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科幻小说 > 末世异形主宰 > 第0115章 失联
    一轮残月挂在当空,浓墨似的黑暗泼洒在天地间,一片黑暗。

    新纪元基地城墙上,当值的守卫连长看了看手表,随即冷声喝道:“到时间了,关门收桥!”

    “轰轰”

    底部布满尖锐铁刺的沟壑上平铺的铁桥,被手臂粗壮的铁链拽动,缓缓伸起露出了下面数根粗壮的桥柱,最终恰到好处地堵在了城门外面的墙壁上,天衣无缝。

    紧接着,桥面形成的铁门后,两扇厚度达到了半米的合金大门,在“轰隆隆”的巨响声中,紧紧地关闭。

    “那支去g市搜寻仪器的队伍今天还没有出现,按时间算,如果没出意外的话,他们三天前就该到基地了。”

    城门关闭,提心吊胆了一整天的连长,只觉心头压着的巨石这才消失。

    接过部下递过来的香烟,点燃后狠狠吸了一口,连长这才继续说道:“今天还有五支佣兵小队没有来,夜晚,外面可不是人待的地方。”

    “唉,这些不都是常事么,一些佣兵小队实力明显不行,却还想着接一些高报的任务,就像今天有个小刀佣兵团,还接下来不知哪个高富帅发布的奢侈品任务,以他们的实力,那不是找死么。”

    站在城墙上,一个满面络腮胡的老兵贪婪地吸了一口香烟,慢慢说道。

    连长听在耳中,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当然,这话要是让小刀佣兵团那些成员听到了,怕是又羞又怒能吐半升老血。

    他们还活着,在最凶险的夜里,小刀佣兵团那些成员仍旧活着。

    确切的说,他们现在被困在了n市一处地下商城。

    每次尝试想要冲出去,总会碰到一些落单的变异生物,猫犬猎牛等等。

    而且它们一个个还都带了伤,说是凶性大发也好,说成狼狈逃跑也行,反正一见他们就是横冲直撞猛跑过来。

    好在都是一些c级变异生物,小刀佣兵团还能应付,但三番四次相同的遭遇下来,他们就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头了。

    每次出现的都是受伤逃蹿的变异生物,而伤到它们的某种、某群变异生物却迟迟没有出现,这根本不符合常理。

    很少有变异生物会把狩猎当成游戏来玩耍,特别还是随着灾难爆发的时间越长,幸存下来的变异生物数量锐减,而实力又一个个强大不少。

    除非是逆天强大的变异生物,否则没有变异生物会这么无聊。

    猜不到透原因,他们只能往最危险的地步考虑,将地下商场堵死后,再也不敢出去了。

    啃着又黑又硬的面包,再听到外面不时响起的一声声巨大的兽吼声,包括声势惊人的厮杀搏斗声,一伙人挤成一团,快要吓破胆了。

    “嘶”

    就在地下商场外的广场上,蜘蛛异形皇后人立而起,前肢牢牢控制住一只身高近两米左右的变异铁甲牛,腹部探出的寄生触手深深地捅进了它的喉咙深处。

    粘湿管状的触手内部,一个接一个异形胚胎涌动着。

    巨吻震颤着,发出一阵不知是痛苦还是爽快的嘶鸣声,一连注入了五个异形胚胎之后,蜘蛛异形皇后这才松开了变异铁甲牛的头部。

    “轰!”

    体长五米左右的变异铁甲牛轰然倒地,早已经晕厥过去。

    在它的身后,数十头体型稍小的变异铁甲牛,横七竖八倒了一地。

    并不是全部,偌大的广场上,不时有一只只异形将更多被寄生过的宿主搬了来,包括翼刃异形不时低空掠过,尖爪扔下了一只只或昏迷或挣扎着的变异生物。

    仍旧是末世前被圈养的动物居多,灾难爆发前华夏的环境极度恶化,野生动物几近灭绝,平常地方根本难得一见。

    森然可怖的的巨吻从骨板下探了出来,蜘蛛异形皇后颅骨移动,仿佛在巡视自己半晌的杰作。

    “嘶嘶”

    这时,黑暗的阴影中,一只信使异形灵活而迅疾地跑了过来。

    也不敢接近蜘蛛异形皇后,站在离它还有数米的地方,那只信使异形连续发出低沉的嘶鸣声,仿佛在说些什么。

    “嘶!”

    狭长的尾骨一摆,蜘蛛异形皇后竟是不轻不重地将那只信使抽得飞了出去,随即人立而起,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嘶鸣。

    夜幕下的n市,一条条大小街道,一栋栋高楼大厦,一间间民居商铺,大量的异形无声地出现,迅速地跑了出来。

    “轰”

    人立而起的蜘蛛异形皇后猛地扑倒,前肢一弹就将挡在路上的破败公交车踢开,随即朝着东南方向急跑下去。

    在它的身后,一只只大小不一的异形,洪流般跟上。

    包括天穹当中,九只翼刃异形闪电般划破虚空,急速掠过蜘蛛异形皇后统率的地面异形大军,径直朝新纪元基地所在的位置飞去。

    从绿化带中滚了出来,来报信的信使异形发出一阵低沉的嘶鸣,抬头“看”着异形大军消失的方向,又看了看留守在广场的三只信使、两只雄蜂异形。

    “嘶”

    纵身一跃,只知道服从和杀戮,并不会生出其它的负面情绪,它扑到一只没有被寄生已经变成破口袋似的变异铁甲牛身上,大嚼起来。

    “别出去了,它们是走了不少,但明显上面还有。”

    地下商场中,小刀佣兵团的老四耳朵贴在地上听了半晌,最终抬起头不安地说了一句。

    “我就哔了狗了,怎么这么倒霉。”

    老大关上了昏暗的手电筒,郁闷地骂了一句。

    五十多公里路程,对于全速奔跑的异形大军而言,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

    当然,对于翼刃异形而言,这个时间更短。

    夜幕下,扑腾着骨翼的它们,最先到达了新纪元基地。

    没有理会远远围绕着庞大基地的零散几只异形,对于这些白天跟着主宰过来的信使表现,起止是蜘蛛异形皇后不满,连头脑不及皇后的翼刃异形也有些不满了。

    新纪元基地不比山里的隐秘基地,危险程度不言而喻,出发前的云海就已经将情况向皇后做出了说明。

    无论异形皇后或者翼刃异形,在它们看来,在跟伟大的主宰失去“精神通讯”的情况下,这些信使就该及时去n市通报,而不是非要等至天黑后,仍旧联系不上主宰,这才跑去找皇后。

    皇后才不会在乎信使这么做,是不是主宰有过别的交待。

    飞在数百米高的夜空,九只翼刃异形没有在庞大的新纪元基地地毯式搜寻,却是直奔后山而去。

    新纪元基地的地势上高下低,白天远远跟着云海潜行过来的那些信使,都清楚地看到他进入了后山当中,随即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盘旋在高空,九只翼刃异形敏锐的感观中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并没有离后山太近。

    “嘶!”

    半晌也察觉不到主宰的存在,九只暴戾的翼刃异形有些不耐烦了,八只散了开来,其中一只发出尖锐的嘶鸣声,同时双翅一敛,极速朝后山落了下去。

    “轰轰轰”

    几乎就是在它极速接近的同时,高大的后山上,数架多管自行高射炮发出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流星雨似的弹幕划破夜空,暴风骤雨般击向了翼刃异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