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我培养霸总那些年 > 第23章启明星 03
    谢星阑没听完, 听了两遍就站起来走到外面去了。

    刚刚灌下去的半瓶啤酒的劲有点起来了,谢星阑脸滚烫滚烫的, 就走到过道尽头的窗口那透了会气。

    九月份的临市, 白日气温高,入夜了反而有些凉意。

    过了会儿, 李小彬也出来了, 走到他边上“阿招, 你是不是跟江戈吵过架”

    谢星阑捧着自己烫烫的脸, 看他一眼“为什么这么问。”

    李小彬摸了下鼻子“我总觉得你俩怪怪的,以前关系那么要好, 走哪都一块, 现在见到不是应该特别激动吗”

    江戈寡言少语李小彬是知道的, 估计他再激动也不会表现得很明显。但谢星阑就不一样了, 之前李小彬生了场大病去国外治了半年,回来的时候谢星阑老远就飞奔过来拥抱他, 李小彬差点被他又撞回医院去。

    而且刚刚他两之间气氛也不对劲, 谢星阑走了之后, 江戈一直看着门的方向。

    李小彬都有种错觉,好像谢星阑是抛妻弃子的渣男似的。

    “没吵架, ”谢星阑两手一撑,坐到了窗台上,“就是他这人太没情没义了。这几年一次都不跟我联系。现在要上网这么容易, 你说怎么可能是看不见消息而且他走之前我还给了他我家地址, 让他到了就给我寄封信。也没有。”

    李小彬说“哎, 这是挺难受的。”

    不过他觉得江戈完全不像是忘记谢星阑的样子,谢星阑刚刚走开了,他没听到江戈后面的那几声。江戈每次念到谢星阑三个字的时候,都有种数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就像是压在舌边,放轻了低喃,唯恐大声惊扰了谁一样。

    估计是有什么误会

    毕竟大家小时候玩得还挺好的,李小彬也不想看到他们闹崩了,本来想当和事佬的,他还没想好怎么说,谢星阑已经推了他一下,说“帮我把我的绿茶拿拿出来。渴了。”

    “哦。”

    李小彬把他的绿茶拿了出来,谢星阑喝了两口,说“我先回去了,有点困。”

    他们今天原本是打算通宵的,谢星阑一开始还有兴头,现在喝了瓶酒就不行了。

    李小彬说“那你让你家司机来接吧,你别走到一半就在大街上躺尸了。”

    “嗯。”谢星阑摆摆手,“走了。”

    走到了街上,夜风迎面吹来,谢星阑放下手机,突然想自己回家了。

    司机开过来要半个多小时,他还不如走会路清醒清醒再打车回去,如果他爸这会儿在家,问到他身上的酒气肯定得教训一顿。

    附近的商业街到了这个点依旧人声鼎沸,霓虹灯光拥着整条步行街,煌煌如白昼。

    谢星阑单手插着袋,慢悠悠地走出步行街,聒噪的喧哗声渐渐远去。

    走到附近人迹较少的一条街上,谢星阑突然感觉背后有道视线一直跟着他,他停住脚步,扭头去看,只有零零散散几个路人。

    他皱了皱眉,以为自己喝多了有幻觉了。

    再往前走了一段,那种感觉又来了。

    对方显然并没有对他不利的想法,跟得很远,但那视线让谢星阑有些微的不舒服。

    黏得太紧了,让人隐隐有点脊背发麻。

    就好像是怒张的网,慢慢地靠近。

    谢星阑再停下来,扭头去看,依旧没看出什么。

    他小声嘟囔了句“有病。”

    他转头走自己的,不再去管后面那人。

    路的尽头,江戈一手拎着书包,默然靠墙站着。

    谢星阑肯定发现了。

    他像个变态跟踪狂一样追在他后面。

    江戈微微闭了闭眼,握着书包带子的手不由自主地缩紧。

    他原本只是想远远看几眼的。

    谢星阑明显不会喝酒,他只是想看着他安全上车而已。

    可是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这么几年,他把自己困在牢笼里,即使内里已经腐烂到臭不可闻,他也不敢跟谢星阑联系,唯恐他闻到分毫。

    从江老爷子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他开始,江戈就知道,自己摆脱不了这个标签了。他扭曲、阴暗,内心充满面目可憎的仇恨,只是会装模作样地用一副可怜样博得谢星阑同情而已。

