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199章 道理最大
    郭威去了三司衙门,然后带着魏、李、薛三位相公,还有一个小官赵普了宫中,君臣商谈了两个时辰。

    没人知道他们谈了什么,足足三天,整个朝堂,都没有半点声音。

    在一片奇怪的沉默之中,叶华居然冷静下来了。

    他没有那么烦躁生气了。

    很多事情也想通了。

    火药弄出来,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虽然鲁莽一点,但也不算什么。真正的问题在于如何处置这些发明创造

    叶华做过很多事情,当初搞地产的时候,他把大头儿分给了郭威,郭幸哥,分给了其他的武将,自己只拿了一部分。

    这事情叶华做得心甘情愿,因为地产是借了别人的势,理当给人家好处,没什么好说的。

    接下来呢?

    他发明了水泥,郭老大看上了,五五分账,叶华答应了。

    再然后,他弄出了坩埚炼钢法,靠着专利,拿了一大笔授权费。

    直到现在的火药,同样注册了专利,最后的归属会是谁的,没有了结果他可以发明很多的东西,但是每一次都让别人拿去大头儿,辛辛苦苦,为他人做嫁衣裳,叶华没有那么无私高尚。

    而且也很不合理!

    因为叶华的发明创造,也是靠着很多工匠一起完成的,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随随便便,就把技术成果交出去,手下人的积极性也会受到沉重打击。

    所以要想鼓励技术进步,适当保护专利,就是必然的。

    叶华的痛苦在于他意识到制定规则的重要,但却没有制定规则的权力。

    朝中的诸位相公,不甘心受约束,就连皇帝,也未必愿意低头,更遑论那些虎视眈眈的武夫

    叶华很清楚,假如他身在一个盛世,各种规矩充斥,他才不会费力气弄什么专利法,因为弄了也没用,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能轻松将之碾碎。

    五代的情况却很不一样。

    战乱已经把一切规矩都打碎了,几乎一切都变成了废墟,从头来过。所以叶华可以轻松挑战孔家,承受的后果也很有限。

    正是曲阜的尝试成功了,叶华想要更进一步,推动更多的改变,他不是要独占所有好处,专利法也是有授权的,别人也能得到分润。

    叶华想做的不过是维护工匠,维护技术人员的利益因为他们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关键!

    一个能干的工匠,胜过一百个会说的生!

    可不幸的是,人们总是被华丽的辞藻,漂亮的面孔迷惑,忽视了谁才是真正的进步功臣!

    总而言之叶华想到了很多,可是这么大的谋算,最后只落在他,还有一个小小的盐铁判官赵普的肩头,也不知道赵普能不能扛得住?

    叶华没有太多的信心,不过他想开了,放下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与其那么苦恼,还不如关心能掌握的事情,比如做一个大个的烟花,比如教家里的小子骑马。叶华还抽空用杨木做了几柄马刀,送给了家里的小子。

    然后他就看到郭幸哥穿着开裆裤,举着把自己还高的马刀,来奔跑的英姿小家伙还很认真告诉叶华,下次打仗,要带上他。

    “想上战场可不容易,幸哥要先学好本事才行。”

    叶华笑呵呵抱着小家伙,坐在自己的腿上。

    在他们的面前,有一个很大的沙盘,正是以大周为核心的地形图,整个天下,了然于胸,叶华连着问了几处国名,郭幸哥都很干脆,答了出来。

    “很好,奖励糖果一颗。”

    郭幸哥喜滋滋接过糖果,塞进小嘴里,满脸写满了幸福。

    叶华把手指放在了蜀国的位置,他从蚕丛和鱼凫讲起,讲到了五丁开山,讲到了蜀国皇帝死后变成了杜鹃鸟,悲鸣啼哭,讲到了都江堰,天府之国,讲到了蜀锦,甚至还讲到蜀地的萌宠,黑白两色的熊猫

    叶华讲得十分浅显生动,别说郭幸哥听得入迷,就连符三都凑了过来,仔细倾听。老爹给她请过很多师傅,教琴棋画的,什么都有。

    但是却都绷着脸,不苟言笑,一副师道尊严的穷酸做派,看了就倒胃口,郭幸哥还真走运,从小就能遇到个有趣的师傅!

    叶华讲了差不多有半个时辰,小孩子的注意力有限,郭幸哥能一直老实听着,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他掏出两颗糖,塞给了小家伙,郭幸哥抓起木刀,撒欢去了。

    叶华拍拍屁股,起身突然愣了。

    符三见他变颜变色,忍不住撅起小嘴,“还不许人家听怎么?你说的那个黑白的熊猫,我见过,在洛阳那边就有,头我送你一只,总行了吧?”

