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窝里甜 > 第 11 章
    第十一章

    愿今后每一次不欺相遇,不再由你离去。因你存在的每一首歌曲,赋予新的结局,人间地狱,有你何惧。

    ——《不欺而遇》

    几乎就在一瞬间,沈晚星脱下了脚下的高跟鞋一溜烟的跑到沙发上半倚着坐,靠在沙发边缘上露出半张脸,冲着秦寻风哑着嗓子道:“请给我一杯水,谢谢。”

    秦寻风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走到厨房里去拿杯子。

    等他拿着一杯温水走到沙发上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

    而他书房的门紧锁着。

    于是,秦寻风就像个傻瓜一样拿着水走到书房门口,敲了敲门道:“书房里什么都没有,你出来,我的房间给你用。”

    片刻过去,书房里一点动静也没有。

    秦寻风淡淡叹了口气,无奈的揉了下头发:“这里是我家,你该不会认为我没有门的钥匙吧。”

    过了几秒,门终于打开,沈晚星低垂着头,用手捂着胸口走了出来。

    而后,在看到他一双拖鞋后,停下了脚步。

    “醉了?”秦寻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微微涨红的脸,忽然间就伸手要去碰她的脸颊。

    “没有。”沈晚星反射性的后退一步,手还拂在门把手上,一身防备的姿态。

    “真是拿你没办法。”秦寻风转过身把水放到一旁,走回门边拿了一双拖鞋后折了回来丢到她脚边,“穿上。”

    沈晚星略微抬眸,仍是低着头,头发已经炸毛一般散开,她思考半瞬,还是穿上了鞋。

    自己究竟醉没醉,从此刻开始,她自己也开始混淆了。

    或许,本该就要醉着的。

    除了他以外,沈晚星是第一个住进来的人。

    倒不是刻意为之,而是正好碰巧就撞上了。

    秦寻风第一次在自己的房间里倒腾了好长时间,连带床单被子被罩枕头全都换成了新的。

    大功告成的那一瞬,秦寻风叹着气摸了摸脖子。

    ……

    他这是在干什么啊。

    一声轻叹后,秦寻风的视线缓缓的探向门口,看见沈晚星一反常态着蹑手蹑脚的小跑进来坐在床上,眼神迷离。

    她醉酒的样子太过于逼真,以至于秦寻风一时分辨不清她是真的醉了还是在装醉。

    “谢谢你。”沈晚星掀开被子盖到腿上,嘴边溢出一分甜甜的笑容,她就那么坐在床上,仿佛在等着秦寻风出去才会躺下。

    还是没全醉。

    秦寻风转身就要走,衣角瞬间就被人握住。

    他被迫留在原地,抬眸回看。

    只见沈晚星从床上站了起来,直接扯住秦寻风的衣服,让他不得不跟她面对面站着。

    她突然间就用双臂绕上了秦寻风的脖颈,唇抵在他耳畔说:“我知道你是秦寻风,我有话想跟你说……其实我不是舒莞荟,我——”

    “那你是谁。”秦寻风一瞬间晃了神,手垂在身体两侧有点不知所措。

    都不骗人了看来就是真的醉了。

    她这样卸下防备的样子倒还是少见,比清醒的时候可爱多了。

    “我——”

    沈晚星话还没说完,意识倏忽间被夺去,她无意识的垂下头,额头挨在秦寻风肩头,嘟嘟囔囔道:“我啊其实——”

    紧接着没有了声音。

    秦寻风从这一刻起才真正相信沈晚星是真的醉了,他轻轻抬手把她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盖上了被子后,安静关门出去。

    走到客厅的时候,秦寻风浅浅一瞥,发现沈晚星的手机正放在沙发旁的桌子上。

    他刚要忽视,手机屏幕却瞬间亮了起来。

    微信上,名为“舒莞荟”的人给她发了信息,一条接着一条。

    “听说你今天见到了秦寻风?”

    “那你准备的那首《讲故事的人》到底唱没唱啊。”

    “他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我听说他一周前已经跟他的女朋友分手了,现在单身。”

    “你下定决心了吗。”

    ……

    没过多久,屏幕暗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沈晚星拉开门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秦寻风刚晨跑结束回来。

    他穿着一身运动装清爽的模样,额间还挂着几滴汗,碎发轻湿,像极了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

    沈晚星一不小心就看的走了神,唐突的跟了一句“早”。

    “早饭习惯吃什么。”秦寻风拽过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抹了下额头,转身走进厨房里。

    “炒鸡蛋和粥。”沈晚星气定神闲的应了句,直接扯过面前的椅子坐下,刚一打开手机,就看见了舒莞荟的连番电话和信息轰炸。

    ……

    就一晚上时间,自己怎么就错过了就这么信息。

    舒莞荟还以为她人丢了。

    最后一句是——你要是两个小时内再不回复我,我就报警了!!!!

    沈晚星轻轻垂眸,指尖顿住。

    报警?亏舒莞荟想得出来。

    她正看的认真,只听“砰”的一声从防盗门处传了过来,她面无表情的抬眼,看见宁征一脸闲适的走了进来。

    而对方在见到她的那一瞬,彻底傻了眼。

    没等几秒,宁征果决的转头快步走了出去,一把关上了门,走路跟带风似得。

    过了一小会儿,他再次无精打采的慢吞吞走了进来,赶到沈晚星面前的时候,秦寻风把菜和粥端了上来。

    这一下,宁征彻底大脑短路了,急唤他:“哥——,这是什么情况?!”

