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穿越小说 > 大明铁骨 > 第188章 鲸海(第二更,求支持)
    鲸港,是黑龙岛(库页岛)上最大的港口,五年前,大明海军的军舰驶抵这座旧称苦兀的岛屿,将其纳入大明的治下,后来又被内入黑水都督府下,并易名为黑龙岛,而鲸港也正是那时兴建,因为鲸港为东向西,冬季受西风影响严重,虽有防波堤保护,但不时仍有巨浪涌港。

    不过,即便是如此,鲸港依然是鲸海(日本海)最重要的港口之,尤其是在海参崴进入结冰期后,鲸港就成了大明的捕鲸船在鲸海的母港,尽管朝鲜对大明开放有多座港口,但是大明的捕鲸船还是更喜欢这座港口,因为鲸鱼群会从黑龙海峡驶过。

    相比于大明的任何一个港口,鲸港的无疑是极为特殊的,在这里除了明人之外,还可以看到一些奇形怪状的人——苦兀人,苦兀人的外貌与汉人以至于本身相貌与汉人就有所不同的女真人也是截然不同的,他们眉毛突出,毛发稠密,眼圆而深陷,睫毛长而分歧,鼻垂直,脸和全身多毛,明显具有欧罗巴人种的特征。

    相比于曾抵抗大明统治的生女真,这些苦兀人反倒是轻易的接受了大明的统治,接受了大明的器物,他们的服装,过去主要是用兽皮和鱼皮制作。现在也和明人一样,改穿棉衣。尽管大明没有禁止他们打猎捕鱼,要求他们从事农业活动。但是面对文明的冲击,他们中的不少人,依然开始尝试着融入大明。

    在鲸港就可以看到不少苦兀人,相比于东北禁止女真保留自己传统的风俗和文化,禁止他们打猎捕鱼,要求他们从事农业或者伐木。主动融入大明的苦兀人受到了优待,在这里可以看见他们坐在街头聊天,尽管他们穿着大明的衣服,但却是地道的野人,他们的样子甚至会让初来乍到者惊讶不已。

    在这些来自蛮荒之地的土著之外,有很多人都是大明的捕鲸船上所需要的捕鲸手。他们过去曾划着桦木制成小艇,在大海上捕鲸,他们无一例外的身强体壮,但却没见过任何世面。如今在利益的驱使下,他们离开自己的部落,加入捕鲸的行列,看准了捕鲸可以给他们带来财富。

    毕竟,随着文明社会的商品涌入这个岛屿,在改变土人的同时,也让他们见识到了白银的力量,白银可以让他们的家人过上更体面的生活,而对他们而言,捕鲸是获得财富最好的选择。

    在这里,分辨出普通水手与捕鲸手的区别很简单,尽管他们的腰间都有一根水手穿的腰带,还挂着一把带鞘的缆刀,但是他们穿的不一样,与普通的水手穿着海军式的呢绒大衣不同,那些捕鲸手要穿这样的衣服出海,真是笑话,一阵海浪打过来,湿透的衣裳就能把他们拖下海去,所以他们都是穿着皮裤皮衣,即便是海浪打在身上,也不会打湿衣服,那内里衬着毛皮的皮衣,即便是在鲸港的冬天,也能挡得住这里的严寒,当然外面还需要再罩上一件毛皮大衣。

    如果没有捕鲸业,鲸港恐怕与这个荒僻的岛屿上的其它任何一处海岸一样,没有多少区别,同样的荒凉,同样的人烟稀少。可是现在这里却是一座拥有五六千人人的城市,这里所有的建筑与钱财,都是大海上捞来的,是捕鲸手用标枪从大海里戳上来的。

    据说在大明,每十桶鲸油里,就有九桶出自于这里,关于鲸油,有很多说故事,但是所有人都相信,在皇帝的皇宫里头,那一个个油灯里通宵都点着鲸油灯。是真是假,无人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用鲸油正是从皇宫里传出来的习惯。

    而鲸油,正是产自于鲸港,出自于那些捕鲸手的手中。

    在鲸港的码头边,有个捕鲸者的酒馆,所有将要扬帆启航的和归来的捕鲸手们,都会到这里来,这里既有来自大明各地的捕鲸手,当然也有各地的女人,朝鲜的、女真的、广南的,甚至于还有来自欧洲的妓女,她们总是试验挣走这些捕鲸手身上的银子。

    在这里,几乎每一个人都会喝得醉醺醺的、摇摇晃晃,他们大声的说着,吼着,大口的喝着酒,并不时的调戏着身边的女人,男人放肆的笑声和女人的尖叫声、笑声在这里回响着,突然房门被推开了,风雪灌了进来。

    “出事了!”

