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科幻小说 > 末世异形主宰 > 第1528章 怎么打
    “我们再来讨论一次,这场仗该怎么打!”

    还是那艘超级运输舰,只不过这一次云海并没有坐在舱室当中,仍旧保持着异形化的他因为身形过于庞大,索性就附在了运输舰的表面。

    跟他一样这么做的还有异兽异形,他和异兽异形加在一起快赶上三分之一超级运输舰的体积了,肯定是装不下的。

    超级运输舰的舱室中,“脑虫异形”和所有异形皇后同时收到了云海的信息。

    “毫无疑问,甲刃异形打头。”

    “我们现在已经有三百亿的甲刃异形了,它们的防御力足以抵挡刺虫的骨刺弹射攻击,如果它们的超速旋转攻击,相信能在密集的虫潮中切割出来一条血肉通道。”

    “脑虫异形”不假思索地应道。

    “灵炮异形的数量,还是太少了。”

    “我们只有千万左右的灵炮异形,如果这个数量能达到上亿甚至数亿,它们的火力攻击,足以帮到甲刃异形突破了。”

    云月感慨地说道。

    只是她的话,无人附和。

    “按照主脑提供给我们的信息,从恒星系边缘到母巢星,按照主宰更容易理解的地球时间单位,大概需要九分钟左右。”

    “这九分钟的路程,决定了我们是胜是败、是生是死。”

    “主脑说过了,它会将一些破损的战舰以光速撞向虫潮。”

    “以它的计算,这些战舰的撞击足以将九分钟的路程缩短到五分钟左右。”

    “也就是说,它最多只能帮我们突进到五分钟的路程。”

    “剩下的,只能交给我们了。”

    “战舰出现,虫子一定会让磁爆虫自爆,无论这些战舰是死是活。”

    “磁爆虫的能量辐射攻击,大概会影响一到两分钟左右。”

    “换句话说,这两分钟左右的时间内,我们只能依靠自已突破。”

    “主脑虽然说过,它会为我们提供远程精准的火力覆盖攻击。”

    “但是,我们只能把这当成一个建议,更多还是要依靠自已。”

    “两分钟过后,什么都不要想,尽可能在瞬间将所有的火力倾泄出去,包括巨树异形的能量射线攻击。”

    “如果这样的话,我们突破到一分钟的距离内,应该不成问题。”

    “只不过最后一分钟的距离,才是关键。”

    “按照主脑的说法,那里的每一寸空间都挤满了虫子。”

    “我们可能每前进一步,都要面对无尽的虫潮攻击。”

    “所以,这才是最重要的一步,最关键的一分钟。”

    “脑虫异形”显然是下了功夫,说起来有条有理。

    “你好像忘记了一个很重要的存在。”

    云海故意提醒道。

    “主宰你是说异兽应睨吗?”

    “如果是它的话,我还是保持刚才的判断。”

    “它不是异形,所以我们不能依靠它。”

    “事实上,如果在母巢星上,如果它受到重创,我们还要毫不犹豫地寄生它。”

    “用主宰你以前的话来说,异兽应睨就是一颗定时炸弹,不想让它爆炸伤到我们自已,最好的办法就是消灭它。”

    “脑虫异形”霸气地应道。

    “很好,你的想法跟我一致。”

    “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往好处想,如果我们能突破这一分钟的距离,接下来,面对前后虫潮的夹击,我们怎么办?”

    云海认同了“脑虫异形”的判断,又问道。

    “我们不用理会虫子会两面夹击,因为无论我们怎么做,都无法摆前后被夹击的命运。”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猛追死打。”

    “只是锁定母皇,只要不停地追击攻击它。”

    “哪怕你的身后一群刺虫包围了异形皇后,包括了她,并且会被杀死,你都不要理会。”

    “我们只要追击母皇,就行了。”

    “母皇害怕,虫潮就会慌乱。”

    “母皇如果一直保持着镇定,那我们就追的它害怕为止。”

    “脑虫异形”果断地应了云海。

    “只能这么干了。”

    “突进母巢星后,我们不抵挡,只管追杀。”

    “主脑说过,母皇的攻击力很强悍,但这只是针对母虫和王后而言。”

    “它不会和异兽应睨那么强悍,所以,我相信只要我们突进了母巢星,我和异兽异形,还有异形皇后以及巨树异形它们,我就不信拿不住一只母皇。”

    光是听脑虫这么说,或许是基因中有关战斗的部分被唤醒了,云海有些热血沸腾地说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如果母皇被我们抓住,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办法要让它晕过去。”

    “因为如果它清醒着,虫潮一定会听从它的指挥,不停地向我们冲击尝试救它。”

    “数量差异太过悬殊了,假如它们这么做,我们迟早都抵挡不住的。”

    “而如果杀死了母皇,面对愤怒的虫潮,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可能也会被碾碎。”

    “但是,只要母皇晕了过去,失去了它的指挥,而我们再表现出它们继续攻击我们就会杀死母皇的迹象,我相信这足以扼制虫潮的反噬。”

    “脑虫异形”的应,别的不说,光是运输舰中的云月听的都是不停地拍掌,眉开眼笑。

    “你确定?”

    云海微笑反问了一句。

    他自已都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多余了。

    “它能确定。”

    “因为如果有一天你被其它文明俘获,我们也会这么做的。”

    这一次说话的却是“异兽异形”。

    至于其它的异形皇后,却都没有发言,只是通过精神联系,云海清晰地感觉到了,它们对“脑虫异形”的安排、设想都表示了完全的赞同。

    “那就这么办。”

    “我在这里再强调一些,如果在突进母巢星后,假如我一不小心陷入到了虫潮当中被围困起来,你们同样不要理会。”

    “因为如果你们那样做的话,我们会被虫潮彻底困死。”

    “而你们如果能抓住母皇,才可能会救到我。”

    “还有,你们要相信我。”

    “我确定,自已不会被虫巢围死的。”

    “将来,不好说。”

    “至少现在,我不会死在这里。”

    云海郑重地说道。

    只是这一次,没有谁应他。

    无论“脑虫异形”或者异形皇后、异兽异形,就连云月都没有说什么。

    “这不是商量,这是命令。”

    没有办法,云海只能用了强硬的语气。

    “明白。”

    “是。”

    果不其然,面对他的命令,没有一只异形能够拒绝。

    “脑虫异形”和所有异形皇后,包括异兽异形都在瞬间应了他。

    “请大家相信我,我有一种预感,这一次,我们一定能成功。”19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