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窝里甜 > 第 13 章
    第十三章

    心动的瞬间,是你出现我面前。

    落泪的瞬间,谁怀抱暂时空缺。

    ——《一瞬间》

    秦寻风一下被她问住了,他嘴角往下撇,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音调微扬:“不喜欢又怎么了。”

    “那你没理由邀请我。”沈晚星学着他的口气微微挑唇,她笑的时候,眼中莫名拉扯着悲伤的情绪,“我还有课,先走了。”

    之后她头也不回的快步往前走,直到走进学校门口才松了一口气。

    刚进办公室没多久,手机里就发进来了一条短信。

    又是未知号码。

    这周三晚上八点,我去你家接你。

    ——秦寻风

    沈晚星莫名觉得心中恼火。

    她把手机丢到一旁打开电脑,心思却早已飘得老远。

    自作主张的让她陪着他去参加同学聚会,他到底想做什么?

    一节课下来,沈晚星总是在走神,其中还犯了不止一次知识性的错误,虽然她很快就纠正回来了,但还是无法将自己完全撤离这种心不在焉的状态。

    爱情是需要瞬间肯定的,人们总是会在喜欢上一个人之后深究自己喜欢上那个人的瞬间,为什么会喜欢ta。

    或者他们都需要一个瞬间,再次证明——看,我的确是喜欢ta的。

    人们总喜欢把自己的感情定义成特别的。她们都是因为他的长相/学习/身高/性格才会喜欢他,可是我不一样。

    我跟喜欢他的所有人都不一样。

    所以我的喜欢是特别的,只有我是真的在喜欢他。

    沈晚星也曾经这样过,像所有正在暗恋中的人一样。

    所有人包括舒莞荟林乔桥在内,都以为她把心事掩藏的很好,可是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她曾不止一次在半明半暗的走廊里偷偷假装不经意的看他,也曾不止一次在听到别人提他名字时留心去听,也曾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傍晚时分在校园小路上故意走到他身前,让他发现自己的存在。

    还曾因为他的出现,不自觉的在跟身边的人说话时抬高音量。

    她也曾经想过不靠任何人的阐明,只靠自己的接触了解他。

    但是她没办法做到——高中时的她与他相比太过平庸,以至于她站在他身边,两人中间就会划出鲜明的分界线来。

    所以这次是一个机会,她至少得试一试。

    下课铃一打,她连作业都忘了留就急不可耐的走出班级回到办公室,抓起许久前被自己抛在一边的手机,点开短信回了个“好”字。

    意料之外,宁征紧跟着她前后脚走了进来,目睹了她发短信的全过程。

    他冷着一张脸把一沓卷子丢在沈晚星的面前,语气不太友好:“这节课你讲的实在糟糕。”

    沈晚星看手机的时候太过于专注,回完短信的时候手都是微颤的,冰凉的指尖快速的滑过手机壳,她被一句话惊的错开眼,手机下一瞬便重重的摔在桌子上。

    “不至于吧老师,你在做什么亏心事。”宁征无奈的撇了撇嘴,四下环顾了几眼,压低声音道:“我说一句话你就这么紧张,你该不会是真的喜欢我吧。”

    沈晚星:“……”

    沈晚星略微扫了眼正面朝下的手机,表情再次镇定下来。

    这个坎真就过不去了。

    “今天作业我晚上让路歌传达给你,你现在先出去吧。”沈晚星像突然间想到什么似得走出办公室门口,结果略一打眼,就遇到一张熟面孔。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我们又见面了,真巧。”沈晚星对着本打算走过自己面前的男生嫣然一笑,听见她的声音,对方默然停下脚步,与她对视时整张脸的表情都不再明朗。

    五分钟后,男生坐在他的办公室里与她进行了交谈。

    沈晚星开门见山的隔着一段距离把手机中的照片朝他亮了出来,语气坦然:“老实说,我还没考虑好要不要把这张照片交出去,但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在乎这种事情,毕竟上一周我在公告栏上看过关于你的处分,如果真的在乎的话应该不会再顶风作案。”

    “其实我答应了一个人今后不会再……”

    “以情动人的话就不必说了。”沈晚星按上手机的开关键将它随意的放在桌子边上,双手插兜背靠着椅背,神色自若,“我们忽略过程直接说结论,你说你想要的,我提我的要求。”

    男生闻言一愣,紧接着表情有点木讷,早上时嚣张无理的模样荡然无存:“我希望老师您能删除照片。”

    “ok。”沈晚星说完眼皮一搭,抬手果断的删除了照片,随后抬眼严肃的看着男生,把手递了过去,“你们应该还有余下的烟,给我吧。”

    “现在没在我手里。”男生犹豫着撇了撇嘴,有点为难的样子,看表情不像在说谎。

    “这一次我就帮你们瞒过去了,不过你得把烟拿过来交给我,应该多少钱我都会分毫不差的给你,还有不要觉得删了照片就万事大吉了,我这里还有一张。”

    “……”

