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窝里甜 > 第 15 章
    第十五章

    这世上总有人像他,但都不是他。爱会如期到达,是这世上最动听的谎话。深谷悬崖,从此不再怕,因你在那。

    ——《他》

    沈晚星回到家门口的时候,发现有个人正站在门口,那个人只留出一道背影,身上的色彩淡的不像话,却给人生出一种凉薄的感觉。

    “她不在这里,你找错地方了。”沈晚星拿出钥匙准备开门,那人的视线落了下来。

    陆时澈什么都没问,直接下了结论:“她来找过你。”

    沈晚星看了过去,惊异于他黯淡深邃的双瞳:“来了又走了,她说你们分手了。”

    陆时澈冷漠的扫了她一眼,直接迈腿离开。

    沈晚星当即收好钥匙跟了上去,表情有点困扰:“她说你们这次是真的分手了,希望你不要再次纠缠她。”

    “如果我非要找到她不可呢。”陆时澈回过头来,讳莫如深的目光叫人看了心底冒寒。

    “真是天道好轮回。”沈晚星对上他的视线,离奇笑了一嗓,脸上染上几分落寞的神采,“所以她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好好珍惜,陆时澈——”

    “她跟你说了什么。”听她说完,陆时澈略一低眸,忽然间靠近了她一步,脸上依旧没有表情。

    “你不爱她又何苦把她留在自己身边,陆时澈她为了你连死都不怕,她都做好了跟你一起下地狱的准备,是你自己亲手推开了她——你谁都怨不得。”

    沈晚星撇下这几句话后扭头开门,发泄似的将门一下子关上。

    结果她的脚还没能挪动半分,地上趴着的人就醉着握住了她的脚踝。

    ……

    是沈昼晨。

    “真是令人无语。”沈晚星弯下身扯开沈昼晨的手,无奈的蹲在地上喃喃自语道:“我还真是无论什么情况下都能把真话变成谎话,方才我还理直气壮的跟陆时澈说你不在这里,这下他绝对做梦都想不到你会在我家……你到底是在哪里喝的这么醉啊。”

    沈晚星一脸嫌弃的扯着沈昼晨的大衣袖子把她拖拽到沙发上,顺带听她讲了一路胡话。

    “你为什么不爱我啊……不爱我还要骗我,你这个骗子。”

    沈晚星费了好大力气把她弄到沙发上,轻呼出一口气,心道:“就你这副鬼样子谁要爱你啊——”

    折腾了一晚上,再次躺在床上时,她回想起高三那一年,临到毕业只剩两三个月,百天誓师大会好像就是一瞬间的事,她在某一天早上,被上天的恶作剧砸中了头。

    晚自习的某一个课间,林乔桥坐到一脸认真写歌词的沈晚星身边,抿唇打眼道:“我敢打赌你写的歌词,就算是老师也会喜欢的,学校老师不是每过一段时间就制作一期校报吗,你可以投稿试试。”

    “那上面登的都是散文和古诗,我还从没在上面看到过歌词。”沈晚星用余光瞄了她一眼,无奈笑笑,没把她说的话放在心上。

    可是事实上她已经开始心动了。

    “你怕什么,之前没有过你就去当第一个。”

    后来,一切如林乔桥所说的那样,以“毕业季”为主题的校报征稿正式开始,选稿老师正是她在理科班时教过她的语文老师。

    在沈晚星终于被林乔桥说动后,她表现的比当事人还要积极主动,一到下课就跑到沈晚星旁边帮她选歌词:“我熬通宵帮你选好了几首歌词《爱时年少》、《浮年》、《微笑心跳》、《讲故事的人》、《少年》。”

    “《爱时年少》?”沈晚星面无表情的略一挑眉,声音淡淡道:“你生怕老师不知道我有暗恋的人?”

    “那怕什么,老师也年轻过的啊,他会理解的,这样吧,我们再挑出来一首……嗯,《少年》怎么样,这首我也很喜欢,我觉得也超级符合“毕业季”这个主题,你看如何。”

    沈晚星敷衍道:“那就一起投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去把这两首歌词的打印版给老师送去。”

    “等等——”沈晚星眸色突然一暗,赶紧叫住了林乔桥。

    “怎么了?”

    “你问一下老师,如果选上的话,我能不能不用真名。”

    “那叫什么?”

    “寻匿者。”

    后来,投稿的两首歌词都成功过稿,这样的结果也让沈晚星十分意外。

    校报发下来的那一天,几乎人手一份满眼翠绿色的校报。

    那是沈晚星那一届学生在毕业前的最后一份校报。

    整张校报总共四个大版面,沈晚星的两首歌词就占了全部校报的八分之一版面。

    《爱时年少》和《少年》的旁边分别被标注上了“(歌词)”的字样,两首歌词之下,“寻匿者”三个字显然更惹人注目。

    不仅因为“寻匿者”如此明目张胆的在禁止早恋的高中光明正大的提“爱”,更是因为她故意隐瞒了身份。

    沈晚星清晰的记着,那一天数学老师进屋的一句话是:“今天校报上的文章你们都看过了吗,寻匿者的那两首歌词我觉得写的不错,感觉不太像一个十七八岁孩子的笔触。”

