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其他小说 > 窝里甜 > 第 1 章
    第一章

    文/匿名天体

    2019416

    从此后这故事不再同谁讲,走不过的旧时光,谁珍藏,凭遗忘。

    再见这故事不肯寸断肝肠,输不完的回忆墙,谁曾想,变了样。

    ——《微笑心跳》

    娇艳的花开满一整个盛夏,在夏末秋初来临时选择了沉睡。

    沈晚星倚着墙坐在床上,铅笔抵在下巴处来回轻轻摩挲,双耳被耳机中的音乐完全占据,她揉了揉眼睛,眼角竟搓出来了些许泪痕。

    她打了个哈欠放下手中的本子,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喂。”沈晚星抬眸看了眼窗外的天空,眼皮耸拉着,轻咳了两声,声音又哑又沉。

    “我就知道你没睡。”电话那边的人声音明快,一边吸着嘴边的果汁一边慢慢道:“擎风国际又一年开始收歌词了,我自作主张的帮你报了名。”

    “哦——”沈晚星眼睑低垂,兴致缺缺,漫不经心的应了句,身体又往床里面坐了坐。

    到时候她只要不参加就可以了。

    电话那边的舒莞荟就像是看见了她这副无精打采的模样一般,拿起纸擦了擦嘴又深吸了一口气,抬手“砰”的一下将果汁杯扔进了垃圾桶,做足了前戏后意味深长着说道:“就知道你不会参加,所以我还贴心的一并帮你投了歌词。”

    “你真投稿了?”沈晚星被她这句话吓得手下一滑,手机险些掉落在地上。

    阴森森的寒气好似在一瞬间扑了上来,一下子将她捆的严严实实。

    “我骗你做什么。”舒莞荟在手机那边得意的笑了一笑,随后又小心翼翼的问,“你该不会生我气了吧,晚星。”

    “生气又没有用,于事无补。”沈晚星按下手机免提键后将手机放在一边,自己则像是一个泄气的气球瘫躺在床上,一句简短话好似已经用光了全身的力气,“你投了哪一首。”

    “就你高中时登在校报上的那一首——《少年》,我最喜欢这首了。”

    “哎——”沈晚星沉沉的叹了口气,仰头盯着天花板四处乱看,仿佛一闭上眼,眼前就会重现那夜写《少年》的光景。

    那时,她一边写歌词一边难受的像个傻瓜,满脑子都是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

    “我说你叹什么气啊,你写的歌词早晚有一天会被更多的人发现和喜欢的,时间问题而已,你该不会是在马上就要看见曙光时选择放弃了吧。”

    “差不多。”沈晚星闭上眼有规律的呼吸了几口气,“毕竟我没有时间作曲,没有办法把这些歌词唱出来,现在这个年代,很少有人主动去看这些干巴巴的文字,就连我也是一样,听到好听的旋律之后才会去品那首歌词如何如何。”

    “这萎靡不振的样子可真不像你。”舒莞荟在电话那边轻声调侃道,不自觉放慢了语速,“还记得我们初中时的梦想吗,只有你一个人坚持到了现在,所以在几年前我得知你还在坚持写歌词的时候,真的感觉你超级正能量了。”

    “哦——”疲乏的困意压了下来,沈晚星早已听的心不在焉。

    迄今为止,她生命一半的时间都在不间断的写歌词。

    不知不觉已经十二年了。

    舒莞荟还在那边喋喋不休的念叨,可是沈晚星已经没有再听了。

    她在想,九年过去了,也不知道记忆里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何种模样。

    太阳明晃晃的映照在空中,沈晚星按例在教室里环视着考古诗默写。

    考古诗的时候,学生们都神色各异,有唰唰唰闷头快速下笔的,有写了一半停下来的,还有纸面一片空白的。

    她双手插兜缓缓走过一个女生身边,只是视线淡淡一瞥,对方就很快有了反应。

    沈晚星看见那个女生的身体下意识警觉一颤,眼疾手快着把手里的纸压在默写的纸下面,不受控的长吸了一口气。

    沈晚星若有所思的用余光扫了那个女生一眼,随后摆出毫无察觉的样子扭开头走向另一排桌子。

    女生忐忑的盯着沈晚星的背影看了几秒,趁着她走去另一边的空挡,抓紧时机将下面一层纸揣进桌子里面。

    下课铃打响,同学们风风火火的跑出去准备下一节体育课,沈晚星前脚刚迈出去,又在一秒后否定了自己的前动作,走回去坐在刚才那个女同学同桌的位置上。

    如今教室里只剩她们两个人。

    女同学没想过老师还会回来,急忙又把刚抽出来的纸塞了回去。

    沈晚星浅睨了她一眼,淡淡道:“路歌,我刚才上课考的那几首古诗你都背会了吗。”

    被唤作“路歌”的女生迟疑几秒后坚定的点了点头,双手揪在身前扭做一团。

    沈晚星将座位往后拽了拽,生怕有人半路回来,压低声音温柔着问:“你写了情书?”