    “听懂了就回去吧。”

    “知道了。”他疑惑的点了点头,忽然间握着裤兜的手揪的死紧,临了转过头问沈晚星,“老师你应该会说话算数吧。”

    “如果你也对我说了实话的话,我会的。”沈晚星冲他微微一笑,随后把椅子转到电脑前挥了挥手,“回去上课吧,李老师像来不喜欢迟到的学生。”

    说到这里,那名男生突然间折身回来,抽出裤兜里的半盒烟放到沈晚星的桌边上:“你答应过会说话算数。”

    沈晚星拽出鼠标垫下的几张钱放在烟盒旁边,眼皮都没动一下,全程只是轻轻“嗯”了一句。

    男生快速出去后,宁征就跟着走了进来。

    沈晚星听见他的脚步声后面不改色的滑动鼠标,声线语调被拉扯成一条平直的线:“难为你站在门口等我这么长时间,看来在学习上是有很重要的问题想要问我。”

    “你都快成知心大妈了,什么人都往你这里跑,你一开始就知道他把烟放在裤兜里了对不对。”宁征直接把一个本子扔在沈晚星的桌前,低眸看着她,呼吸微敛。

    沈晚星略一挑眉,落眸又收眼,本子都没翻开一页:“你能有时间把情书装订成本,看来还是我留的作业太少。”

    “少说风凉话了。”宁征表情不太好的冷抽一口气,眉头紧锁道:“本子是路歌交给我的,说是她班女生和外班女生写给我的情书。”

    ……

    又不是挑选商品。

    她们有必要装订成册吗。

    宁征没想过要轻视任何一个人的真心。

    却不想,她们自己这样随意对待这份感情。

    但他在意的不是这个。

    “不错啊,记住名字了。”沈晚星面无表情的打趣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人已经握紧了双拳。

    宁征忽然间收了目光,语气有点失落:“我在这里没有找到她的名字。”

    午休过后。

    沈晚星半睁眼走出办公室,眸中一片混沌。

    正值阳光午后,那条几年前她曾无数次经过的走廊,如今仍然光影分明。

    高三那一年,即便是有机会与秦寻风擦肩而过,两人的视线却再没有交错过。

    她的目光镇定安然,一双眼睛如寒星般冷清灰亮,心却绞成一团乱麻。

    她曾以为一切终将过去——可是现在她的过去照了进来。

    想起曾经乐此不疲的回首时光,沈晚星双眼迷蒙的钉在原地,脸上忽然闪过一丝乏力,啼笑皆非。

    能在那样的年纪专一偏执的喜欢过一个人,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曾年少,不甚美好。

    这一次回家的途中,宁征第一次在提到沈晚星的时候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夜里的路灯一排排伫立,恍若坠入人间的落星,它们带来冰冷的温度,同时也带来锐利的光明。

    宁征望着车窗外,眼里波光闪烁:“今天我去找了语文老师,好像……被她洗脑了。”

    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沈晚星微笑着、平淡宽和的样子。

    他头一次遇见沈晚星收敛了身上冷漠的锋芒。

    “她说了什么。”秦寻风手握在方向盘上,双眼平视前方不曾走神,敛容淡淡说道。

    “我问她,如果有一个人给你写了什么类似诗和情书的东西,这是否代表着什么。”

    “她怎么回。”

    “她说这种东西是无意义的——对于得到者来说。”宁征停顿了一下,开始无意识的看着桥下变换颜色的路灯,“她说所谓意义都是给予者赋予的,无论是诗或情书,都是给予者情绪和情感的表达,算是一种感情的释放。有些东西一旦写出来,就算完成了它的任务,变成无用的。”

    秦寻风唇角莫名抽搐一下,眼底写满了诧异:“为什么无用,她没再解释?”

    “她解释了。”宁征蹙眉回响了几秒,紧接着磕磕绊绊的回:“她说她曾经给很多人写过歌词,不管她写歌词的时候是感受到痛苦还是欢喜,一旦写完它们,她的心情就是平静的。当歌词完成时,所谓难过的情绪就会从身体中抽离,哪怕她再一次看到歌词时还会回忆起那时,无论心动或心痛都不再强烈,因为已经过去了,笔停即结束。”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宁征摸了摸下巴,希望自己没有记错。

    “歌词?”秦寻风抬眼望向后视镜,声音里的情绪莫名。

    “嗯。”宁征没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接着又开始复述沈晚星的话,“她说她知道我在想什么,但是我自己不清楚。”

    听到这里秦寻风轻笑了一声,苦闷的表情整个舒展开:“你在想什么。”

    “我不知道。”

    “但你觉得她说的在理。”

    “……对。”

    “给你写了情书和诗的是同一个人?”

    “不是。不过哥,你以前跟语文老师就认识?”

    “为什么这么说?”

    “我跟她提到你的时候,感觉她走神了,像是想起来了什么。”

    “我自然是知道她的,至于她认不认识我——”秦寻风傲然抿了下唇,神色不挠,“需要看她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