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233章 射雕儿
    大周上下心气正高,绝不是弱宋可比的,柴荣带来的几万人马,有新军,有禁军,不管哪支人马,都有跟契丹正面硬拼的胆色。

    新兵是赵匡胤按照叶华的法子练出来的,至于禁军,虽然问题不少,但都是百战老卒,一身的本事。

    从去岁开始,他们也陆续换装明光铠,其中精锐还有陌刀,另外也增加了床子弩的数量,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大家伙是信心满满。

    要说唯一落后契丹的,那就是战马骑射。

    这块几乎是天灾,没有办法,除非能花大力气建立专门的马场,而且养几万匹,十几万匹根本不顶用,至少要保有几十万匹,甚至上百万匹,才能重现汉唐铁骑的威风。

    在这一点上,柴荣有着清醒的头脑,不至于好高骛远。

    他目前的盘算就是如何利用这次会猎的机会,提升大周的威风,给燕云的汉人一个强烈的信号,让他们有勇气起来反抗契丹。

    为了显示强硬,柴荣几乎到了锱铢必较的地步,丝毫不愿意吃亏。

    原定是重阳节会猎,结果愣是拖到了十月初。

    所谓胡天八月即飞雪,农历十月已经是相当寒冷,滴水成冰。

    杨衮代表契丹皇帝,穿梭两国之间,做最后的协商。

    “吾皇仁慈,决定将100名沙陀余孽交给大周,你们现在就可以去领人。”

    叶华陪坐在柴荣的旁边,他手里摆弄着一个精致的小葫芦,里面装着一只蝈蝈,草虫过冬非常困难,叶华的注意力九成都在葫芦里的蝈蝈上,只留一成给杨衮。

    “你之前不是说要交1000人,怎么变成了100人,原来这就是你们皇帝的信用吗?”他幽幽着说道。

    杨衮怒火中烧,“是你们没有履行承诺,没有把可恶的一只虎交给我们!”

    “那我们也是打了九折,你们直接打一折,这就太不地道了吧!”

    杨衮怒气冲冲,“你不仁我不义,怨不得我们!”

    “哈哈哈!”

    叶华大笑起来,“那好,我看索性就不用玩这些虚的了,把交换人员这一项取消,我们一个也不要,你们自己留着玩吧!”

    杨衮显然有点意料之外,大周夺了后汉的江山,对于沙陀余孽一直是非常忌惮。他们主动归还,大周居然有胆子拒绝,真是莫名其妙!

    他咬了咬牙,发狠道:“你们就不怕那些沙陀人会想着复国?假如他们变成强盗,肆意烧杀抢掠,我大辽可管不了!”

    威胁,红果果威胁!

    叶华玩味地一笑,从来都是老子威胁别人,还轮不到别人威胁老子!

    “你们要扶持沙陀余孽随便……正好,我们这边也有些契丹的子民,他们是很愿意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的!”

    杨衮警惕起来,“你,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碰巧,我明察暗访,找到了你们义宗皇帝的后人,他身上可流着耶律氏的鲜血,货真价实的!”

    杨衮老脸涨得紫红,给猪肝一样的颜色,他被赐了耶律姓,可骨子里还是汉人,在辽国境内,算是最低等的一群人,被戳到痛处,能不生气吗?

    更让他惊讶的是所谓义宗皇帝后人……这个辽义宗并没有真正当过契丹皇帝,他是辽太祖的长子,耶律阿保机死之后,被二儿子耶律德光夺了皇位,耶律德光对他的大哥耶律倍欲除之而后快。

    耶律倍仓皇逃到了后唐,在中原住了六年,后唐爆发政变,耶律倍死在了乱军之中。

    按理说他这辈子就算彻底完了,谁知道咸鱼还真翻身了,耶律德光一死,继位的耶律阮是耶律倍的儿子,耶律阮把他便宜老爹抬成了义宗,放到了太庙里,过了一把皇帝瘾。

    只是耶律阮运气也不好,替北汉出头,遇到了耶律察割兵变,丢了性命,而且还把功劳记在了叶华头上,成全了冠军侯的威名。

    而如今契丹的皇帝叫耶律璟,他又是耶律德光的儿子,契丹的皇位,就在太祖和太宗两支之间,不断交替。

    按照叶华所说,耶律倍在中原有后人,那他就是现在契丹皇帝的堂兄,太祖的嫡孙,以这个身份,当然有资格去夺取契丹皇位!