    一顿饭在异常诡异的氛围下结束。

    早饭结束,三个人分别盘踞了分散在三个方向的沙发和椅子。

    宁征苦着一张脸率先打破了宁静,表情凝重的发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老师你先说——”

    沈晚星:“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

    宁征烦恼的摇了摇头,打断了沈晚星:“算了,还是哥你先说吧。”

    秦寻风冷斜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好吧,那还是我先来吧。”宁征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微扯了下嘴角,面具为难道:“老师我能理解你喜欢我的心情。”

    什么?

    沈晚星表情微惊,赶忙截断他的话:“你先等下。”

    “老师你听我说完,我知道你很为难,所以还是我先来说吧。”宁征低着头没有管她,双手交错在一起,“我能理解老师喜欢我的心情,可是你不能因为喜欢我就家访吧,这样我会很为难的。就算你拜托我哥帮你追我,我也不可能喜欢老师的,很抱歉,我没有早恋的想法。”

    沈晚星:“……”在他眼里原来事情是这个样子的吗?

    秦寻风:“……”

    听他说完,沈晚星突然间失笑,别开眼,直面宁征的话道:“你认为我喜欢你?”

    “难道不是吗?”宁征一脸诧异的看着沈晚星,瞬间把目光又挪到秦寻风身上,“老师您不是为了我来的那么是——为了我哥来的?你喜欢他?”

    “……”沈晚星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唐突的被人询问是否喜欢秦寻风,她表情微滞了半秒,随即正了色淡然自若道:“你还不清楚喜欢是怎么一回事吧,不然怎么一会儿肯定我喜欢你又瞬间倒戈说我喜欢别人,宁征你说是不是。”

    听到“别人”那两个字之后。

    秦寻风表情轻动了下,目光掠过沈晚星身边,没有一丝停留。

    “那老师你懂吗,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宁征被她问的一愣一愣的,慢半拍抬起头半信半疑的问。

    “懂。”沈晚星回的坦率,下一秒又话锋一转,目光像触及到刺眼的阳光后微微眩晕,“不过你现在这个年纪还是学习靠谱,弄懂喜欢这一回事对现在的你来说太难。如果你在语文上有任何不会的问题,都欢迎你来问,我很乐意解答。”

    话题很轻松的被她转移开。

    “切。”宁征被她说的一懵,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不屑道:“不用你,我自己会。”

    “好吧。”沈晚星无奈的耸了耸肩,挑眉轻声道:“我允许你随时为刚才的那句话反悔。”

    “谁要反悔啊。”宁征一头闷的跑进书房里面把自己锁了起来,眼下,客厅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我该走了。”沈晚星不带一丝留恋的起身,抢在秦寻风之前开口淡淡道:“不用送了。”

    “昨天你喝醉了。”秦寻风面不改色的坐在位置上,一点都没有要起身的样子,轻手合上面前的书,掀开眼皮看她,“现在酒醒了吗。”

    沈晚星避开他的问题,无所谓的笑了笑:“我该不会是说胡话了吧。”

    “如果说你说的那句喜欢我也算的话。”秦寻风直接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睨着她看。

    这句话说起来就跟“今天天气很不好”一样平淡无奇。

    语气淡到像旁观者无心的讽刺。

    不可否认的是,他事不关己的口气彻底刺痛了她。

    沈晚星微不可察的弯了下唇角,在自己也没察觉到的情况下深吸了一口气,神态安然:“虽然不好笑,但我心领你想逗我笑的心意。”

    秦寻风漠然的站在一旁,没有挽留她,反而是沈晚星走到门口,穿好高跟鞋的时候扭头冲他明媚一笑,唇边吊着无伤大雅的笑容:“就送我到楼下吧。”

    紧接着她颓然低下头,像是完成了一个索然无味但又迫在眉睫的重要仪式。

    爱会让人有底气。

    有理由发脾气,有机会撒娇,有可能无理取闹,还有人陪着无所顾忌的笑。

    可是单恋这件事却在“爱”上蒙了一片阴霾。

    因为是单方面的付出,所以会常常抬不起头,在他身边会一副明事理的模样,就连每一个笑都在时刻掌握分寸。

    暗恋这件事实在是太让人感觉到疲倦。

    她之前乐此不疲的欢喜,因为他对她毫不在意,她可以无所顾忌的做自己。

    但她现在却常常没理由的悲伤,走向他之后,两人是变得更近了一点,还是把她推得更远了呢。

    秦寻风没答话,一路上都把双手禁在裤兜里,慢慢的跟在她身后。

    两个人达到小区门口的那一瞬,思索了一路的沈晚星终于转过头,张口说话:“宁征这次期中成绩进步了二十分,所以上次打的赌就算作废,我喝醉时说过的话也请你当做没听见,毕竟我不是那种会在任何情况坦白心意的人,如果不小心说错了话,希望你别在意。”

    “你这话倒像是离别留言。”秦寻风缄默许久,等她说完这一番话才又接着说,“要是都算得这么清楚,那我们就没有理由再见面了。”

    “你懂什么是喜欢吗?”沈晚星把铁门推开了一半后,又猝然间掉头走了回来,门被重重一下合上,“宁征是不懂,可我怎么感觉你是在不懂装懂。”

    “是不是真的喜欢,重要吗。”秦寻风淡淡扫她一眼,表情有点不耐烦。

    “重要。”沈晚星就那么看着他,语气坚定,“如果不是真的喜欢,那么就没有意义了。”

    即便做的每一件事并不都需要意义,但至少要真心的喜欢过一个人吧,这样日子才不会枯燥的不断反复不是吗。

    总要喜欢过一个人,才会知道为何其他人都只能是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