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125章 嚣张的国舅
    陈石告诉叶华,郭威要扩充禁军,还不是小规模扩充,要一口气增加三分之一!

    郭威起家靠的是河北军团,差不多有十万人。

    登基之后,陆续收编了一些,战斗中又损失了不少。去岁丰年,国库有了点余钱,郭威终于能整顿禁军了。

    根据枢密院的建议,要裁撤一部分老弱,补充新人,将禁军扩充到15万人左右。

    叶华忍不住盘算起来,增加5万人,就算只有一万甲士,那也是1万件铠甲,还有兵器,弓箭,衣服,鞋袜,帐篷,锅碗瓢盆……对了,还有战马,战马也要着甲,还有马鞍,缰绳等等一应物品,花费比人还多。

    全都配起来,只怕500万贯还远远不够!

    叶华敢断定,这只是第一批订单,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单子。说句不客气的,只要天下没有一统,订单就不会少。

    哪怕天下统一了,还有边疆的战事,各地的叛乱,花钱就像流水,只是这个水都流到了军工巨头的手里……

    叶华来了精神,一大块颤颤巍巍的肥肉,岂能放过!

    练功的事情暂时放在一边,叶华召集工匠,检验成果,准备大显身手。赵匡胤和杨业没有别的事情,正好看看叶华这小子弄出了什么宝贝。

    当看到那一副明光闪闪的铠甲,赵匡胤的眼睛都直了,口水流出三尺。宝剑赠烈士,红粉赠佳人,就没有武夫不喜欢兵器铠甲的!

    赵匡胤觉得眼前的这副铠甲,简直比西域的舞姬还要妩媚动人。

    “好,真是好啊!”

    他情不自禁把头盔摘下来,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别说,大小正好!

    赵大立刻笑嘻嘻拍着叶华的肩头,“侯爷,你可真是有心了,还准备了礼物,我却之不恭了!”这家伙脸皮厚得和城墙一样了,居然招呼别人,帮着他穿上。

    叶华气得牙根痒痒的,怒吼道“这是给我的!”

    “不可能!”赵大伸了伸胳膊,抬抬腿,“你瞧,我穿着正好,怎么是给你的?”

    “你!”叶华翻白眼了,少年郎长得快,叶华虽然淡薄,但个子够高,工匠故意做得大一点,是留了空间,为以后准备的。

    没想到,竟然让赵大钻了空子,他嬉笑道:“行了,冠军侯尊师重教,真是有心,别不好意思啊!”

    面对这个厚脸皮,叶华真想有诸葛村夫的口才,骂死他算了!不过估计就算叶华比诸葛村夫还厉害十倍,也骂不死赵匡胤,毕竟这货的脸皮比王司徒厚了一百倍不止!

    “你就穿吧,这么个明晃晃的铠甲,你到了战场上,保证被弓箭手盯上,射成马蜂窝!”

    面对叶华的诅咒,赵匡胤哈哈大笑,“谁说我上战场穿了?平时穿这副铠甲出去,多有面子,到战场上,我就换成以前的盔甲,有里子!这就叫里子和面子兼得……对吧?”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叶华气得骂出了最经典的台词,“你想穿也行,那你就给我当模特。”

    “什么,什么模特?”赵大不懂。

    叶华也懒得跟他废话,赵大这货身高面大,粗胳膊壮腿,天生的赳赳武夫,让他展示自家的武器,相得益彰!

    穿了铠甲,叶华又让人找来了披风陌刀,全给赵匡胤配上了。

    等穿戴完毕之后,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好一位威武的将军!简直跟庙门口的天王一样,太霸气了有木有!

