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科幻小说 > 末世异形主宰 > 第644章 顾虑
    陈功的表情越来越阴沉,而云朵身后更多的战士,他们的神情虽然振奋起来,却也掺杂着一丝莫名的复杂。

    对于人心的把握,并不是雷厉的强项。

    然而这个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不明白自己身后这些战士,他们在想什么。

    不止是他,冰雪聪明的云朵更是心知肚明。

    “我哥哥并不是环保人士,他能做到的也是不浪费不污染而已。”

    “后来不可避免地要离开地球时,他告诉过我,璀璨浩瀚的星空对他有着不可抗拒的致命诱惑,而地球却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地球养育了我们,地球存在着许多让他牵肠挂肚的人。”

    “资源,这是个很麻烦的问题。”

    “我哥哥到底留给了我多少只异形,现在我也没有一个确切的数字,但三五万绝对是有的。”

    “哥哥留给我的讯息中说了,在地球的局势没有发展到不可挽的地步前,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我不要轻易地唤醒这些异形。”

    “在非休眠的状态下,异形对资源的消耗,会非常的恐怖。”

    “如果任由这些异形在地球自由地捕食,在大自然的威力下,末世正在重建的生态圈会被它们彻底打乱,或许到最后,地球的生物就只剩下它们了。”

    “这不是危言耸听,哥哥不能确定在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过后,在没有了食物之后,异形会再一次选择休眠,还是向我们这些幸存的人类张开尖嘴獠牙。”

    “所以只有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才会选择唤醒它们。”

    云朵的精神感观中,越来越多的异形正迅速地向这边接近,心中大定的她虽然没有头,却也向身后的众人解释了,为什么在人类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她才选择了唤醒了更多的异形。

    云海留给云朵的,是一张救命的底牌。

    同时,也是致命的威胁。

    一听云朵这么说,那么战士随即就释然了。

    异形的可怕,他们早就有目共睹。

    说句实话,他们情愿跟更多的虫子惨烈地战斗直到死亡,也不愿意和异形为敌。

    在基地时,云朵在雷厉的要求下,特意带着一队异形和战士们做过几次战斗训练。

    无论是城市巷战,或者复杂的丛林,包括阴暗的地下矿洞。

    异形只付出了小小的代价,就将那些战士全歼。

    神出鬼没的潜行伏击,哪怕一只并没有被外星移民彪悍的战士放在眼中的瘦小的信使异形,它们往往都能在最不可思议的时间发动最诡异莫测的攻击。

    而且在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后,放弃了潜行伏击的异形一拥而上,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能取得绝对的胜利。

    异形有着比虫子镰刀似的肢脚更灵活更锋锐的尾刃。

    异形有着虫子望尘莫及的极端凌厉的内巢牙弹射攻击。

    异形的骨甲比虫子更坚硬,它的血液更是具备连虫子都无法抵挡的可怕的腐蚀性。

    异形的作战风格诡异无端,神出鬼没,比虫子高明了不知多少倍。

    假如可以选择的话,这些战士或者地球人类情愿遭遇虫群危机,也不愿意和异形战斗。

    一想到云朵刚刚说的那些可能变成事实,他们便不寒而栗。

    地球上所有可吃的生物都被异形吞噬一尽,当异形饥饿到快要发疯时,它们还能不能保持理智听从云朵的命令?

    十个战士,九个人都觉得不到最后的关头,云朵可能不会有性命之攸。

    但他们呢?

    对其他种族根本没有认同感的异形,十有八九会将他们当成鲜美可口的食物。

    “你觉得胜券在握了吗?”

    “你觉得几万异形真的能挡住几十万虫子吗?”

    “你觉得一只连皇后都算不上的鹰王异形,可能是虫皇的对手吗?”

    当一阵骚动从远处的山洞中传来时,陈功终于暴发了。

    然而他愤怒的嘶吼声并没能继续。

    云朵的听上去很小,却清晰响在每个人耳边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咆哮。

    “异形的战力,并不是以是否是皇后来区别的。”

    “无须质疑的是,只要是异形皇后,它的战力就绝对不会差。”

    “但这并不代表着不是皇后的异形,就比它们差。”

    “鹰王异形和异形皇后相比,只是少了一个繁衍的能力而已。”

    “哥哥以前就说到过呢,鹰王异形、大青小黑、乌贼异形等等,它们的战力绝对不比异形皇后弱,相反不需要孕育异形卵,只是纯粹战斗机器存在的它们,或许还要强悍几分。”

    “喏,不信你自己看看。”

    云朵说着,却还伸手指向了虫巢后方。

    在那里,庞大的鹰王异形和虫皇已经彻底地拼成了一团。

    激烈地厮杀,猛烈的撞击。

    疯狂的咆哮,凌厉的攻击。

    只是用肉眼的话,已经根本无法清楚地捕捉它们的战斗了。

    汁液横飞,鲜血激流。

    偌大的虫巢上,几乎已经看不到几个完整的母虫虫茧了。

    到处都是虫茧被撞碎后乱流的汁液。

    而两个激战的存在,空间中虽然更多的都是鹰王异形惨绿色的鲜血激溅,但明显其中也有虫皇灰白的鲜血飚飞。

    “还有,战斗是用来打的,不是用来说的。”

    伴随着云朵的这句话而一出口,看似平静的虫巢当中,顿时陷入了极端的混乱当中。

    地面上、空中数不清的虫子涌向了不远处的洞口。

    比它们还快的是射兽的攻击,早就准备好的十几只射兽喷吐的光团将昏暗的洞穴映得一片惨蓝,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烈地轰进了洞口。

    刚刚冒头的异形先锋队,包括那只寄生了孟加拉虎诞生的彪悍的雄蜂异形,几十只异形刚一露面便被恐怖的光球炸成了碎片。

    在狂暴的冲击波席卷开来的瞬间,更多的异形就像是黑色洪流一样,势不可挡地冲进了虫巢当中。

    “桀”

    虫皇尖利的嘶鸣声炸响,虫巢的顶上,那被鹰王异形撞出的巨大的洞口中,明亮的光柱中,无穷无尽的掠食者凝聚成了一根巨大的箭矢,迅疾而猛烈的飚射下来。

    最惨烈的混战,在这昏暗的虫巢当中,又一次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