    路歌点了点头,随后又害羞着摇了摇头:“我自己作的诗。”

    “写给宁征的。”沈晚星神情淡漠着认真的看了她一眼,轻咳了声别开视线。

    话音刚落,路歌便一脸诧异着望着沈晚星看,低声惊呼道:“老师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明明——”

    “抱歉,你写的是藏头诗,我不小心看到了前头的那几个字。”

    “原来是这样。”路歌垂下头低下视线,柔声细语着喃喃道:“老师该不会是来劝我不要早恋的吧,我其实也没有那个想法,只是想为他写点什么东西。”

    只是想为他写点什么东西。

    心脏好似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的戳了一下,她微微一愣,竟然觉得在路歌身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宁征啊——

    沈晚星在脑海里努力着搜索了下那名男孩的形象,目光暗下来轻叹了口气。

    果真时间不管怎么变,永远会有女孩子喜欢这样的男孩。

    如风一般的少年,一身的少年气息,傲然不羁又清爽纯净犹如夏天的雨幕。

    看见他时,你会抑制不住的心闷,可是满心欢喜却会溢出双眼。

    联想到宁征的形象,沈晚星说话突然卡壳了起来:“宁征那样的男生,估计写诗给他没办法引起他的注意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语文这一科没有及格。你写的这种东西,他估计读不懂也不感兴趣。”

    沈晚星莫名想到当年被那个人丢弃在地上的校报,心上瞬间铺上了一抹寒冰。

    那是她第一个心死的瞬间。

    明明过去了那么长时间,可是想起这一个场景还是会让她心觉难过。

    “原来真的是这样啊。”路歌失落的垂下眼睑,嘴角随之下弯,“我也没想跟他牵扯上关系,只是想把我的心意传达给他,仅此而已。”

    “开始都是这样,但是越喜欢他你就会变得越贪心。”沈晚星自说自语,将视线再次转回路歌身上。

    “老师知道宁征会对什么感兴趣吗。”路歌突然间抬起头,全然没有听进去沈晚星方才说的话。

    “……”知道的话也不会告诉你的吧。

    “不知道。”沈晚星面带诚恳的对着路歌摇了摇头,“而且你动动脑子想一想——我可能会帮你追宁征吗。”

    “一点可能都没有吗。”路歌可怜巴巴的看着沈晚星,也不知为何,一下子就把沈晚星看心软了。

    被她盯着久了,沈晚星无奈的叹了口气,板起一张严肃的脸来:“前提可说好了,我不是在支持你早恋,但是把你们俩一起叫到办公室制造机会让你们认识并成为朋友,还是可以的。”

    “真的吗?”路歌喜出望外的伸出手握住沈晚星的手,少女白皙的脸蛋上瞬间披上一层淡粉红,把她问的一愣一愣的。

    “嗯。”沈晚星轻轻抽出手,“但是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路歌迟疑道,慢慢把手也缩了回去。

    沈晚星试探着瞄了她一眼:“你得当我的语文课代表。”

    “好——,那老师我们拉钩。”

    “……”拉钩——吗?

    门一瞬被人推开,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单手插兜走进来,面无表情着闲适的在沙发上坐下,自然的翘起了二郎腿。

    阳光柔和的侧落下来,涂抹出他冷峻清明的侧脸,他微抿着唇轻阖上眼,一手漫不经心的拄着头,表情淡漠。

    “寻风,我找了你好半天,没想到你在这里。”一名模样俊美的男子推门快步走来,肆无忌惮的朗声道。

    “你应该敲门进来。”秦寻风依旧在闭目养神,全身上下只有唇微微一动,蓦然开口时,清冷的声音中又夹杂一丝与生俱来的慵懒和傲气不满。

    “有什么关系,我是来找你说事的。”付骋安晃了晃手中的东西,嘴角处牵扯出一丝狡黠的笑。

    “有关系。”深邃冷漠的双眼缓缓睁开,秦寻风嘴角暧昧一挑,“如果有女人在的话怎么办。”

    “那我就识相的关门出去呗,你们总不能青天白日的不锁门就在沙发上谈情说爱吧,那画面想想就知道有多刺激了。”

    “你要说什么。”秦寻风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好,神情淡到看不出情绪。

    “这一届歌词大赛的作品送过来了,我特地拿过来给你过目的。”付骋安抬腿在他身侧坐下,一脸坏笑着递过来几页纸在秦寻风面前抖了抖。

    “你知道我对这种东西从来不感兴趣。”秦寻风抬手推开那几张纸,面无表情道:“唱片公司ceo只是个挂名的称呼,我不管公司内部这些乏味的事。”

    “我知道啊,你只对女人、游戏跟科技感兴趣嘛。”付骋安抬起胳膊亲昵搭上秦寻风的肩膀,冲他得意挑眉,笑的无比纯良,“所以我这不是给你介绍女人来了吗,你看我多贴心。”

    “我现在给你机会把胳膊拿下去。”秦寻风横眉冷斜了他一眼,眼中溢出一分嫌弃的神情。

    “装什么洁身自好啊——”付骋安一边揭底一边不情愿的把胳膊撤了下来,随即话题一转,“你真不看啊,不看我可拿走了,你到时候千万别后悔。”

    “你可以走了。”秦寻风重新闭上双眼,语气不耐。

    “好好好,我走走走总行了吧,哼——”付骋安干净利落的走出房间,关门时落眸看了眼歌词最下方的署名。

    一声哑笑随即画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