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窝里甜 > 第 5 章
    第五章

    泪是林林总总的刺青,纠在心上自行美丽。

    ——《偶尔梦醒》

    一天的劳累时间终于过去,沈晚星拎着手提包,踩着恨天高一步一步沿着人行道边缘走着。

    一辆黑色的车慢慢的跟在她的身边开着。

    忽然间,她不小心一脚踩空,堪堪稳在台阶下时,才发现身边还有一辆车的存在。

    脚腕猝不及防的狠狠扭了一下,沈晚星倒吸一口冷气,身子低了下去。

    她出于防备心理疑惑的弯身抬眸,手还没触及到脚腕,副驾驶座的车窗就已经降了下来。

    秦寻风淡淡皱眉,侧过脸时整张脸庞弧度显得冷峭,看向她的时候神情已经收的完美无瑕:“上车。”

    “不用,谢谢。”沈晚星报以微笑,唇角的弧度低不易察,她缩回那只正要揉捏脚腕的手,提了提包后抬腿转身就走。

    不能在这里露出破绽。

    秦寻风面无表情的把车开到她身前,低沉冷静的声音传了过来:“舒莞荟,上车。”

    他的话音刚落,沈晚星当即在原地愣住不动,握着包带的手下意识用力攥了攥。

    刚才——他说了什么?

    ……

    舒莞荟?他怎么知道的这个名字。

    他以为她是舒莞荟。

    这么多年,没想到在他眼中,她一直是另一个人。

    那还是先不要惹怒他的好,如果他迁怒在真的“舒莞荟”身上那该怎么办。

    沈晚星深吸一口气转身抬手去拽后车座的把手,扥了两下,愣是没拽开。

    此时,秦寻风直接在车里推开副驾驶的车门,掐着一道命令的口气,道:“过来。”

    那一瞬,她突然想起来有关以前的回忆。

    高二那年,万分明媚的一天,秦寻风堵在她们班门口,毫无顾忌的向她班班花“表白”:“陈忆璇,我现在给你个机会,和我在一起。”

    那时的女生都固执的守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陈忆璇虽然对他有些好感,但这次表白并没有满足她的少女心思。

    他没有说“我喜欢你”这一句。

    沈晚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表白。

    如果是,那也太自视过高和目中无人了。

    陈忆璇当然不会就这样简单答应,她微微笑了一下,直接捧着怀里的书走过去质问他:“那我问你,你喜欢我吗。”

    少年不答话,直接抬手就将女孩一把拽到自己的怀里,两手揽着她的肩和背,轻笑一声,笑意未达眼角:“这样可以了吗。”

    书本在拉扯间掉落在地,陈忆璇的双手抵在少年的胸膛上,羞红了脸低声道:“嗯——”

    那一刻,沈晚星在秦寻风眼中看见的是势在必得的炫耀,而不是和喜欢之人在一起的喜悦。

    如今八年过去了。

    他变了吗?

    回忆到这里,沈晚星忽然间顿住脚步,转身就往相反的方向疾步行走,紧接着,她听见一声车门狠狠关上的声音。

    他离开了?

    沈晚星狐疑着扭头去看,手腕在下一刻被人匆忙握住。

    宁,征?

    视线相接那一瞬,她轻轻松掉一口气。

    “老师你为什么不上车?是我跟我哥说让他送你回家,你刚才崴了脚腕,就这么走没有问题吗。”宁征快速的松开了手,继续尝试说服她,“我可知道老师和我哥打了什么赌,如果你不上车,下次考试我就故意交白卷得零分。”

    沈晚星:“……”这小子——

    没想到被反将了一军。

    沈晚星无奈的叹了口气,最后选择妥协上了车。

    原来是她误会了。

    秦寻风没理由向她示好,即使他记得她的名字,即使她是“舒莞荟”。

    “你家地址。”沈晚星刚一上车,秦寻风就言简意赅的问道。

    “送我去公交车站就可以,89路。”

