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玄幻小说 > 法师维迦 > 第七百零六章:股掌之间
    第二天晚上。

    宴会在维迦的主持之下如期召开。

    他站在大厅的中央,高声说道:“感谢诸位百忙之中来接受我的邀请前来参加这场宴会,接下来请允许我向诸位介绍我的好朋友,同时也是我们最值得尊敬的对手帕力策·古尼尔。”

    啪啪啪——

    宴会厅中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大多数人并没有因为对手两个字而提高警惕,也没有提出任何的疑问,他们似乎对于维迦领着帕力策看了四天顿布大河的事情似乎知之甚详。

    “帕力策阁下,请上前打个招呼吧。”

    在维迦微笑的示意下,帕力策屈辱的向众人说道:“鄙人帕力策·古尼尔,在这里感谢维迦将军的一片苦心,以及诸位的到来。”

    宴会再次响起掌声。

    对于帕力策来说,这确实是屈辱。

    因为他和维迦可是敌人,现在深陷敌营,和敌人打成一团,这件事情要是传到奥古斯塔斯和圣龙王的耳中,就算能够解释的清楚,恐怕对于他的印象也要大打折扣。

    “咳咳。”

    维迦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明天帕力策军团长大人就要返回塔利城,两天之后我们就要正式和他交手,但是今晚我们还是朋友,对待朋友,应该拿出最上等的美酒!今晚不谈军事,只说风月,我宣布宴会开始。”

    哗啦啦——

    在众人的附和声中,宴会正式开始。

    一半的高层军官在坚守岗位,另一半便将琐事抛诸脑后,在这里开怀畅饮。

    “帕力策军团长,您的英勇我们早有耳闻,下官敬您一杯。”

    “虽然我们是敌人,但是今晚请务必不醉不归。”

    “整个圣龙国,我最敬重的就是您。”

    “两天之后,请务必手下留情啊,哈哈哈。”

    “……”

    一个个军官沦为向帕力策敬酒,而帕力策被灌的已经有些头昏脑涨。

    不过有着魔力的存在,帕力策也是来者不拒,反正待会到厕所中把酒精给逼出体外,就可以随时保持清醒,于是他便假装有些喝醉,准备看看维迦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

    “来来来,军团长大人请再喝一杯。”

    又喝了一杯酒,帕力策连连摆手说道:“诸位抱歉,我先去一趟卫生间,等我回来一定陪诸位一醉方休。”

    一边说着。

    帕力策躲到了卫生间的单人隔间之中。

    他开始运用魔力来逼出体内的酒精,以缓解渐渐迟钝的大脑。

    但是接下来情况把他吓了一个机灵。

    “怎么回事、怎么会逼不出酒精?”

    豆大的冷汗从帕力策的额头滑落,他意识到这大概不是一般的酒,维迦恐怕在酒里加了点东西,那么这个小鬼想方设法让他喝醉究竟有什么企图呢?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帕力策坐在隔间内,不敢出来,再喝下去恐怕他就要失去意识了。

    哒哒哒——

    但是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听声音明显是两个人。

    脚步声之后,是两人的谈话声。

    “哈哈哈,指挥官大人果然是个魔鬼。”

    “是极是极,恐怕那个傻子到现在还以为指挥官真的准备放他回去呢?”

    “果然还是指挥官大人会玩,把敌人的指挥官抓来当猴耍了四天,不仅仅打击了敌人的士气,还让我们完全放下了之前对于战争的顾虑。待会等他不省人事,就拖出去当着士兵们的面杀死,又可以让全军士气大涨。”

    “理应如此!”

    “能够将残酷的战争,打的如此有乐趣,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指挥官一人了。”

    “不愧是指挥官大人,我们快走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看看那只猴子醉酒后的丑态了。”

    “……”

    随着水声的消失,这两个对话声也渐行渐远。

    侧耳倾听,一动都不敢动的帕力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自己背后因为汗水已经冰凉一片,这对话中的“猴子”究竟是谁已经不言而喻了。

    “果然是这样,果然是这样啊。”

    帕力策喃喃自语道:“我就知道那个小鬼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我,原来直到现在不杀我,只是为了愚弄我,现在仔细想来,猫戏老鼠确实比直接杀死老鼠更加令人愉悦。”

    “我该怎么办?”

    帕力策已经开始手脚乱了。

    没有人不恐惧死亡,也正是因为恐惧死亡,这几天才会如此卑躬屈膝,如果放在以前,以他的脾气早就爆发了,岂能忍耐到现在?

    “逃!必须逃出去!”

    帕力策向着卫生间窗口的方向望去。

    虽然现在身处敌营,但是趁着现在神不知鬼不觉,说不定有机会逃离?

    帕力策爆发出了极强的求生欲,他轻而易举爬到了高处的窗口,准备从那里逃离宴会厅。

    但是刚爬上去,只是一眼就让他缩回了脑袋。

    因为透过窗口,他赫然发现整栋楼已经被士兵包围,巡逻的魔法师密密麻麻,其中夹杂着大量的言灵法师,别说是他,就算暗影法师想要从这里逃脱都不可能。

    “难道我真的只能坐以待毙?”

    帕力策的越来越焦急,距离宴会结束不到两个小时,心脏每跳动一下,就代表着死神已经距离他更近一步,没有时间让他在这里犹豫了。

    “帕力策大人,您怎么还在这里待着呢?”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进来的人是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少将。

    他一把搂住帕力策的脖子说道:“快跟我出去继续喝,大家可都等着你呢。”

    一边说着,一边把他往外面拉。

    而帕力策怒从心头起,等着他?等着继续把他当猴耍吗?

    一怒之下,他直接握住少将的脖子,活活将他掐死过去。

    而这个时候,帕力策灵光一闪,他将尸体反手丢进一个隔间,然后换上了对方的军服,将脑袋低垂着,选择了一条宴会厅中不起眼的路线,偷偷逃出了大门。

    啪!

    一脚才踏出大门,门口的守卫立刻向着他敬礼。

    这么一下差点把帕力策给吓趴下,好在他立刻反应过来,士兵并没有发现他的身份,还以为他真的是一名少将呢。

    “咳咳。”

    咳嗽了两声,故作姿态的点点头,帕力策强装镇定,大大方方的朝着前方将大楼围的密密麻麻的高级武力部队走去,只要越过了这里……

    只要突破这里!

    他就还有一丝逃出生天的机会。

    士兵们终究没有发现帕力策,由于这一身军服的原因,他轻而易举的突破了包围。

    也就在帕力策为自己逃出包围圈感到庆幸的时候,他并没有注意到,二楼阳台上,一个人拿着个高脚杯,从始至终都在关注着他。

    维迦将高脚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

    他从二楼中走了下来,然后咳嗽了一声说道:“诸位,今天的宴会就到此为止吧,现在是宴会结束后的余兴节目,接下来你们可要好好的帮助这只老鼠逃出生天哦。”

    http:///txt/81/81761/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