    “你撒谎!没有,绝对没有!义宗皇帝的骨肉不可能留在中原,你骗不了天下人!”杨衮气急败坏,恼羞成怒。显然,他们想弄沙陀余孽恶心大周,而叶华直接弄出了义宗后人的戏码。这可比沙陀余孽刺激多了。

    中原百姓,听到沙陀人,只有浓浓的恨,可契丹这边就不一样了,皇位频繁交替,人心惶惶,想要大做文章的人多了。

    叶华是摆明了态度。

    来啊,互相伤害啊!

    看看谁更难受!

    杨衮退缩了,他真是不敢想象,假如大周真的扶持起一个傀儡,后果该是什么样子……“好,那1000人我们可以全交!”

    叶华笑了,“这就对了,回头义宗后人也会给你们!”

    没讨到便宜,还弄得灰头土脸,杨衮岂能甘心。

    他眼珠转了转,来了主意,“晋王殿下,三日之后,就是双方正式会猎之日。我以为大辽和大周习俗不同,难免有出入,是不是可以提前较量一下,好相互了解,免得误会!”

    柴荣哈哈大笑,一点雕虫小技,瞒不过他,这家伙是想靠着本事,压大周一头,找回面子。

    “比就比,我大周藏龙卧虎,岂会惧怕蛮夷番邦!”

    杨衮恨得牙根痒痒,一会儿就让你们见识下“蛮夷”的厉害!

    他迈步出去,直奔校场。

    柴荣没急着走,而是冲着叶华责备道:“你手上有耶律倍的儿子,怎么能轻易交出去?”

    叶华笑了,“殿下,这玩意的真假,还用得着多说吗?”

    柴荣如梦方醒,点指着叶华,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小子撒谎都不带眨眼睛的,险些连自己都给骗了。

    “其实也无关真假,只要势力够了,随时都能包装出一个,契丹兵变不断,贵胄之间相互杀戮,拿他们做文章,实在是太容易了!”

    “那也要有你冠军侯的智慧啊!”

    柴荣欣然道:“走,去校场看看,契丹人究竟有多大的本事!”

    他们两个赶到了校场,此时杨衮带着500人,已经霸占了半个校场,在一群契丹人中间,首先出来个满身兽皮,背着弓箭的家伙。

    他绕着校场狂奔,一边跑一边发出嗷嗷的声音,跟野兽似的。等跑到第三圈,似乎是活动开了,他突然把手指塞进嘴里,打了一个哨。

    这时候有两个契丹兵立刻站出来,他们手里提着笼子,把笼子打开,从里面放出两只一尺左右的鹰。

    从笼子里出来,鹰迟疑了一阵子,后面的士兵发出怒吼,受惊的鹰一跃腾空,展翅高飞。

    获得自由的鸟儿奋力挥动翅膀,快速逃离下面可怕的人群……那个契丹弓箭手眯缝着眼睛,不急不忙,拉开了弓。

    此时的他,浑身肌肉绷紧,神经集中,也宛如一张弓!

    嗖!

    箭飞出去,他看也没看,又用极快的速度抽出了第二支箭,也射了出去。

    伴随着两声悲鸣,鹰从天上落了下来,可怜的家伙爪子不停抓挠,最后便成了直直的样子,蹬腿死了。

    柴荣正好目睹这一幕,不由得吸了口气!

    “射雕儿!名不虚传啊!”

    叶华黑着脸道:“还不算射雕儿,但水平不差!”

    他们两个脸色都不好看,而契丹人这边,却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他们大声嚷嚷着,有懂得契丹话的人告诉柴荣,大意是契丹人是英勇无畏的射手,汉人就是他们的猎物,飞到天空,逃入密林,也躲不过他们的弓箭……

    “放屁!”柴荣爆了粗口,直奔校场而来,就不信了,大周还没有能收拾契丹人的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