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五书屋 > 穿越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 > 第673章 被人盯上的赵二
    郭幸哥又鼓捣出新武器了,那一团大火,惊动了正在巡城的李圣天,老国主风风火火赶来,他只看到了一片烧焦的土地,上面还冒着烟和热气,空气里弥漫着火油味。

    李圣天也不管郭幸哥浑身的黑油,急忙问他,“商王殿下,这是你发明的?要怎么用?”

    郭幸哥摇了摇头,“这是我做的,却不是我发明的,真正发明的人应该是我哥!”

    “陛下?”

    “不是,是冠军侯。”郭幸哥老实道:“我在他的笔记里看到的。”

    郭幸哥没有什么隐瞒,在他看来,这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小玩意,相比起那些能飞上天,能拉百万斤货物的装置,都显得太简陋了,就算告诉李圣天,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首先,西域有很多石油,把收集到的石油进行蒸馏,就能得到更容易燃烧的猛火油,大周军中已经广泛使用了。

    有了猛火油之后,建造一个巨大的储油罐,在上面用一根导管连接。

    郭幸哥建议储油罐使用大的陶罐,外面抹一层水泥,然后再用木柜保护起来,下面还可以安装四个万向轮,便于移动。

    导管就麻烦了,为了保证可靠,最好里面用木材,外面裹上一层黄铜然后延伸出去,制作一个自带点火能力的喷口。

    郭幸哥一边说着,一边给李圣天演示。

    由于城墙远高于地面,遇到敌兵攻城,就可以点燃喷口,然后打开阀门,这时候猛火油就会因为虹吸效应,从储油罐之中喷射而出,遇到喷扣处的火焰,迅速燃烧,形成一大片火雨。

    不管是攻城的敌军,还是云梯等器械,全都逃不过铺天盖地的大火。

    这只是郭幸哥的设想,他动手做得是个更灵活的喷射装置,就是用手动气泵,抽出猛火油,灌入发射管内,然后加热加压,利用压力,把猛火油给喷出去。

    这个结构同样不复杂,冠军坊那边,已经有了更高端的装备,是以畜力驱动,用来抽出矿井里面的积水,就像是后世的抽水井似的。

    郭幸哥把结构缩小了许多,按照他的计划,四个士兵,一人负责油罐,一人负责喷口,一人负责手摇泵,一人负责指挥。

    四个人就是一个小组,火油的射程在十丈左右,只要进入射程,谁也跑不了,别管多厉害的猛将,多高的功夫,全都给你烧成一堆炭!

    李圣天听到目瞪口呆,郭幸哥是没当事,他老人家却是要疯了!

    当真有这么厉害的武器?

    哪怕有郭幸哥讲的一半威力,也足以保住于阗城了!

    “商王殿下,这个能不能再演示一下,让老夫开开眼界。”

    李圣天充满了希冀,郭幸哥没有迟疑,立刻上了城墙,让几个工匠准备。

    老国王下了狠心,他让人驱赶来一些老迈不堪的牛马,然后又竖了几根云梯。

    这时候郭幸哥也准备好了。

    为了效果逼真,李圣天甚至让一些于阗兵在外面摇旗呐喊,模仿攻城的样子。

    工匠们推着火油罐,快速敌兵即将登城的位置,有人举起喷口,他抱着距离喷口足有三尺的位置。

    前面点火,然后打开阀门。

    一瞬间,火油喷出,通过火焰之后,迅速变成一片火雨,从城头落下,所过之处,云梯尽数燃烧。

    火雨落到了下面,那些老马病牛,都被笼罩其中,火焰弥漫,点燃了皮毛,吃痛的牛马奋力挣扎,到处逃跑,发出阵阵悲凉的嘶鸣。

    不断有牛马倒在地上,大火把它们烧成了一堆堆黑炭,哗啦,烧断的云梯落了下去城外是久久的沉默,像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于阗士兵发出雷鸣一般的欢呼,有人甚至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李圣天更是手舞足蹈,无以复加。

    老国王太激动了,他仿佛看到了成千上万的敌兵,死在熊熊大火之下。

    敢进犯于阗,下场就是一个,死!

