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科幻小说 > 末世异形主宰 > 第1836章 重建文明
    睁开眼睛,斯帕克首先看到了一片雪白。

    一尘不染的雪白,白的甚至有些晃眼、刺目。

    意识有些混乱,甚至脑袋还有点疼。

    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什么力气,头晕目眩的斯帕克闭上了眼睛。

    只觉腕上微微一疼,随后一股热乎乎的东西注入到了体内。

    这种感觉很舒服,虽然脑袋还有些晕乎乎地胀痛,至少斯帕克觉得身体有力气了。

    再一次睁开眼睛,斯帕克艰难地挪动头部,随后他看到了不远处透明的墙壁。

    透明的墙壁后,站着几个人。

    他们的脸上带着温暖的笑容,就那么远远地看着他。

    意识一片混乱,斯帕克不认识他们,却又感觉到他们很亲切。

    “我扶您起来,斯帕克博士。”

    这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随后斯帕克就感觉自己被轻轻地扶了起来,那是一个很温暖也很有力的臂膀。

    扭过头,斯帕克看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

    漂亮的脸庞上带着笑容,那笑容中还掺杂着一丝斯帕克说不清道不明的媚俗。

    “斯帕克博士?”

    并没有在意那个女人的笑容或者态度,斯帕克喃喃说道。

    “是的,您是斯帕克博士。”

    女人扶他坐好,谦卑地应道。

    脑袋昏昏沉沉的,斯帕克放弃了思考,开始四下打量起来。

    “营养舱,超离复合型营养液。”

    “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

    根本记不起来太多的事情,斯帕克越想脑袋越是发胀,整个人情绪都开始焦躁起来。

    这时,门推开了,刚刚站在透明墙壁外的几个人走了进来。

    “恭喜你,斯帕克博士。”

    “你刚刚从深度休眠中清醒过来,现在意识还有些混沌。”

    “这都是正常现象,您以前是研究营养液的博士,应该清楚这些。”

    “超离复合型营养液虽然可以长期维持我们的躯体机能,但如果深度休眠时间太长,我们的脑部组织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不可逆转的损伤。”

    “这些损伤最显著的表现就是记忆的消失,也就是失忆。”

    站在斯帕克面前,领头的那个人用平和的语气说道。

    “我刚从深度休眠中清醒过来?”

    “我失忆了?”

    “为什么?我为什么要长时间的深度休眠?我休眠了多长时间?”

    斯帕克的眼睛渐渐睁大,疑惑地问道。

    “这些,我们可以慢慢向你解释。”

    为首的那个人表情沉重下来。

    伴随着他的叙述,斯帕克的表情从迷茫变成了震惊,随即是恐慌,直至又变得迷茫起来。

    “萨尔那加族已经不存在了?”

    “原始异虫一族毁灭了我们?”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渐渐地,一些记忆开始慢慢浮现,斯帕克的身躯剧烈地颤抖起来。

    “不要激动。”

    “放松心情,控制你的呼吸节奏”

    为首的那个人连忙抚慰起来。

    这样的工作,他已经非常熟悉了。

    “心理疏导小组”就是专门干这个的,斯帕克博士不是他第一个“病人”,却是他这几天“接待”的最重要的一个。

    “oe70量子隐形核心的关键在于稳定的湍流输出,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稳定的核心就是一个笑话。”

    “稳定的湍流输出稳定的湍流输出”

    “为什么我一研究这些就会陷入死循环,为什么你们不早一点唤醒我!”

    明亮的研究室内,面对虚空中那看起来极端混乱的字符、公式,哈伯特博士突然崩溃似的大吼起来。

    怒吼很快就变成了暴力的发泄,哈伯特博士在研究室中乱砸一气,他的助手只是远远站着,却是连劝都不敢劝一句。

    “今天是创新历十三年九月一日,现在是中时一百六十七分。”

    “很奇怪的称呼,虽然这是萨尔那加族在毁灭之后重建文明的新历法,但听上去总有些别扭。”

    “不过相比母文明的毁灭,我们还能继续在这里研究、实验,至少我们还有机会,那又有有什么是不能接收的。”

    “好了,还是继续我们的工作。”

    “我是文森博士,今天是我从深度休眠后清醒、康复后的第三次实验。”

    “今天我们要研究的,仍旧是基因催化剂。”

    “实验对象是编号为0003号的年轻雌性人类,根据事先的扫描显示,她的身体机很健康,完全符合实验要求。”

    “现在,我们开始注射改良过后的优型基因催化剂。”

    “催化剂注射成功,开启扫描仪。”

    “百分之一的时间,催化剂就起了效果。”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实验体的基因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

    “她的各个组织器官和肌肉、骨骼,已经开始了变异。”

    “实验进行到第十秒钟,实验体已经完成了变异。”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她主形态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本质上已经完全不同了。”

    “扫描仪显示的结果可以看出来,我们可以进行第二步了。”

    “现在开始注射胚胎,这里我要提一点,上一次我们就失败在了这一步。”

    “唔胚胎注入成功,实验体生命特征稳定。”

    “胚胎已经成活,我们可以看到,它已经成功地在实验体宫体当中稳定成长起来。”

    “现在,加大营养液的输入。”

    “按照上一次的结果,大约在一刻之后就能看到实验结果了。”

    “现在我也可以休息一下了”

    另外一间实验室中,维克博士一边做实验一边录制实验日志,在说到这里时他停了下来。

    目光落到了桌子一角的视频相框上,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亲人,维克博士的目光突然有些茫然。

    类似斯帕克博士从深度中的清醒,类似哈伯特和维克的实验,在“光角恒星系”二号行星的生态圈刚刚建造起来的基地当中,相似的一幕幕正在不同的地方上演着。

    或迷茫,或愤怒。

    或恐慌,或无助。

    不管是不是已经适应了深度休眠带来的不适,不管是不是已经接收那个残酷的事实,不同的萨尔那加族人却已经开始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着重建萨尔那加族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