    这身装备的主色调是青色,之所以想选择青色,还跟先秦的一位大人物有关系,那就是邹衍,这位发明了五德终始说。

    秦朝崇尚黑色,就是水德,刘邦斩蛇起义,取代秦朝,按照土克水的观点,汉朝得到了土德。

    而王莽篡位之后,把五行相克改成了五行相生,并且他以土德自居,这样一来,火生土,汉朝就成了火德,所以有了炎汉的说法。

    接下来历代都遵照这个规律,五行相生,隋代是火德,唐代是土德,后梁取代唐代,是金德,而后唐则认为延续唐代正统,又改回了土德。

    后晋就是金德,后汉就是水德,眼前的大周,自然是木德,如果赵大有幸黄袍加身成功,木生火,就又成了火德,所以在历史上,也有炎宋的说法……

    此刻的赵匡胤,身着明光铠,青色披风,手持七尺长陌刀,光华闪闪,宛如天神下凡,叶华很满意,就冲这个卖相,估计也能抢下订单来!

    一转眼,三天过去,到了正式招标的日子。

    叶华早早来到了枢密院,随同他前来的还有一堆账房和几个工匠,组成了谈判团队,至于以赵匡胤为首的展示品,被塞在了马车里,暂时还不能让人看到。

    令叶华意外的是,他来得早,窦家那边居然比他还早。

    老头子笑呵呵的,可还免不了被截胡的怒火,叹道:“冠军侯果然年轻贪睡,不像老朽,想睡也睡不着了。”

    叶华也陪笑道:“底气足,自然睡得着,我以为啊,窦老很快也能睡得香甜了。”

    “哦,怎么讲?”

    “没有事干,清闲呗!”

    窦禹钧愣了一下,又笑了,他丝毫不生气,伸出拇指,“锋芒毕露,果然是冠军侯的风采,老夫佩服!”

    这两位一上来就较着劲,眼看着日上三竿,招标的时间要到了,可还有一家没有来。叶华有些惊讶了。

    按理说匠作监给了窦家,军器监是给了柴家,怎么柴家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也太反常了。莫非他们不想干了?

    就在叶华百思不解的时候,终于有了动静,离着老远,就听到锣鼓之声,有家丁在前面吆喝着,十分卖力气。

    “快闪开,闪开!国舅驾临!”

    “国舅来了,闲杂人等退让!”

    在家丁震天响的叫嚷之中,一顶硕大的八人抬大轿出现了,稳稳到了枢密院外,轿夫放下轿子,管事的嬉皮笑脸,揭开轿帘,从里面走出一位紫袍玉带的老者。

    这位有五十出头的样子,保养很好,面色红润,趾高气扬,他昂着头,用下巴看人,仿佛没有谁能入他的眼一般。

    如果没认错,这位就是柴荣的生父柴守礼了!

    可看他的样子,怎么也不像守礼的人!

    叶华没有上前,倒是窦禹钧,连忙过来施礼。

    “老朽拜见国舅。”

    柴守礼瞧了瞧他,只是微微哼了一声,懒洋洋道:“罢了,今天不是要做生意嘛!生意场上无父子,更没有国舅。老夫此来,是为国出力,为圣人分忧,朝廷要军器,老夫不能不出力!你说是不?”

    窦禹钧心里好笑,说什么没有国舅,你还不是处处摆着国舅的谱儿!老头心机深沉,可没有多话,只是诺诺而已。

    柴守礼迈步往前走,用眼角斜了一下另一边的叶华,就忍不住咳嗽道:“高相公是怎么回事,军国大事,怎么还有小孩子掺和,简直荒唐!”

    叶华没有料到,柴守礼竟然如此过分,你儿子不过是皇储而已,你还不是太上皇呢!就算你儿子登基,他都改了郭姓,也轮不到你当太上皇!

    叶华傲然道:“大事有大人掺和,小事小人掺和,都是来赚钱的,何必把自己摆得那么高!”

    “你!”柴守礼怒了,迟疑了一下,他又笑了,“老夫想起来了你就是冠军侯叶华,对吧?哈哈哈,老夫告诉你,枢密院的生意你别痴心妄想了,有老夫在,谁也别想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