺脏的。

    而三中原本就没了一员猛将,只能替补上场,又是对上了附中,心理压力别提多大了,这上半场简直就是打得稀巴烂。

    中场休息时,王征看到谢星阑,差点泪奔,哭爹喊娘地朝谢星阑奔过去。

    他撕心裂肺地喊“老谢”

    谢星阑中气十足地回道“狗崽子”

    旁边同学简直笑到要绝倒。

    王征都不顾被占了口头便宜了,他两手扒着护栏网,摇地哐哐作响“救救孩子吧老谢”

    谢星阑原本就答应他了,也不会临阵反悔,说“你跟你队长报备过了吗”

    “说过了,他同意的。我们那候补真的心态爆炸了,刚刚哭着跟队长说不要打了。现在只能靠你了,老谢,”王征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咬牙切齿道“附中有几个人手脚不干不净的,裁判偏帮他们,我们的人吃了好几个暗亏。”

    谢星阑说“我上可以,不过我平时就是玩票,说不定帮不上你们,反而拖后腿。”

    “没事。反正赢面也不大,我们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行,小爷准了。”谢星阑扭头去跟顾朗说“小顾,请上论坛播报一下,我要上场不能这么没有牌面。”

    他眉眼微扬,眼底盛着光亮,有一种少年独有的不羁与高调,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低眉顺目、俯首称臣。

    顾朗笑“行嘞,大爷,包你满意。”

    三中有个校园论坛,他们学风严谨,对学生的娱乐生活管束倒没那么严,所以论坛上言论还挺自由的。

    谢星阑军训的时候就以一张没过的侧面抓拍照,直接问鼎热帖第一。

    照片里的他在大热天下微微皱着眉,有点不耐烦的样子,但眉眼轮廓的出众夺目连烈阳也遮盖不了,帖子下留言都快疯了。

    风头和讨论度直接盖过了同期评选上校花的姜雪梨。

    甚至很多人都还不知道新校花叫姜雪梨,毕竟女生们大多关注校草,而男生又挺少上论坛八卦贴。

    顾朗编辑了一个新贴发上去,还取了个很吸引眼球的名字。

    校草在众目睽睽下现场脱衣,原因竟然是

    有些上课带手机玩的学生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帖子。

    我操谢星阑现在在打篮球赛

    怎么没有提前通知啊我他妈舞蹈社的,前两天校队还跟我们要人去当啦啦队,我直接拒了,结果现在告诉我校草也在我换超短裙还来得及吗

    啊啊啊这节是大魔王的物理课逃不了啊,有去的姐妹拍视频吗吗吗

    谢星阑拿了件新球衣换上,校队队长给他扔了瓶矿泉水,说“学弟,行吗不要有压力,我们差距有点大,翻盘几率挺小的,尽力就好,重点是别受伤。”

    谢星阑朝他一笑“好,我明白,谢了。”

    下半场哨声吹响,两队成员活动了下肩膀关节,上了场。

    场外,看到帖子后偷溜来看比赛的人慢慢聚拢,甚至连原先不见踪影的舞蹈社女生也穿着运动系超短裙来了,李小彬看得目瞪口呆“我操了这些人全逃课了啊”

    旁边一女生听到了,说“逃课最多被骂一顿,或者写篇检讨,错过谢星阑比赛我要遗憾死呜呜呜他穿球衣也这么帅”

    “啊皮肤好白,跑得好快”

    “他到底有没有女朋友啊,我要嫉妒死他女朋友了”

    篮球场外的树下,陈厉蹲在地上玩了会儿草皮,然后说“江哥,我们大老远逃课跑来,真不进去看比赛吗那来干嘛啊。”

    他是真不懂江戈这脑回路。

    明明长明今天也有篮球赛,偏偏要跑到三中来看,有毛意思

    江戈单手插袋站着,他肩宽却不厚,身材颀长却不单薄,一动不动站着时就像颗挺拔的雪松,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淡漠冷然的气息。

    他黑眸定定地看着篮球场。

    从一开始的零星几人,到现在人满为患,他知道谢星阑肯定上场了。

    前几天他窥视着谢星阑的动态,知道他今天会参加篮球赛,所以一大早就来了。

    前半场江戈一直没找到谢星阑的身影,有些黯然失落,但不甘就这样走了,抱着一丝希望,结果真的被他等到了。

    过了会儿,他听到了啦啦队女生们的加油助威声。

    “三中加油”

    “谢星阑加油”

    江戈很快就找到了场上最耀眼的那个人。谢星阑像阵风一样灵活又肆意地穿梭在球场上,他穿着宽松的背心,肩背都露着,白得晃眼,满满都是少年灵动的朝气。

    江戈不由看出了神。

    陈厉站起来,啧啧两声“小谢同志还真受欢迎啊,刚刚还没人,他一来,这些女生全来了。”

    江戈闻言,眼眸微微一暗。

    陈厉摸了下下巴“不过他长得的确挺好看的,是女生最喜欢的类型,我要是女的,肯定也想追他”

    “闭嘴。”江戈语气有点沉,“吵死了。”

    陈厉悻悻地住嘴。

    江戈再度看向谢星阑。

    他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绕过两个人进了球,全场喝彩尖叫。

    无数声“谢星阑”在敲打着他的鼓膜和心脏,江戈用力咬了下舌尖,竭力压下了心底那一丝不受控制的阴霾和疯狂生长的妒意。

    他真想这样耀眼的谢星阑,只有他能看到。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