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窝里甜 > 第 8 章
    第八章

    你的微笑,我的心跳,捆绑在孤线一条,害怕断掉。

    你正年少,恰如光耀,我身在回忆一角,却想要逃。

    ——《微笑心跳》

    高二那年,沈晚星理转文后被分到高二文实验班,她本来就是外冷内热的性格,又因为是晚半年后转班空降进文实验班,所以一进班就成为了形影单只的存在。

    也是这个时候,林乔桥的出现改变了她的境遇,成为了她的朋友。

    那年冬天,雪下的甚大,几乎一周的一半时间都在下雪,由此而来,班级清扫积雪几乎成了家常便饭。

    文科班的男生一向少的可怜,实验班的人数又少于其他普通的班级。

    沈晚星的班级只有五个男生,剩下的空缺的名额就不得不让女生弥补。

    她便成为了其中一员。

    林乔桥全副武装后走在沈晚星身边,帽子围巾口罩手套一个不差,与她一比,沈晚星就显得太过“单调”了。

    间操时间,所有班级都被布置了扫雪人物。

    她们两人并肩下楼,正好遇见楼下高二理实验班的男生一个个拿着工具走了出来,活像一个帮派。

    最招眼的自然要数秦寻风,他手握最长最宽的塑料推铲走在前面打头阵,其余男生紧跟其后,各个表情严肃认真。

    沈晚星一个不小心看走了神。

    就在那道身影完全消失之前,林乔桥突然间伸手怼了她胳膊一下,一脸探究的笑:“怎么,你也喜欢秦寻风呀。”

    沈晚星淡瞥了她一眼,从容承认道:“这么明显。”

    “超级明显啦——”林乔桥十分夸装的又用手臂怼了她一下,撒娇道:“不过你眼光还是比我差那么一点点啦,这个年纪还是要喜欢阳光正直的男孩子比较好一点喽。”

    “像叶屹那样的?”沈晚星面无表情的拆穿道,边走边整理了下袖口,“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是理科年级第二。”

    “果真他的光环就连你也无法忽视对不对,怎么会有像他那样优秀的人啊。”

    沈晚星:“……”

    沈晚星丢下犯花痴的林乔桥一脸嫌弃的走开,身后的人陷入了自己的小世界半分钟,而后才想起来跑过去追上她。

    “晚星你等等我。”林乔桥紧跟着跑到操场上,这才发现学校四周已经被大雪完全覆盖,素装银裹的世界,着实晃住了她的双眼。

    “我看见班长了。”沈晚星回看了一眼林乔桥,眼看着她在雪地上打出溜滑,连忙抽出口袋中的手去扶她。

    林乔桥摇摇晃晃了两下后稳住身体,下一瞬抬眸看到人群中的一道身影,立马又抑制不住的蹦蹦跳跳起来,抬手指着叶屹的方向兴高采烈的低呼向沈晚星。

    “晚星,你看呐,是叶屹啊——!他怎么扫个雪都能这么帅。”

    “……”沈晚星敷衍的点了点头,小声附和了两句,不想一个回眸间,与人群中的秦寻风四目相对。

    她若无其事的扭回头提着铁锹离开,仿佛刚才那一瞬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巧合。

    但沈晚星知道不是。

    她在借着林乔桥的那股兴奋劲假意看叶屹,实则想看的人是秦寻风。

    “晚星你等等我啊——!”

    沈晚星刚到班级负责区,远远的就能听见林乔桥在身后喊着,她转过身,下一瞬,世界已经天旋地转。

    她被人用力撞倒摔在地上,没带手套的右手划过铁锹杆猛然间在铁片上擦过。

    刺骨疼痛随着阵阵冷风蔓延开来,沈晚星伏在地上缓过神来起身摊开手掌,紧接着,身后传来一声突兀又熟悉的冷淡声音:“有没有受伤。”

    沈晚星愣了一瞬迟疑着转头过去。

    只见秦寻风扶着她身后跌倒女生的肩膀,一手拂开那女生的刘海,视线有些心疼:“怎么就撞到头了。”

    须臾,那女生惨白一笑,声音娇柔:“不碍事。”

    “算了——”秦寻风关切的打量了女生一眼,动作依旧漫不经心,他一下扯起女生的手腕,声音漠然,“我送你去校医室。”

    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仅因为秦寻风的出现,沈晚星一下子便成为了毫不重要的背景板。

    直到林乔桥跑过来前,没有人注意到她也受伤了。

    她冷眼看着横卧在掌心处的伤口,鲜血忽急忽慢溢出,突然间觉得自己十分可笑。

    她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晚星你快让我看看伤到哪里了。”林乔桥一路跌跌撞撞的滑过来,紧张的拽过她的手臂就要查看伤口。

    “没事。”沈晚星面无表情的握拳就要抽出手,被林乔桥一下子掰开手指,她一个没忍住发出“嘶——”的一声。

    “都流血了你还说没事!”