    回家后沈晚星四肢放松的仰躺在床上,没过多久,一通电话就打了进来。

    “沈晚星,你刚才给我发的那条微信是什么意思,快给我讲讲。”舒莞荟火急火燎的说了一大长串,开了免提的沈晚星耳朵差点被他震聋。

    沈晚星放下手机,感觉紧在心脏上的一口气这才松了下来:“我今天遇见了秦寻风,他是我学生的哥哥,来给他开家长会。”

    “然后呢。”

    “聊了几句之后我就说漏嘴了,说知道他有女朋友。”

    “……沈晚星你这脑子还真是没长进,然后他看出破绽了?”

    “我扯谎是他弟弟说给我听的,也不知道他信没信,还有——”

    “还有什么。”

    “他记得我。”

    “这不是好事吗。”

    “他叫我舒莞荟。”

    舒莞荟:“……”

    沈晚星:“……”

    时间静止了三秒。

    “他该不会是个智障吧,记错名字记错了这么多年?”舒莞荟感慨道。

    “我哪里能知道。”沈晚星轻吸了口气彻底翻了个身,用被子捂住自己,声音琐碎的传过来,“我反正是不想跟他再见面了,要不我辞职吧,要让他知道我喜欢了他这么多年,再见该有多尴尬。”

    “出息呢?”

    “还是要的。”

    “真是没出息,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

    “什么。”沈晚星微微从被子里探出头来,面色困倦。

    “我帮你投的歌词通过了,联系我说让你去他们公司面议歌词版权费的问题。”

    “地点,时间。”

    “擎风国际一楼,这周六早上八点。”

    “知道了。”

    “你会去的吧。”

    “可能。”

    舒莞荟:“……”

    沈晚星:“……”

    放下手机的那一刻,沈晚星又隐约想起了高二那次运动会。

    炎炎烈日下,所有运动员准备就绪,沈晚星作为为数不多的没报一个项目的“无业游民”,专门负责在运动项目终点给本班级运动员递水。

    下一个项目是高二男子一千二百米决赛。

    沈晚星握着一瓶矿泉水守在终点处,有些惴惴不安。

    只是站在这里也会觉得热的双眼晕眩,更何况他们要在太阳底下绕着田径场跑上三圈。

    □□在一瞬被打响,白烟袅袅上升。

    刚一开始,高二(七)班体优生就抢先占领了第一的位置,剩下几个人紧随其后,几乎没有拉开多少距离。

    沈晚星站在原地微眯双眼去找本班的同学,只能看清他们的衣服,望不清脸。

    一圈过去,体优生已经占据了绝对优势。

    高二(六)班的运动员咬死位置排在第三名,第二名跑过来的时候,沈晚星的视线微微抖了一下。

    秦寻风。

    他不是刚跑完一百米决赛吗,这样也能接着跑一千二百米?

