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403章 什么叫做运气
    叶华遇到过很多次叛乱,而且规模都不小,他总结出来最重要的经验就是以快打慢,先下手为强!

    刚刚举事,正是人心最混乱的时候,很多下面的士兵根本没有做好心理准备,不知道何去何从。

    面对一群没有坚定信心的敌人总是最容易的!

    符昭信直冲漳水大营的左翼,他的人马不过是三百而已坦白讲,符大少爷的心是悬着的。

    他一路疾驰,为了追上叶华,已经累得差点吐血,再去攻击敌人,怎么看都没有多少胜算。

    “叶华啊,你要是不想跪一辈子搓衣板,就别坑老子!”

    符昭信用尽力气,冲在全军的前面。

    “快投降吧,王师来了!”

    他的这句话充分显示了内心的如意算盘,你们赶快投降,我就不用费事打了。可刘继冲经营了这么多年,也不是废物。

    他的亲信部下不要命地冲上来,符昭信没法子,只能挥动手里的宝刀,死命砍杀,好在符家的精骑不是吹的,他们簇拥上来,保护着大少爷,为符昭信遮挡刀剑,一起向前冲。

    符昭信总算没有出事,可也陷入了苦战。

    在另一边,唐牛带领着骠骑卫发起冲锋,他要比符大少爷猛多了,但是他遇到的麻烦也不小,刘继冲手下的两个牙将带着两千人马,跟唐牛对冲,哪怕骠骑卫再骁勇善战,也难以冲破十倍的人马。

    唐牛不论怎么劈砍,面前的敌兵都层出不穷,他已经不知道身上挨了多少下,若非是板甲精良,唐牛早就变成尸体了。

    他红赤着眼睛,不断抽刀,挥刀,两个膀子越来越沉重,或许下一刻就没有力气挥动武器了。

    “嗯,他们撑不住了!”叶华手里握着火把,在远处观战,这一次他没有身先士卒,而是观察着战场情况。

    “差不多了!”

    叶华转身对仅剩下的二十名贴身侍卫道:“该你们出动了!”

    第一名亲卫扛着大旗,冲了出来。

    在他的后面,有五十匹战马,叶华来的时候,每人配备了五匹战马,他虽然没有人,但是还有马可以用!

    每一匹战马的马鞍上都绑着火把,叶华和其他士兵一起点燃。

    这一名亲卫高举大旗,一声爆喝,“冲!”

    他带着战马向漳水大营发起了攻击。

    紧跟着是第二队,第三队,第四队

    这些亲卫没有任何的攻击能力,但是却造成了万马奔腾,火光遍地的假象,他们从四面八方冲来。

    叶字大旗在火光中,猎猎作响。

    恰巧暮色四合,马蹄又带起无数的沙土,人们只能看到黑压压,灰蒙蒙的一大片。也不知道又多少人马,只觉得铺天盖地而来。

    那些亲卫还点燃了炸药,扔在空地上,制造出剧烈的声响,大地都跟着摇晃。马蹄声不够,爆炸来凑。

    这一番的折腾,到处都是叶华的兵,到处都是声音,排山倒海,无可匹敌。

    谁不知道冠军侯的威名,他带兵来了,人会少吗?

    瞧瞧这气势,瞧瞧这威严!

    拿什么和人家拼?

    那些不是和刘继冲一条心的人首先溃败了,他们望风而逃,四处奔跑这帮人逃跑也就算了,偏偏因为他们的逃跑,又冲散了刘继冲的嫡系,双方搅在了一起。

    自己人践踏自己人,死伤十分惨重。

    “你们这些废物!跑什么,给我上啊!”

    一员牙将大声呼唤,连着砍翻了两个逃兵。

    溃散的势头刚要压下去,唐牛一马当先,冲了过来。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能错过。他迎着对方,劈头砍下。

    牙将举起盾牌格挡,唐牛猛吸一口气,长刀劈下,牙将的盾牌碎成了八瓣儿,头盔也被劈开了,脑浆飞溅,直接毙命!

    唐牛浑身浴血,提着长刀,说了一句堪称扭转战局的话。

    “反戈一击,有功无罪!”

    就这八个字,让那些亡命逃跑的士兵看到了希望。

    对啊!

    我们不跑,冠军侯杀我们。

    我们跑,刘继冲的狗杀我们!

    凭什么老子要等着被砍头!

    老子要自救!

    这帮人纷纷举起武器,跟着骠骑卫一起冲杀。

    今天的唐牛,堪称智商爆表。

    这么多人,如何分得清敌我,万一杀错了人怎么办?

    他又吩咐道:“所有追随朝廷的将士,在胳膊上系上白布,没有的,将盔甲反穿啊!”

    听到了他的命令,有人反穿盔甲,有人扯下衬衣,系在胳膊上。

    唐牛春风得意,他第一个冲进了漳水大营。在另一面,符昭信也摆脱了纠缠,他领着人马,也杀了进来。

    两路人马,就像是两把刀子,插了过来。符昭信眼睛都冒光了。

    行啊!

