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窝里甜 > 第 3 章
    第三章

    我想我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让我失控的你,诱拐我的心,却理智看清别离。

    ——《第二个》

    上课铃打响后,沈晚星手握语文书和教案走进了高一(三)班,她刚进入班级,幽怨的哀嚎声即刻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她微弯下嘴角走到讲台桌边,目光直接落在宁征身上:“宁征你过来把卷子发下去。”

    “我凭什么啊——”宁征一脚蹬在桌子横栏上,另一条腿在椅边故意晃了晃,“这不是语文课代表该做的活吗,我又不是。”

    “那你来当这个课代表不就好了。”沈晚星面无表情的扣住他的视线,冰冷的声音强烈融进命令的语气。

    “……”宁征被她横空出世的话惊的一瞬没了话,一时语塞后冲她横眉道:“不当。”

    沈晚星毫不意外的点了点头,冰冷的神情竟有了一秒的瓦解,她胸有成竹的笑了笑,又问:“不当?”

    “怎么,你还要用体育课来威胁我,这次我可不会轻易的听你的话了。”宁征咬牙看她,最后两个字像是从牙缝里硬生生的推出来一样,“老师——!”

    “那好,有没有其他同学想当语文课代表的,我事先说明,课代表日常作业减半。”沈晚星慢悠悠的走到宁征身边,用手指敲了敲他的桌面,随后把视线撒向四周,表情一贯的淡漠,“有意向的同学可以举手。”

    一时间,一个接一个在做无关课堂事情的同学都纷纷举手毛遂自荐起来,课堂的气氛一下子热闹了许多。

    沈晚星偏过视线示威性的睨了宁征一眼,下一句就像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一样:“同学们很积极,很好。”

    宁征被她刺激了一下面子挂不住,立刻露出一副傲娇样,低声道:“老师你该不会在打什么鬼主意吧。”

    “我一向赏罚分明,既然有罚那也自该有赏。”

    宁征:“作业减半,说话算数?”

    沈晚星:“自然。”

    “那这个语文课代表是我的了。”

    “觉悟不错。”

    两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后,沈晚星面不改色的收回视线,走回讲台,对着教室里的同学一脸严肃道:“从今日起,咱们班语文课代表就是宁征同学。”

    话一说完,沈晚星还不忘对着宁征的方向微微一笑。

    “……”不妙。

    宁征抬手扶额摇了摇头,一口气直达胸腔。

    为什么他感觉自己中了这个老女人的圈套?

    月色冷冷的映进窗里,一片黑暗被渲染出一丝光亮。

    秦寻风穿着睡衣从楼上走了下来,对着躺在沙发上的宁征爱答不理道:“大晚上的为什么不睡非要找我谈心,你应该知道我没空解决你的事情。”

    “你不是闲得很,只是一个挂名总裁吗。”宁征回看他一眼,腾的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手拄在下巴上,摆出一副沉思者的模样。

    “再顶嘴一句,你会有什么下场还需要我亲自教你吗?”

    宁征:“……”算你厉害。

    他刚坐下,就见宁征一脸凝重的表情,嘴唇纠结的一咬,异常确信道:“哥——,我觉得那个老女人绝对是看上我了,不然她为什么突然间把我叫去她的教师办公室,还费尽心思的让我做她的语文课代表。”

    秦寻风:“……”老女人?

    很快,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名五十多岁的戴眼镜的女老师形象,而且对方还随身携带一根黑色的教棍。

    咳——

    这情况有点棘手。

    沈晚星坐在窗边看着墙闭目养神,一阵凉风顺着窗口吹进她身侧,戳的她身体轻颤了下。

    她的思绪一瞬间就被拽回了九年前的那个深秋。

    那一年,台风罕见的吹过北方,豆腐渣工程的大桥断裂压塌了电线杆。

    学校突然间停电,所有教学工作被迫停止,老师和学生都被允许提前回家。

    教室门被锁上的那一刻,沈晚星瞳孔暗了下来,她手提着书包,转身走向走廊尽头的那一扇窗户。

    她从容自若的将面前的窗户完全打开,顷刻间,冷风鼓鼓的吹了进来,她下意识侧过头,额前的刘海被吹的四分五散。

    书包被放在另一边的窗台,她就那样站在窗户前走神。

    楼下的垃圾桶已经被损坏的雨伞塞满。

    这样的天气就算打着伞也无法避开这场雨,风似是在刻意作乱一样,将一把把伞吹的支离破碎,杆页解体。

    偏偏她没有带伞。

    她不想回家。

    只在一瞬间,一道罕见的紫色闪电从天空猛然劈开。

    几秒过后,惊雷过耳。

    沈晚星站在窗前,被突如其来的雷声吓了一跳,可能是雷声或许震耳的缘故,她丝毫没有察觉到身后已经有人走向她。

    紧接着,有人走过她身后一下子关上窗户,她微微抬眼看过去,瞥见一只精瘦结实的胳膊干净利落的关上的窗户。

    在这一刻,沈晚星记住的只有他手腕上那处淡淡的胎记,以及那人唇中道出的一句清冽声响:“别怕。”