    符三自顾自说着,却没有提防,叶华躬身施礼,“臣拜见陛下!”

    符三吓得连忙转身,她这才发现,敢情郭威已经站在了身后的葡萄架下。

    郭老大笑了,“叶华,你给幸哥讲的,朕听了一会儿,很好,你有心了!”郭威笑容可掬,拉着叶华坐下,又看了看符三,笑道:“你就是我那亲家的千金吧,快坐下!”

    别管多威严,多有身份的家长,面对孩子的老师,总是板不起面孔。

    郭老大也不例外。

    当看到儿子被教得很好的时候,郭威什么怒气都没了,变得语重心长起来。

    “那个赵普不错!”

    能得到皇帝的赞许,说句官话就叫简在帝心,恭喜赵普,从此就要进入升官的快车道,平步青云,几年之内,宣麻拜相也不是不可能。

    赵普究竟是说了什么,能得到郭威的嘉许呢?

    事情到三天前郭威召集三位相公和赵普,商讨专利法的问题。

    那场面可想而知,三位相公,压力堪比三座泰山。他们轮番痛陈专利法的弊端,增加朝廷开支,让朝廷受制于工匠和作坊,某些人借着专利法大发横财,损害朝廷威信无论如何,必须废除!

    面对滔天的压力,赵普的心也在哆嗦。

    可他也清楚,多少人一辈子也遇不上这么个机会,是龙是虫,就看这一次了!他把心一横,“启奏陛下,臣斗胆请教,工匠费尽心思,倾注心血,造出来的东西,可不可以白白抢走?诚如是,工匠还有什么心思研究新的东西!抢走别人的心血和抢走别人的钱财,又有多少区别,朝廷岂能和山贼草莽的作为一样!”

    “你胆大包天!”

    李谷愤然道:“赵普,你竟敢把朝廷比作山贼,你简直可杀不可留!”

    “李相公,下官说的是做事,朝廷不能不讲道理!专利法只不过保护五年时间而已,已经十分低了,诸位相公还不愿意接受,难不成,要把做事的人,创造的人,当成鱼肉,予取予求,你们才高兴吗?”

    魏仁浦听不下去,霸道质问“赵普,天下是朝廷大,还是工匠大?是陛下大?还是冠军侯大?”

    这次的问话,比上一次还要诛心一万倍。

    赵普双膝一软,跪在了郭威面前。

    就在大家以为他认罪的时候,赵普抬起头,朗声道:“陛下,臣以为,这天下道理最大!”

    语惊四座!

    波澜滔天!

    “大胆!”

    魏仁浦怒不可遏,“赵普你简直丧心病狂,天下乃是圣人之天下,九五至尊,口旱天宪,还有比陛下更大的吗?”

    赵普的鬓角,汗水几乎成股流下,郭威皱着眉头,怒道:“让他说下去!”

    从皇帝的语气当中,魏仁浦感到了强烈的愤怒,他连忙闭上了嘴巴,至于其他两位相公,更是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赵普磕头之后,认真道:“陛下那是天子,固然是天下第一人!可哪怕天子,也要勤政爱民,奉行大道。由此可见,天子也不能为所欲为,在天子之上,还有道理在!工匠付出辛劳才智,他们的成果,就好比农夫种出来的庄稼,如何能随便抢走?今天是冠军侯的作坊,诸位相公还有忌惮,要给他补偿,换成寻常工匠呢?是不是直接就拿走了?难怪世人视工匠为贱业,如此糟蹋,还有道理可言吗?”

    “陛下提三尺宝剑,建基立业,所求者,乃是天下由乱入治,国泰民安。自安史之乱以来,武人犯上作乱,文官结党营私,蛮夷践踏中原,百姓流离失所所有的一切,都是大道不行,乾坤颠倒。陛下身为英睿之主,心怀宽广,又岂能容不下工匠的一点小利?诸位相公所言,臣委实不敢苟同!”

    说完之后,赵普把乌纱帽摘下,拜伏在地。

    龙椅上的郭威沉吟良久,突然站起,走到赵普的面前,把乌纱帽拿起,扣在他的脑袋上。

    “朕还没摘你的帽子,谁也摘不走!”

    郭威把事情的经过轻描淡写说了一遍,可叶华的鬓角居然也冒汗了赵普这家伙是拼了!

    叶华记得,黄袍加身之后的赵大,也曾经问过赵普,天下何物最大,赵普答的就是道理最大。

    只是面对赵大和郭老大,压力应该完全不一样吧!

    赵普很不错,也很幸运,他赌赢了郭威沉吟道:“赵普说对了一半,理是如此,可天下间的专利,要都是在你的手上,那又该如何?”郭威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空气也骤然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