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108章 地主是怎么炼成的
    李谷到了家中,一张老脸,拉得和驴似的,切齿咬牙,恨意滔天。家人不敢触霉头,可偏偏有一位胆子大的,她端着一碗梅花酒,送到了李谷的面前。

    “叔父,尝尝侄女的手艺。”

    李谷不好摆脸子,就端起来喝了一口,只觉得唇齿留香,立刻伸出大拇指,“侄女的手艺高明,这种时候,哪来的梅花啊,怎么如此鲜丽,好像刚采摘下来的!”

    女子微微一笑,“这还不简单,把梅花采下来,泡到蜂蜜里,煮酒的时候,挑出几朵用就是了。”

    “哎呦!”李谷一拍脑门,“怪道这就有股子甜味,感情是这么来的。这一定是你爹的主意。”李谷赞道:“还是令尊心思机巧,肯在吃喝上下功夫,这点我是比不上的!”

    女子脸上赔笑,可眉宇之间,却有一股子忧愁,她爹倒是想象李谷一般,施展胸中所学,奈何皇帝不用啊!

    说话之间,李谷喝光了碗里的梅花酒,心情好了一些,女子就趁势问道:“叔父谏言,圣天子可都采纳了?若是按照叔父的方略,这大周真的要兴旺起来了!”

    提到这事,李谷脸又黑了。

    “唉!别说了,你叔父丢了大人!”李谷也没瞒着,就把叶华讽刺他的话都说了,“一个毛头小子,敢指着我的鼻子,说话信口雌黄,只会照搬大唐的成法,还说我光是嘴上本事我的老脸啊,真是无地自容!”

    女子一听,忍不住吸口气,“叔父,那位冠军侯,可是击杀了契丹皇帝,又擒杀了王峻的那位?”

    李谷点头,“除了他,也没人敢跟老夫这么说话。罢了,我倒是要看看,他是真有本事,还是徒有其表!明天我就跟着他去乡下看看,瞧瞧那些百姓,到底是怎么想的!”

    李谷说着,就想去准备一下,女子咬了咬嘴唇,万福道:“叔父,不知道侄女能不能陪着叔父一起去?”

    李谷犹豫了,“这可不是游春逛景,你是江南女孩,腿脚方便吗?”

    女子淡淡一笑,“叔父忘了,我爹可是北方人,怎么会学南方女子裹足呢?”

    李谷沉吟一下,“那就跟着我去吧,不过你可要换上男装,别让人看出来。”

    “侄女呃不,是侄儿明白!”

    这个女子一溜烟儿跑了。转过天,李谷一身青衣短打,穿着布鞋,还戴着一个斗笠,像模像样,跟个老农似的。

    等他赶到粮行,一没见着叶华,二没见着赵匡胤,只剩下一个王掌柜的在这里等着。

    “是李相公吧?冠军侯天不亮就走了,城门开的时候,他们第一个出城,这些天都是如此。”

    李谷大吃一惊,太阳刚出来,他来得够早了,居然还没赶上!

    王掌柜的和体贴,安排了一个小伙计,还准备了两头驴,本来是小伙计和李谷一人一头,可李谷多带了一个人,没法子,小伙计只能在前面跑,李谷急匆匆出了城。

    等他们到了十里长亭,发现不少马车牛车都装满了东西,正准备往城里运。

    叶华就在人群当中,也和工人一起,搬运粮食,给送货的农户算账。

    有人建议叶华,不要这么麻烦,不如每十天结一次来得方便。可叶华却拒绝了,很多穷苦的百姓,从嘴里剩下的东西,拿来换钱,若是不立刻结账,很多人就不会来了。

    “记住了,咱们是凭力气赚钱,别把自己摆得太高了,手里有点权力,就想着欺负百姓,亏待乡亲,那样做生意永远做不好!”

    被叶华教训的几个人,频频点头,赶快低头忙去了。

    李谷就在旁边,他也听到了叶华的话,忍不住吸口气,这小子是真心啊,还是拿话糊弄我啊?

    他正琢磨呢,叶华一眼看到了他,“愣着干什么,眼睛里没活儿啊!”

    说着,叶华指了指一大堆小山似的萝卜,“快,往车上搬!”

    李谷这个气啊,可话都说出去了,他愿意来的,还能怎么办!

    你小子能干,老夫也不差啥!

    他把衣襟掖好,伸手去搬萝卜,没搬几个,两手都是泥,跟着他来的女子看得直皱眉,这时候叶华的声音突然出来了。

    “傻站着什么,你们家老爷都干活了,你还杵着?”

    女子被说的脸色发红,没法子,赶快低着头,跑过来帮忙。李谷见了吓一跳,我的姑娘啊,你怎么能干糙活儿啊,怎么和你爹交代!

    李谷就想开口阻止,女子连忙摆手,不让他说话,然后低下头,快速跟着李谷一起干活儿。

    萝卜不沉,可架不住要不停弯腰,才弄了一半,李谷就觉得腰都折了,他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那位侄女,一介女流,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居然咬牙撑着,比他不慢。李谷也不好意思喊累,就这样,忙活到了日上三竿,终于把最后一点装好运走,他也顾不得泥水,瘫在地上,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胸膛剧烈起伏,大口喘息。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华走了过来,给李谷一个水葫芦,又给了他几张饼。

    “吃吧,吃完了,下午还要去村子看看。”

    “还去啊?”李谷忍不住怒了,“你是想累死老夫啊?”

    叶华哼了一声,“这算什么,头些日子是我们推着小车,去乡下收东西,跋山涉水的,比现在苦多了。这几天有了名气,老百姓才主动送到十里长亭,已经轻松多了。”

    李谷眉头一皱,“冠军侯,你为何不直接让老百姓送来,那样不是更好?”

    叶华笑了,“李相公,我说你只会读,真不冤枉!居然问这么天真的问题,随便找个人,都能给你指点迷津,你信不?”

    李谷气得咬牙,“你找吧!”

    果然,叶华点手,叫来了一个年轻人,他看起来有十五六岁,愣头愣脑的,正蹲在地上数钱。

    他十分仔细,每一枚铜板都对着太阳看,然后在衣襟上蹭得干干净净,再像宝贝似的揣进怀里。

    一共不到一百文,当装进衣服的口袋,他长出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什么了不得的壮举。真是没见过钱啊!

    “小兄弟,赚了不少钱?”李谷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和蔼一些,可说出来之后,还是有些生硬。

    年轻人警惕地看着他,更加用力保护好口袋里的钱。

    被当成贼了,李谷别提多尴尬了。

    “你赚了钱要做什么?读,还是娶媳妇?”

    连着问了三遍,年轻人这才开口,“俺爹说了,要,买,买地!”

    “买地干什么?”李谷问道。

    “买地就是买地,有了地,就,就什么都有了!”少年笑得很灿烂,突然他跳了起来,对着李谷道:“俺要去抓兔子,抓好多好多的兔子,抓兔子,换钱,买地,抓”少年撅着屁股,迅速消失在视线里。

    李谷皱着眉头,似有所悟,却又说不清楚。

    叶华笑了,“李相公,你知道均田和府兵那一套为什么持续不下去了吧?”

    李谷愣住了,一个憨头憨脑的傻小子,和府兵有什么关系,和均田有什么关系?

    叶华哈哈大笑,“李相公,若是连他都一心想着买地,其他人又会如何?假如人人都想着当地主,兼并土地,又如何能实现长久均田?”

    李谷终于露出了思索的神色,以小见大,这里面有大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