    妹夫真有两下子,就靠着这么点人马,愣是杀败了好几万人,冲进了叛军大营,不愧是我们符家的女婿,有本事!

    相比起这俩人,潘美倒是真刀真枪,艰难多了。

    他力战三千敌兵,把命都豁出去了。

    当冠军侯的大旗四起,大营乱了的时候,这三千人感到了惶恐不安,有人急着去看看情况,有人却还在拼杀。

    潘美狰狞一笑,浑身又来了力气!

    “杀!杀光他们!”

    潘美真像是一头猛虎,横冲直撞,一口气冲破所有敌军的阻拦,踏着成堆的尸体,冲进了军营。

    他的兵最多,又是从正面杀进来。

    堪称致命一击,叛军开始崩解。

    跪在地上请降的,反穿铠甲,跟着平叛的,全都多了起来。

    叶华这边就像是滚雪球,最初只有一点人马,可越来越多,越来越猛,简直像是泰山压顶一般。

    至于刘继冲的心腹因为局面混乱,无法相互联系,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很多人惶恐不安,逃到了漳水河畔。

    这时候四面八方,全都是喊杀声,仓皇之间,有人就向河里跑。由于这些日子暴雨不断,水量上涨,跑到河里的人,生存的可能就成了零,偏偏后面还有更多仓皇逃窜的人,不辨方向,拥挤推搡,将更多的人,赶到了漳水之中

    战斗已经变成了屠杀,节度副使刘继冲,此刻也茫然不知所措了。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喊杀声越来越清晰,似乎下一刻就能杀到眼前!

    他没有办法,只能求助跟在身边的一个人!

    “师兄,要怎么办,怎么办啊?”

    刘继冲口中的师兄,身材高大魁梧,能有四五十岁的样子,在他的手里,提着一条禅杖。此人的法号叫宝岩。

    在一年之前,他还是庙里的高僧。

    宝岩和尚有三绝佛法,武功,画!

    刘继冲没什么学问,而宝岩一肚子经纶,谈禅论道,让刘继冲每每茅塞顿开,他的法画作,更是名动一。

    刘继冲靠着巴结李筠上位,就是宝岩和尚在后面指挥在半年之前,朝廷厉行灭佛,宝岩和尚的寺庙也被封了,一尊尊金光闪闪的佛像被砸碎。

    上面的金粉刮下去,剩下的铜被送到了钱监,熔成了铜钱庙里藏的经文也被毁了,宝岩和尚的画作被扔到了火堆里。

    面对此情此景,宝岩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

    “佛有涅槃,因果循环,低眉菩萨去了,剩下怒目的金刚!杀!杀!杀!”宝岩面目狰狞,声若巨钟。

    师兄的话刘继冲总是听不太懂,但是他依旧愿意相信宝岩。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宝岩弄了不少打手,投奔到刘继冲的帐下,又帮着他筹谋大事刘继冲按照宝岩的吩咐,力量快速增加。又恰巧李筠要被调走,听到这个消息,宝岩立刻让刘继冲送去三十万贯巨款。

    要想在天子身边立足,必须长袖善舞,没有钱是不成的。

    这一笔巨款送去,李筠彻底把刘继冲当成了心腹,甚至说出让他接替节度使的话

    在师兄的运筹帷幄之下,刘继冲真的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变化。

    他和北汉的关系打通了,摩尼教的人站在他的身后,军中的人越来越多归附他力量每时每刻都在变强。

    别人能做到的事情,他没有理由做不到!

    野心这个东西,就像是野草,当阳光雨露充足的时候,就会疯狂滋长,稍微不留神,遍地开花!

    可野草终究是野草,叶华驾临,骠骑卫大军出动刘继冲仿佛被打原形的小妖,变得更加茫然无措。

    “师兄,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宝岩比他要冷静多了。

    “大帅不用担心,你是弥勒降世,有百灵呵护,金刚罗汉,八部天龙,怕什么冠军侯!”

    这些当然是空话,刘继冲再傻也不会上当,宝岩顿了顿道:“大帅,赶快给汉太子送信,让他领兵驰援。贫僧护着大帅退走!”

    敢情这位宝岩大师也准备跑了,刘继冲只能听他的。急忙招呼亲信,向着左翼冲了出去,他觉得这个方向的攻势最弱,逃出去的希望最大

    果然,手下人簇拥着他,距离逃出军营,只剩下两百步了,偏巧,这时候冲来了一伙人马,为首的正是符昭信。

    如果是唐牛或者潘美,都会冲上来拼命。唯独符昭信,他气喘吁吁,已经杀得没了力气,他情急之下,掏出了妹妹送给他的弩箭!

    嗖!

    随手一箭射出,正中刘继冲的胸膛!

    符昭信傻了,脱口而出,“娘的,居然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