    闯进来的水手大声喊道。

    “金元宝号在进港的时候,被海浪推着撞上防波堤了……”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原本放肆的欢笑的男人们都愣住了,他们的手里还端着酒杯,他们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这是一个充满风险的行业!

    在大海上,也许鲸鱼一拍,就会把他们的小艇拍碎,他们甚至也有可能魂归大海。而且在海上航行的时候,也会充满风险,海雾起来的时候,会迷航,会撞到冰山。甚至就连返航的时候,在港口也会因为港口汹涌的海浪,被浪头冲上防波堤,船毁人亡。

    风雪从敞开的房门涌入酒馆内,此时这里里面却是一片令人窒息的寂静。得知噩耗的人们沉浸在一种默然的哀伤之中,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思,这些心思却笼罩在同样一种凄凉之中。

    在这昏暗的酒馆里,油灯随着寒风摇曳着,屋子里的热气似乎都快要散去了。因为门敞开了,所以透进了一些亮光,那迎面的墙上,挂着一排各式各样的枪和矛。

    它们并不是普通的枪和矛,它们充满了杀戮之气——这是几枝锈迹斑驳的捕鲸标枪,在大明的内地,一些探险中,经常会出现它们,传说中,捕鲸手正是合它们去捕获鲸鱼。

    而中间的那一枝满是锈迹的捕鲸枪,据说它是“光明号”上捕鲸枪,那是这里最早的捕鲸船,它曾经一连捕获过十几只鲸鱼,最后,在回程的时候,陷入港口的风浪里,在港口外它将沉而未沉,几根光秃秃的桅杆还在水面上挣扎,最后,那艘船上,唯一剩下来的就是这支捕鲸枪。

    还有一只捕鲸枪,是一次被人扎入一只大鲸鱼以后被它带进了海里,后来另一批捕鲸手打死了这只鲸,又找到了这枝枪。然后把它带了回来,可是那艘船已经深了。

    这几只捕鲸枪都代表着沉下去的捕鲸船,而且无一例外,都是在港口沉没的,会有不少人活下来,可是他们却失去了财富,失去了在鲸海中奋斗一个多月的收获,对捕鲸手来说,这才是最可惜的。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有人大声喊道。

    “喝酒!”

    “对喝酒!”

    随后笑声再一次响了起来,欢快再一次取代了忧伤,大海上总是充满着各种风险,这有什么呢?

    他们是水手,天生就是冒险的!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再一次被推开了,进来的是一个捕鲸手,他的手里提着一支捕鲸枪。尽管他的身上的穿着厚实的皮毛大衣,可是他的头上却都是冰碴子。

    他一言不发的走进来,在他走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看着他,很多人都认出了他,他是“金元宝”上的捕鲸手王杰。

    只见他一言不发的走到柜台前,然后拍掉头上的冰碴子、抖掉大衣上的雨雪,然后坐那里的一个座位上,同时将捕鲸枪往上面一放。

    柜后的掌柜不由分说的,便给他倒了杯酒,谁都没有说话。

    王杰喝着酒,他垂着头。

    这里沉寂而凝重的气氛显然影响了所有人,他们都坐在那里,只是静静的坐着。

    “我们带回来了397桶油!”

    收获非常丰厚!

    王杰开口后,所有人都自然的想到了这些油所代表的财富,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又保住了多少?

    “现在,一桶都没有了,船也没有了!”

    浪太大,船一撞上去,就会土崩瓦解,船上的油桶也会变得粉碎,人,能活下来就已经不错了。

    “好了,别想那么多了,人活着就好。”

    “一船人,只活下了六个人!”

    再一次,酒馆里的气氛发生了变化,死的人太多了。

    那些死去的人们的遭遇可以肯定是,每一个捕鲸人都无可避免的,只要他们出了海,随时都有那样的危险。所以这些捕鲸人都知道,这一切都是不可避免的,他们或许会选择忘记,但现在面对这样的事情,却无不感觉到忧伤。

    郁积在心中的忧伤幻化成沉重的无声的叹息,使每一个面对未来的死亡的人,这时都因为这次海难陷入无休无止的忧伤之中!

    “其实,原来,这一切都是可以避免的!”

    王杰一边喝着酒,一边摸着那个捕鲸枪,然后他坐在那里,又一次重复道。

    “本来,是可以避免的。”

    坐在他身边的人们脸上有一种犹疑的神色,好奇心被引了起来。

    “怎么避免?”

    有人开口问道。

    “你们听,那浪声,这么大,这里本来就不适合冬天过来。”

    “可是,不到这里,还能到那,难不成去朝鲜吗?”

    “除了朝鲜,还有其它地方啊!为什么不去那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txt/75/75784/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