    短短几分钟快速过去,几乎所有运动员都开始了第三圈,体优生仍旧排在一位,只是与第二名的差距正在被秦寻风渐渐缩短。

    只剩下最后半圈的时候,耳畔的欢呼声陡然间升高,她无一例外的从高二每个班的队伍里听见有女生高喊秦寻风的名字。

    一道道“秦寻风”听起来都是那么的尖锐刺耳,让人无法忽视。

    真热闹啊。

    吵的让人不知不觉中融入进去。

    受她们的氛围影响,沈晚星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水,呼吸也跟着猛拎了上去。

    她连眼睛都没舍得眨一下,终于看见第一个人跑过了终点站。

    体优生毫无悬念的拿到了本项比赛的冠军,秦寻风以与他微小的分差获得了第二名,紧跟着,第三名也过了线。

    比赛结束,沈晚星终于想起了自己的任务,艰难的迈开腿走向本班同学。

    结果她还没走过去,手中的水瓶就被人一瞬抽走,匆匆留了句不含感情的“谢了”。

    她怔忪一瞬后快速扭头,刚好看见秦寻风拧开矿泉水瓶的瓶盖,将水从头到脚淋了下来。

    在阳光的映衬下,水滴若从光中分离开了一般,坠满了他的全身。

    白色的无袖运动衣被浸湿后贴在身上,少年的上半身在白衣下若隐若现。

    紧实的胸腹,流畅背肌,还有那微微露出的腰线。

    好生迷人。

    观众席上的女生几乎一个个都看直了眼。

    不过,沈晚星的观看体验就很糟糕了——她没有心思看这些,所以什么也没看到。

    她就傻呆呆的站在他身边,无可避免的被溅了半身。

    直到冰凉的感觉溢了进来,她才反应迟钝的缩回脚后退,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走过秦寻风身边时冷冷的丢下一句:“这水可不是给你的,不会有下一次了。”

    秦寻风正好在拧瓶盖,刚要把瓶子捏叠起来,耳边就听见了沈晚星的话。

    他蹙眉落眸,看见方才过来递水的女生快速的跑回去又抽出一瓶水来,连忙折回来递到他身后的人手中。

    秦寻风跟着她离开的足迹扭过头去,看见女孩对着那名男生淡淡一笑,皮肤在阳光下映的异常白嫩。

    沈晚星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视线,只顾着跟班级同学说话:“辛苦你了,你刚才跑步的样子很帅气。”

    男同学接过了她手中的水,疲倦的笑了笑:“刚才——她也在看吗?”

    “看的目不转睛。”沈晚星朝他温柔的点了点头,声音又细又柔,“我刚才用照相机给你拍照了,回家后发给你。”

    “好啊。”

    秦寻风不屑着轻嗤口气调回视线,低眸沉思了几秒后将手中的瓶子随手丢进垃圾桶里。

    不是给自己的吗?不会再被拿走下一次了是吗。

    有意思。

    宽敞的沙发之上,秦寻风缓缓抬开眼,想起付骋安今天问他的那一件事。

    九年前的那个台风之夜,两个人正打算放学回家,却莫名其妙的看见有一个女生站在窗边。

    她肆无忌惮的开着窗,雨水猛猛的飘了进来,落在秦寻风的脸上。

    付骋安停下脚步拽住正欲离开的秦寻风,嘴附到他耳边低声问道:“看见那边的女生了吗。”

    秦寻风漫不经心的抬手抹了下脸,不想再过多逗留:“嗯。”

    “你现在不是又单身了吗,我敢说你只要你过去跟她说话,保准一周内追你。”

    “不可能。”秦寻风语气淡淡,漆黑的眉抬了抬,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他还没自恋到那种程度。

    “不信?”付骋安狠勾了下唇角,建议道:“要不要打赌。”

    秦寻风终于抬开眼,去看那道瘦弱的身影:“赌什么。”

    付骋安挑了挑眉头:“我要赢了,我下次逃课你帮我顶包。”

    秦寻风反问道:“那我要赢了呢。”

    “每一款新游戏出场都在第一时间奉交你手里——年度服务。”

    “成交。”

    凄白的冷光下,秦寻风慢慢走向沈晚星,可当事人却一丁点都没能察觉。

    惊雷轰隆隆的劈了下来。

    身前的女生微微颤了下身子,无意识的背对着他露出半章侧脸来。

    真·清汤寡水。

    他笑,没再停留,直接走过去关上了窗。

    秦寻风高她近一头,凑过去的时候,他的下巴几乎贴上她的头顶,一股柠檬清香味萦绕上的鼻尖,勾的他瞬间恍了下神。

    整场策划过的相遇以他那一句“别怕”结尾。

    一周过去,他都没再能见到她。

    后来,付骋安打听到了那个女生的名字。

    沈晚星。

    当秦寻风被付骋安硬推着再去找她的时候,那人就站在他面前——睁着眼说瞎话。

    她说沈晚星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