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窝里甜 > 第 9 章
    第九章

    我想我需要,一张爱情的零点门票,就算只在梦里拥有也好,不用多花哨,有你就好。

    ——《零点门票》

    听见车子熄火的那一瞬,沈晚星自动自觉的醒了过来,她揉了揉太阳穴望向窗外,忽然觉得眼前的酒店让人很是熟悉。

    这不是——之前同学聚会是来过的酒店。

    “下车。”秦寻风拧下车钥匙推开车门径直走了下去,沈晚星微微愣神,在车上呆了几秒,跟着他走下了车。

    她保持一段距离跟在他身后,刚进酒店门口后就见他只奔电梯口走去。

    电梯门顺势打开,秦寻风抬步走进去,微微敛眸时,发现沈晚星还站在电梯外,眼神飘忽。

    电梯门见状很快要关上,他一脸淡然的伸手按住电梯键,略一抬眸扫了她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不跟过来你自己能找到地方吗。”

    “我可以——”沈晚星轻轻点了点头,眉眼弯弯,表情有点局促不安。

    她话还没说完,秦寻风已经表情淡淡着打断了她,威胁一般道:“你这样会让我认为你想要我亲自去拽你上来。”

    “我知道了。”以她对他以往的认知了解,沈晚星知道他绝对做的出来,于是她沉重的抽了口气,双手收进外套兜里面慢慢走了上去。

    平常的日子里,她一般只穿平底鞋,可是今天林乔桥却强烈要求她今天穿高跟鞋,最终她无奈妥协。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样生疏的站着,沈晚星尽量放空自己不让自己的眼神乱飘,可视线还是止不住的往他身上跑。

    就在秦寻风察觉后看过来的瞬间,电梯门解围一样的打开,她微微咬唇,踩着高跟鞋“哒哒哒”的从容淡定走了出去。

    还没走出去几步,秦寻风已经走过她身边远远的超越了她,近处有一个身穿小白裙的女人跑过来,沈晚星一眼就认出来了。

    “哎呦不错哦,秦寻风和你在一起了?”林乔桥亲昵的挽住了她的手臂,手指轻轻刮过她的脸颊。

    成天胡思乱想。

    “不是你打电话告诉秦寻风让他来接我的。”沈晚星毫不在意的回了句,身体却因为秦寻风的离开彻底放松了下来。

    “不是我啊,秦寻风他没跟你说怎么一回事?”

    “哦。”听见回答后,沈晚星理所当然的认为是舒莞荟打电话给秦寻风的,她低眉瞥了一眼林乔桥的着装,轻声道:“为什么不直接结婚,要先折腾一次订婚?”

    “哎呀,结婚嘛那时候两个家庭的长辈朋友都要来,跟我们也没什么太大关系,这不是特意办个订婚宴,叫上我和他的同学一起来聚一下嘛,都是校友,估计你看着都脸熟。”林乔桥笑着用手戳了戳沈晚星的脸蛋,整个人都是朝气蓬勃的。

    相比较于林乔桥一脸精致的装,沈晚星匆忙离开时的素颜简直不能再素了。

    “新郎呢。”她浅睨了林乔桥一眼,抬手握住了门把手。

    林乔桥握住另一边门把手跟她一起推开了门,没心没肺的笑的像极了那年十五岁的少女:“在里面。”

    推开门的那一刹那,沈晚星四下寻找了几眼,在看到那个身穿正装的男人时,她不经意的莞尔一笑,发自肺腑道:“林乔桥,没想到你才是那个最厉害的女人。”

    原来新郎是叶屹。

    怪不得口风向来很差的林乔桥第一次把秘密保留到最后,还非得让她亲自过来看看新郎是谁。

    这算不算是兜兜转转好几年,结果两个人又走到了一起。

    “说起来这还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当年给我和他制造机会撮合我俩,我和叶屹又怎么会走到这一天?”身边的人笑着说。

    “你们俩是不会错过彼此的。”沈晚星略挑眉看向她,难得灿烂一笑的打趣道:“因为你们本来就是命中注定。”

    “呦,这小嘴真甜。”林乔桥挽住她的胳膊与自己跟贴近一步,整个人几乎直接黏在她身上。

    “我的位置在哪里。”被她这样缠着沈晚星也只是撇嘴挪开视线,目光居无定所。

    她的眼已经开始自觉忽略秦寻风所在的方向。

    “秦寻风的位置旁边,怎么样,开心不。还有啊,我从之前就这样想过了,只是没找到机会跟你说,今天终于有机会了——你和秦寻风真的很有夫妻相。”

    “……什么夫妻相。”沈晚星略微抖了抖睫毛,身体一僵,“可以说不开心吗。”

    “不可以,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只能开心。”

    沈晚星正要推脱,人却直接被拉扯到位置上坐好,她刚起身,就见秦寻风面无表情的在她旁边的位置坐下。

    她惊讶的眨了眨眼,与他视线相撞。

    沈晚星的心忽的紧了一下。

    就在她愣神的片刻,整个人再次被林乔桥按在椅子上。

    似是因为光环作用,秦寻风一坐下,其他正在站着谈话的人也纷纷跟着坐下。

    其中一个身穿墨蓝色衬衫黑裤的男人走过来拍了下秦寻风的肩,还没坐下人话就已经出口:“不愧是秦寻风啊,这么多年不见了你小子竟然变得更帅了,知不知道今天好多女同学可都是奔着你来的啊。”

    张梓文刚坐下就看见了沈晚星,还没等秦寻风回话,他又紧接着伸手一指,脸上的表情异彩纷呈:“哦——?!这不是那个那个那个,你不是,你是不是沈昼晨的妹妹,沈晚星?高一我们同班来着。”

    沈晚星呼吸一滞,心虚的不敢去看秦寻风,脸上没有任何破绽,心里却忍不住的紧张起来。

    她没有说话。

    秦寻风用余光拢了她一眼,转而岔开话题发问:“沈昼晨?”