    第一次遇见秦寻风就是这般景象,她甚至都没见到他的样子,只听他说了两个字,魂就被勾走了。

    整个人像是被打了镇心剂一样。

    恍惚间,她听见身后的另一个方向有男生低低的笑了声。

    秦寻风不留痕迹的离开,沈晚星望着窗外的电闪雷鸣,短短几秒之间,竟然觉得安心。

    第二天早上,路歌照常去语文办公室交作业,她四处鬼祟的看了看,见没人进来,于是凑近后悄悄问:“老师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喜欢他?”

    沈晚星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食指在鼠标上轻点了两下:“喜欢这件事很难说清,也许就是一瞬间的事。既然被你喜欢,那么他身上一定就有吸引你的特质,但是我肯定没办法理解,所以我不问。”

    “没办法理解吗?”路歌一脸惆怅的自言自语道,抬手整理了下面前那摞作业。

    “你这次月考成绩不错,语文是班级第一年纪第二。”沈晚星微挑了下唇角,转过头满意的看了路歌一眼,“再接再厉。”

    “我?语文第二?”路歌难以置信的看着沈晚星,惊喜的合不拢嘴。

    “你自己过来看。”沈晚星坐在椅子上退后一步,抬手将电脑转向路歌。

    路歌急忙凑到电脑旁去看,与此同时,宁征抱着一摞作业踹门走了进来。

    路歌被他惊得浑身一震。

    沈晚星则是很深的皱了下眉头。

    这小子捧个作业为什么拿出了要抢劫的架势。

    “作业搁哪儿?”宁征越过路歌身旁走到沈晚星面前,脸黑的不像样子。

    就连他自己都难以置信,他竟然在干苦力。

    “唔——”沈晚星用手抵在下巴上,不紧不慢的环顾了一圈,十分悠闲的把椅子转了回来,略一勾唇道:“桌子上没有位置了,麻烦你放在地上,课代表。”

    “……”宁征收回视线刚要把本子扔地上,只听沈晚星快速发声,阻拦了他。

    “等一下。”沈晚星落眸将宁征的作业本率先抽了出来放在地上,扭头冲他歪头示意,“摞上来。”

    宁征:“……”

    路歌:“……”

    宁征板着一张十分难看的脸,发泄般突然松手让本子不规律的掉落在地上,抬手扯住路歌的校服袖子往自己身边一带,语气不耐:“你来收拾。”

    路歌下意识听话的蹲下身去整理地上的本子,沈晚星见状轻叹了口气,唤宁征过去:“你过来看看你的语文成绩。”

    “我不关心。”宁征单手抚在腰上,另一手揉了揉后颈,烦躁的打了个哈欠。

    “如果不是你这个分数让我挂不住面子,我也不想关心。”沈晚星自动忽略宁征一脸傲娇的样子,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夹住宁征校服袖一角。

    将他拽到电脑旁后,她松开手,面色冰冷道:“依然没有及格,很多题你连一笔都没写。”

    “懒得写。”宁征嫌弃的扑了扑袖子,直接翻了个白眼仰头去看天花板,整个视线居无定所。

    一串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靠近,沈晚星只用余光瞄了眼就知道,这个人不是学校里的教师或是学生。

    “家长会的地点不在这里而是在高一三班,如果您——”沈晚星抬眸看向门口,瞥见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缓步走了过来。

    他与她未曾对视,却让她的心跳一瞬加速。

    “哥,我跟你说的老师就是她。”宁征快步跑到秦寻风身边,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少年到了他这里一下子变得卸掉了全身势气,活像一个撒娇的小孩子。

    沈晚星花了几秒去思考自己是该面对还是回避这个问题。

    那边的秦寻风正一步步向她靠近,让她没办法再继续纠结下去,只得略显仓促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起身的动作太快,右脚一下子撞在椅腿上,几乎就在一瞬间,她赶忙扶住椅子扶手,这才没有跌倒。

    目光尴尬的自然上移。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两人的目光皆是一动。

    沈晚星惊叹于时光的洗礼没能抹去他身上原有的不羁冷漠。

    秦寻风也是因为面前的女人看起来也就十几岁的样子,与他之前脑海里构想出来的形象大相径庭。

    老——女人呢?

    在哪里。

    沈晚星无所适从的把双手全都藏进裤兜里,面无表情的重复道:“如果您是宁征的家长的话,家长会的地点不在这里而是在高一三班,请您出门右转,走到尽头就能看到了。”

    “你就是宁征的语文老师。”秦寻风迎上她的视线忽然间嗤笑一声,原本维持的礼貌土崩瓦解,他偏开视线看向四周,有意无意的感慨道:“九年了,没想到这里竟然一点也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