    他知道谢星阑表面嚣张不讲理,其实最心软、最温柔,只要他还是懦懦弱弱地被人欺负,谢星阑就不会离开他,会一直保护他。

    只要谢星阑不弃他而去,他甘愿一辈子扮演无助弱小的残废角色。

    直到他听到了谢星阑说的那几句话。

    他就知道,谢星阑也是最嫉恶如仇的人。

    如果未来有一天,谢星阑知道了他打陈一辉时,是故意朝着陈一辉的眼睛鼻子下拳;知道了他是真的对周扬见死不救,甚至在心里快意地诅咒着对方早日下地狱;知道了他在这几年过着怎么样放纵暴戾、自暴自弃、与下三滥的人为伍的生活谢星阑也会对他失望、嫌恶,然后离开的。

    没有任何人会喜欢下水沟里肮脏的老鼠。

    而谢星阑是照进他阴暗生命里唯一的光亮,在他心里是最干净最纯粹的,只要谢星阑还在他心里,他就觉得自己还能在闭塞的狭缝里喘一口气,还有东西在支撑着他活下去。

    可他这么脏,从生下来开始就注定了不会被任何人喜欢的龌龊私生子,还是个残废。

    即使他这些年每日都穿着长裤,几乎没人知道他的不足,也不能磨灭他是个残废的现实。

    他这样的人,不配去沾染谢星阑。

    永远都不配。

    他死死地压抑着自己翻涌的思念和渴望,没有上过账号,也没有寄一封信。他只要一跟谢星阑联系,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想方设法回到谢星阑身边的。

    他希望最好谢星阑把他给忘了,自由自在地过自己的生活。

    可他又日日夜夜被这个想法折磨地痛不欲生。

    吸烟喝酒他全会了,打架赌博他也样样在行。如果不是考试成绩还一直保持着第一,他就跟社会底层的那些堕落少年没什么两样。

    初二那年。

    他梦见了谢星阑。

    他编了个程序掩盖掉浏览痕迹,无数次去窥伺过谢星阑的动态。

    初二的时候,谢星阑已经长得非常好看了,笑起来两眼弯弯,唇边还有小梨涡。

    那张脸江戈曾经梦见过很多次,但这个梦里的他肆意妄为,甚至不顾谢星阑的挣扎。醒来后裤子全湿了。

    最初他只是把谢星阑当做他唯一的朋友,唯一的光。这份感情不知何时开始变质了,浓烈澎湃到要把他整个人吞噬。

    江戈惊恐不已,恨死自己的龌龊不堪和妄想天开,逼自己忘了梦里的画面。

    可是他越明白自己对谢星阑的感情,他就越想靠近谢星阑,哪怕只是远远地看几眼,都好过被遥不可及的梦和无法掌控的爱意给拖垮。

    所以他挣扎不过自己的内心,又回来了。

    江戈的高智商是与生俱来的,这两年赚了不少钱,还极会掩饰,江太太原本派了人监视他的,看到他自甘堕落的样子后就再也不管他了。这次他自己回来临市,江家的人都不知道有没有收到消息。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再受挟于江家了。

    江戈站了良久,估摸着谢星阑应该已经不再留意他了,就走出了街头。

    谢星阑的背影远远的,江戈看着他走到公交车站,才停下来,最后贪恋地看了两眼,逼着自己转过了头。

    在一个城市,就很好了。

    他不能再奢求更多。

    太靠近谢星阑,他会失控的他会压抑不住自己的。

    还没走出几步,几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就围了过来。

    领头的花臂看他两眼,问“是叫江戈不”

    江戈眼皮微抬,漆黑的眼眸里幽暗一片,仿佛在看死人一般。

    花臂心里咯噔了一下,跟另外几人飞快交换了个眼色,然后说“你们学校的江嘉文是我兄弟,听说你有点不识相成绩挺好是吧我们还没跟会书的一块玩过呢。”

    一听花臂说出江嘉文三个字,江戈唇角翘了起来。

    江嘉文也在长明,不过他成绩烂,是花了钱塞进去的。听说初中还留过一级,现在也是高一。

    这次他考了第一,江嘉文吊车尾。

    估计江家人气得要吐血了。

    江嘉文国外真是白待了,平时一副高贵少爷样,结果还只会做让地痞流氓来骚扰他的下三滥手段。

    江戈微微侧过头,看了眼公交车站的方向,然后沉声道“去没人的地方。”

    花臂见他还挺上道,就耸耸肩,同意了。

    进了没人的巷子,花臂率先发难,推了把江戈的肩膀“还挺嚣张的啊,在长明还敢这样出风头,你知不知道江嘉文是谁家的儿子是不是骨头痒”