    “对啊,你没印象了,她追过你的呀,你高一的时候她高三,那时她可是学校里的校霸,打架超级厉害的,追了你好像不到一周就放弃了,没办法,你太难追了。”张梓文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长串,表现的像是自己多了解沈昼晨一样,反倒把沈晚星衬托的像一个透明的背景板。

    “记得这么清楚。”秦寻风垂眸表情疏离的把玩着手中的红酒杯,嘴边抹出一角勾人的笑,“你喜欢她。”

    “才,才没有!”张梓文一瞬站起来,涨红了一张脸看向她,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别开玩笑了,我才不会喜欢年上女,况且她还那么暴力,我可惹不起。”

    片刻过后,一直都在置身度外的沈晚星突然间看了过来,微眯了下眼看张梓文,目光半明半昧:“需要我把她联系方式给你吗。”

    “你真的是沈晚星对不对,沈昼晨的妹妹,我就知道我没记错。”张梓文突然间夺步凑到沈晚星身边,脸几乎都要贴上去,一脸疑惑道:“我怎么感觉这么多年过去了,可是你的皮肤还是像高中生一样啊,我可以掐一下你的脸吗。”

    “……”沈晚星下意识退后把身体贴在椅背上,坚决的拒绝道:“不可以。”

    “别——”

    张梓文话还没说完,人就直接被秦寻风拽了过去,莫名的,沈晚星再次跟他对上了视线。

    这件小插曲就这么不了了之。

    一段时间过去,菜肴被一道接着一道摆了上来。

    张梓文见刚才搭讪无果,紧接着把注意力集中到秦寻风身上,直接给他到了一杯酒,不怀好意的笑着说:“今天我一定要把你灌醉,然后把你扔进女生堆里。”

    秦寻风看了眼面前的酒,手指搭在杯壁上把酒杯递到沈晚星面前,声音冷淡:“我要开车,你来喝。”

    沈晚星当下狠狠蹙了下眉,脸上的表情似有似无:“我等会儿要上去唱祝歌,不能醉。”

    秦寻风审视着她的神情,目光淡淡的扫过她紧握的双手,嗤笑着一声,低声道:“一杯就醉了。”

    “我——”沈晚星抵触的对上他的目光,一瞬间,呼吸变得模糊暧昧起来,“没喝过。”

    “哦。”他漫不经心的应了句,把头扭了回去,须臾,短促一笑,“说不定你出奇的拥有好酒量。”

    那一刻,迎着窗外暖洋洋的光,沈晚星好似又看见了年少时的秦寻风。

    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那里,就足以成为了让人奋不顾身的理由。

    她也曾因为想让他多注意自己一眼而做过不少傻事。

    这里还有不少女生仍然不死心的喜欢着秦寻风。

    她也不知道自己不死心的理由到底是什么,可是前一秒,她知道了。

    因为他细微末节的一举一动,她还会心动。

    即便如今的心动和年少时的欢喜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冲动还是一瞬间溢满了她的心腔和大脑。

    邻座的女生虎视眈眈的想要过来搭话,她视线一冷,抬手握住面前的酒杯直接一干而尽。

    又辣又涩的感觉瞬间流淌进胃里,她放下酒杯后用手背蹭了一下唇边,强忍着没让自己吐出来。

    秦寻风斜眼打量她一下,简单笑笑,又在她杯里倒了一杯酒,语气暧昧不明:“还招架得来吗,还是说,要让那些女生过来代替你。”

    沈晚星紧绷着一张脸迎上他一脸笑意,难以置信的咽了下口水,忽然间就松了口气。

    真是——

    被耍了啊。

    她从来就不是特别的那个,也不会是。

    邻座的女生们推出来一个女生打头阵走到他身边,一脸娇羞的指了指沈晚星的酒杯道:“这杯酒我来帮你喝好吗。”

    “好啊。”秦寻风扬起下巴盯了女生几秒,抬手示意了一下,“请。”

    苦涩感瞬间跟着酒味充释进心脏,沈晚星别开头捋了下头发,终于意识到,这个坐在她身边的人是秦寻风。

    他可以冷漠可以玩世不恭可以放荡不羁可以温柔体贴,却唯独不会对谁认真动了心。

    醉意飘上来的那一刻,沈晚星正站在台上唱歌。

    这首《讲故事的人》是她高中毕业的时候写的,那个时候,脑海里想着一个人。

    “……

    时间是讲故事的人

    我们跟着它步调平稳

    曾爱的盲目愚蠢

    如今学会痛的掌握分寸”

    “我们是讲故事的人

    隔着旧岁月留下泪痕

    错过时后悔万分

    现在却学会说另当别论”

    音乐缓缓入耳,她半醉着手握麦克风,台下没有她要找的那个人。

    故事进行到一半,好似只有她一个人入了戏,当了真。

    这么多年,她好像还依旧活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纪。

    “……

    回忆是讲故事的人

    一颦一笑都入木三分

    无人能摧毁真身

    锁在时间轨道完好无损”

    “爱情是听故事的人

    学会成长不欺任何人

    领我们双眼湿润

    同想念那些不可能的人”

    她站在台上迎接着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脸上没有表情,心里却想着那个不可能的人。

    猝然间,她勾唇一笑。

    嘲讽自己,也嘲讽台下那些女生。

    他那么好,那么不好,也不会被任何人真的得到。

    她再卑微,再渺小,可还是再次为一个人傻到无可救药。

    在这一刻,这首歌,她只想让他一个人听到。

    一曲终了,掌声响起。

    那个人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