    “只是血流得有些散开了,伤口不大。”沈晚星说些就要再次收回手,忽然间感觉哪里不太对,轻拧了下眉头。

    “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林乔桥见她皱眉,慌忙着轻轻松开手。

    “好像是扭到手腕了。”

    “那还是得去医务室,走吧,我扶着你去。”

    “没那么夸张。”沈晚星看着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模样,彻底被她逗笑,瞬间感觉伤口也没那么疼了。

    “那你扶着我好不好,我怕摔。”

    “嗯。”

    到达医务室的时候,秦寻风和那个实验班的女生还在,林乔桥怕她难过就挡在她身前站着,边等待边感慨道:“还是我家叶屹好啊——”

    “……”什么时候成你家的了。

    沈晚星见林乔桥一脸认真的犯花痴的样子,忽然间觉得她有点可爱,于是不急不慢的把头扭到另一边轻笑了声。

    暗恋也有好处不是吗。

    起码那一瞬的难过愤怒,一旦想到他,笑也会冲破心底盛放着开出花。

    因为那时是最美好的年华。

    由于沈晚星伤到的是右手,从医务室回来后林乔桥便主动承担了帮沈晚星复印笔记记作业的工作。

    沈晚星本想说不用她那么紧张,结果看见她忙前忙后开心的模样,溜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突然间有点好奇,能让林乔桥这样单纯可爱的女生喜欢的人,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第二天早上,沈晚星走向卫生间想要洗一下手上的彩笔道,谁知刚走到门口,有个女生端着盆快步往外走,等她后退时已经来不及,和那女生相撞时,水泼出来了一些,正好淋在她手上的纱布上。

    她浅浅与那女生对视一眼,下意识道:“抱歉。”

    那名女生端着盆站在原地用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就要离开。

    沈晚星将身子退到一旁生怕妨碍到其他人,抬手扯了扯手上的纱布,正思索着要不要换一片新的。

    忽然间一个人走过她身侧拽住那个端着水盆的女生的胳膊,冷冰冰道:“道歉。”

    “秦寻风怎么是你——?你在这儿说什么呢,道歉?我可没有惹到你啊。”端水的女生不明所以。

    女卫生间门口一瞬引发了不小的骚动。

    “向她道歉。”秦寻风偏过头用余光点了她一眼,另一只手散漫的搭在裤兜上。

    “是她撞得我好不好,你没听见她刚才道歉了吗,怎么我要向她道歉。”女生端着水盆放也不是拿也不是,只想尽快脱离这里,她仗着自己是秦寻风女友的朋友,笃定他不会故意找她难堪。

    “我只看见是你撞了她。”秦寻风不依不饶的轻扯着她的校服袖子,视线云淡风轻的跑过来来往往的人。

    就在两个人坚持僵持的时候,一个女生快步冲了进来。

    沈晚星记得,这个女生就是秦寻风上次带去医务室的那一个。

    后来的女生走过来就握住了秦寻风手臂,低声撒娇道:“寻风,我朋友她不是故意的,你就先放开她好不好。”

    “好啊——”秦寻风明朗一笑,还没等那女生的笑容舒展开,就见他漠然着落眸,声音冷像坠入冰潭,“她道歉我就放开她。”

    那女生一下子木愣了,转过头狠狠的瞪了沈晚星一眼,开始破罐子破摔:“秦寻风你差不多就够了,你是要为了一个不相关的女生跟我吵架吗。如果你今天不给我朋友面子,那我们就分手——!”

    秦寻风浅淡的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扯了下唇角,松开了手:“如果今天你的朋友不道歉,我同意分手。”

    女生一瞬怒火溢开,气在头上直接答应:“你——!好啊,那就分手。”

    沈晚星站在他们身后看到这一切简直都惊呆了,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件事情里有什么关联。

    果真情侣间吵架不需要什么原因。

    看来——,她还是先离开比较好。

    这样想着,沈晚星转身刚开始灰溜溜的离开,已经有人提步走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腕,故作轻松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走吧。”

    “去哪儿?”沈晚星的心脏倏地一下绷紧,抽出手抬眼看过去。

    秦寻风低瞥她的手腕一眼,鼻间轻吸了口气:“你的手看样子要重新包扎了。”

    “不用了。”沈晚星逃一般的快步跑下楼梯,被他三两秒追上。

    “要我抓着你去医务室吗。”秦寻风悠闲的走在她身侧嗤笑一声,懒懒看着她。

    沈晚星几乎贴在墙边上快步行走,选择妥协:“我自己去就可以了。”

    “一楼路滑,为免你二次受伤,我扶着你去。”秦寻风似乎察觉到她的回避,刻意放慢了步伐,压着步子跟在她身后。

    沈晚星:“……”

    这令人头疼的对白怎么叫人有点似曾相识。

    沈晚星受宠若惊的笑笑,一时间找不到话题缓解沉沉压过来的尴尬感,索性仰头看向别处,轻声道了句:“谢谢。”

    秦寻风淡淡瞥了她一眼,哼笑了声:“你叫什么名字。”

    沈晚星呼吸莫名一滞,避开他的目光,赶着一口气谎称:“舒莞荟。”

    尴尬的几分钟后终于过去,沈晚星一溜烟的跑到床上坐好,生怕再跟秦寻风真的动手扶她。

    五十多岁的老校医慢慢走了过来,看了看秦寻风,又转眼看沈晚星,不解风情道:“好好一个小伙子怎么天天都送女孩子来医务室。”

    秦寻风没回话,只是倚在门口站着,穿着敞怀的校服双臂环于胸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