    很多不知道她身份的人不经意间对“寻匿者”的夸赞曾让她沾沾自喜,他们给了她勇气,让她开始好奇秦寻风本人会怎么想。

    高中三年,她第一次不顾被暴露心思的危险来到他的班级门口,随后,她看见那期校报掉落在他脚边,被揉做了一团。

    心死不过一瞬间。

    就像是自己苦心经营的暗恋被狠狠践踏了一般,那一瞬,她突然间就感受到了暗恋的苦涩与无奈。

    她以为那就是故事的结尾。

    第二天一早,沈晚星刚到办公室就发现路歌已经站在了她的椅子旁边等她。

    “什么事啊,课代表。”沈晚星满脸轻松的把包轻放在椅子上,自己也跟着从容坐下,接着抬眸讯看着身边的人。

    “我想了很久,但还是决定来找老师。”路歌跟随沈晚星的目光在她旁边坐下,眉睫微动,“最近几天我一直在忍耐,躲在屋子里不跟他碰面,可越是看不见他就越想他……完全学不进去习。”

    沈晚星闻言鼻间轻呼出一口气,轻轻舔了下唇边。

    ……

    没想到自己还真成知心大妈了。

    “喜欢一个人未必就耽误学习,但这种事因人而异。”沈晚星淡淡睨了她一眼,弯下身子与她平视,“为什么要躲着他。”

    “我前两天把同学们写的情书转交给他,那时他的脸色很不好,他一定是讨厌我了,认为我多管闲事,逾规了。”

    “哎——”沈晚星轻叹了口气,有点不知道从何说起。

    女生就是喜欢胡思乱想,情绪想法百转千回。

    可能人家只是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自己就已经在脑海里脑补了千百种解释。

    曾经自己也曾这样过,或许现在仍是如此。

    沈晚星用手蹭了蹭下巴,抬手轻轻拍了拍路歌的肩膀:“既然想知道他的想法,为什么不亲自去问他,你这样想上一天一周,也不是他的真实用意。”

    “我不敢。”

    “那你要放弃喜欢他了吗。”

    “我试过了——但做不到。”

    “那这件事就我来解决,你先回去学习,好不好,我敢打包票,他没有讨厌你。”

    “——好。”路歌迟疑一顿,无精打采的走到门口,拉开门就跟宁征直接打了个照面。

    她吓了一跳,侧过身抬腿就跑。

    宁征不屑的撇了撇嘴,转身追了上去。

    沈晚星起身把门关好,回到椅子上才终于松了口气,刚打算闭眼休息一下,手机在一旁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跳跃的“秦寻风”三个字,她的心脏也跟着跳漏了一拍,她深吸了一口气,缓过两秒后,清了清嗓子接通了电话:“我在上课。”

    “哦?”电话里的声音冷淡带笑,气息吞吐间暗加了一丝暧昧的氛围。

    办公室的门被吱嘎推动了一下,沈晚星瞥了眼窗户,没有在意:“挂了。”

    “不知老师您是在给谁上课。”

    下一瞬,秦寻风推开门又关上,闲适的斜靠在墙上,双手插兜,正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眼神漆黑漠然,唇角点上一层若即若离的笑意。

    手机还被她握在手中,惊讶之余,沈晚星干巴巴的动了动唇,不过只有一瞬。

    片刻之后,前一秒的眼神被一下全部推翻,她面无表情的看过去,话里带着审问的含义:“你怎么进来的。”

    “门外老大爷记得我,我跟他说回母校看老师,他就让我进来了。”

    沈晚星的视线移回电脑上,大脑一片空白:“你来做什么。”

    “接你去同学聚会。”

    “不是说晚上八点。”

    秦寻风走过来直接拽过一把椅子在沈晚星旁边坐下,目光闲淡:“想早点见到你,就过来了。”

    他说的面无表情口气浅浅,整句话更像是在试探。

    又来了——

    沈晚星犹记高三那年,雾霾异常严重,学校里到处一片云里雾里,白茫茫的看不清人,站在教学楼那里甚至看不到食堂在哪里。

    她曾不经意间走到秦寻风和他的新女友身后,鬼使神差的,没有挪开步子。

    “怎么来的这么早。”他声音懒洋洋的,听不出情绪。

    “秦寻风——”女生娇滴滴的叫了他一声,直接在他身前抬臂搂住了他,“因为我喜欢你啊,一秒都忍不了,就过来见你了。”

    “嗯。”他淡淡应了声,回抱住那个女生,过了几秒又说:“我这不是来了,你只要想见就能见到。”

    沈晚星跟在他们身后,忍不住在心中感慨。

    真是高手,把这些小女生骗的神魂颠倒。

    只是她没想到,有一天秦寻风这些招式会用在自己身上。

    想到这里,沈晚星眼中情绪仿佛瞬间结冰:“现在你看到我了,我在工作,请你离开。”

    为什么,她会想要避开他?

    因为自己在他眼中对他而言,跟其他人相比,没有半点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