    听起来江嘉文没跟人透露过他是私生子。

    也是,他毕竟是江煌跟外面女人生的,不光彩,江家这样有权有势的家族,怎么会让这种秘辛流传得到处都是。

    江戈当然就更不想跟江家扯上任何关系了。

    他表情凉薄,眼底隐隐浮现一丝嗜血的戾气,说的话却带着一丝极为讽刺的笑意“说什么废话你们人多,还怕打不过我”

    花臂操了一声,受不了这种挑衅,一拳就挥了过去。

    谢星阑在公交车站等了大概十几分钟,正好一辆车来了,他下意识摸了把自己的口袋扁了。

    嗯

    他又摸了两下,确认他手机丢了。

    刚刚一个老奶奶拉着他唠嗑聊天,他没玩手机,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公交车站人虽然不多,但车来的时候也有挤来挤去的,谢星阑不知道是不是被谁给顺走了。

    “这也太倒霉了吧。”谢星阑有点郁闷地嘟囔着“我新下的片还没看”

    许茹知道他喜欢男生,经常说他太时髦了,还特别热衷于给他物色适合的对象。

    大概谈恋爱的人,都很想身边的人也谈恋爱。

    谢星阑原本也想在高中谈个甜甜的恋爱的,上辈子还没有轰轰烈烈谈过就没了,他真特别遗憾。所以他就随便许茹给他“相亲”了。

    比起他,许茹真的更有热情,昨天还神神秘秘地给他发了文件,说是学习资料。

    谢星阑面无表情地去按删除键。

    许茹撕心裂肺地让他住手,才小声地坦白说是她网罗了很久才找到的片子。

    那啥的。

    谢星阑还没来得及看,手机就丢了。

    这这这让人看到也太尬了吧。小偷一打开手机,说不定就会被满是胸毛的欧美熊辣死眼睛。

    谢星阑一时竟不知该同情自己还是同情小偷。

    算了,还是找找吧,说不定掉路上了。

    他沿着路往回走,路过一条巷子口时,被里面传来的动静吸引了注意力。

    就着昏暗的路灯光,他看清了里面的状况,是几个人正在打架斗殴。

    还有人挥着水管子,撕开空气时的猎猎风声,和打在肉上后的痛叫声一并传来,让人脊背有点发凉。

    谢星阑不想管闲事,正想离开时,余光蓦地瞥清了其中一个人的脸。

    江戈黑发凌乱,有点病态的苍白的脸上沾染了不知是谁的血迹,乌黑的眼暗沉沉的,里面的戾气重到使他整个人都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似的。

    谢星阑停住了。

    江戈一人难敌众,身上挨了不少打,但他下手却越来越狠绝,眼神越来越阴鸷。

    就在这时,他也看到了谢星阑,那一瞬间,他就像被丢进了寒冰万丈的悬崖,整个人都僵硬了。

    花臂被他打得小臂都扭曲了,一张脸满是冷汗,看江戈这不要命的疯子突然傻住了,他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就要扑上去砸到江戈头上。

    这时,花臂突然被后面一个人踹到了后心窝,直接摔倒在地上。

    谢星阑没有去看江戈的表情,把书包扔到地上,露出个漫不经心的笑容“什么好玩的事,带带我呗,小爷心情正好差着呢。”

    花臂抬头,恨恨地盯着他“你别管闲事”

    谢星阑朝他做个鬼脸“我就管你咬死我啊”

    他上去一脚踩在花臂的背上“聚众斗殴,我现在一个电话就能把你们全抓进去蹲个几天看守所。不过我看你们这群想群殴别人的反被打得站都站不住了,也属实有点惨,给你们个机会,赶紧滚,不然我不介意让你们了解一下什么叫社会主义法治社会。”

    花臂咬牙,不知是谢星阑的威胁起了作用,还是他怕了疯子一样的江戈,很快带着这些伤兵走了。

    谢星阑捡起自己的书包,拍了两下灰尘。

    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跟江戈说什么,江戈突然会出现在这离ktv距离很远的巷子,他已经猜到刚刚跟在后面的人是江戈了。

    可江戈跟着他干什么

    他瞥了眼江戈沾了血迹的衣服,还有那明显在发颤的右腿,估计江戈已经快站不住了,他在心里叹了口气。

    真不知道是不是从小保护照顾江戈习惯了,一见到他这副狼狈受尽欺凌的样子,谢星阑还是狠不下心肠置之不顾。

    “你要不”

    话说到一半,江戈终于撑不住了,身体摇摇晃晃地要栽倒。

    谢星阑眼疾手快地伸手拽了他一下,江戈靠到了他身上,因为身高,他上身屈着,头靠在了谢星阑颈窝处。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网址  新电脑版网址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老网址最近已经老打不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请牢记:,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请加qq群647547956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