    这一次老王爷再看郭幸哥,那就不是大周来的商王那么简单了。

    说句不好听的,就算是个普通人,有这样的本事,李圣天也愿意把孙女嫁给他!

    “殿下,老夫代于阗百姓军民,拜谢殿下大恩大德!”

    郭幸哥被吓得不轻,他可不敢受李圣天的礼,奈何老王爷执意下跪,他只能陪着,然后费了好大劲儿,把李圣天搀扶起来。

    郭幸哥很不好意思,“真没有什么的,就是一点小东西,我觉得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比如可以把泵做得更小一点,点火装置再改进一下,最好让每十个士兵,就能配属一具,对付敌人就容易多了。”

    李圣天眉开眼笑,小家伙说什么都对!

    “殿下,改进的事情不忙,当下于阗就需要一百,呃不,是二百反正多多益善!”李圣天欣喜若狂,非要拉着郭幸哥去王宫,顺便还把于阗的文武宗室都叫过来,挨个介绍,老王爷甚至告诉他们,以后见到了商王殿下,就等于见到了他。他的话可以打折扣,但是商王的话,敢不听,所有人要共击之!

    于阗的文武看郭幸哥的目光,那叫一个炽热,简直要把他看化了,老王爷什么意思再明白不过了。

    偏偏郭幸哥就是个十足的棒槌,他根本没听懂,只是灌了一肚子葡萄酒,去就睡了。

    那两个小公主战战兢兢,等了许久。

    她们先是害怕,接着又欢喜,敬畏,甚至有些甜蜜了。

    原来商王真有本事啊,他能弄出一条火龙来。

    瞧爷爷高兴的样子,都给商王殿下磕头哩,殿下是个大英雄,她们能嫁给英雄,求之不得爷爷告诉她们了,求亲的人去了大周,爷爷还说,年轻人要多相处,最好把生米煮成熟饭!

    两个小妮子想到这里,连耳根都红了,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这可怎么办啊?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

    都怪爷爷,你把商王灌醉干什么,不然让他自己来,我们也省得害羞啊!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稍微大点的那个咬了咬牙,“怎么都是一事,拼了!”小妹沉默了一会儿,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充满了决然,她们两个一前一后,向着郭幸哥的房间走去。

    傻乎乎的郭幸哥还在熟睡,一左一右,两条小美人鱼游到了他的身边,怀里

    “那啥,大侄子,殿下今晚要那啥了!”叶武红着脸问赵二道:“咱们用不用管管啊?”

    赵二斜了他一眼,“你让我怎么管,那小子又没丢块肉,又没少什么,我们去,没准被骂出来呢?”

    叶武沉声道:“怎么就没少什么?你瞧瞧我哥,跟嫂子结婚之前,谁都没碰,冰清玉洁的,都能里牌坊了!”

    赵二连连摆手,“你别提我师父,他那是被师娘吃得死死的,没有法子。放眼天下,师娘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幸哥想怎么样,就随着他,只要不沉溺其中就行。”

    叶武想了想,认真问道:“大侄子,幸哥可以随便,我行不行啊?”

    “行你个头!”

    赵二狠狠给他一个巴掌,“你给我听着,你们六个是保护幸哥的,片刻也不准怠慢,还有,你丫的比我还小一岁呢,不许叫我大侄子!”

    赵二说着,张牙舞爪就扑向了叶武一分钟之后,赵二被叶武按在了地上,膝盖顶着腰,两手倒背,让叶武死死揪住,半点反抗余地都没。

    “大侄子,你比我大了一岁不假,可功夫差得不是一年两年啊!服不服!”

    赵二差点气爆了,老子服你个头。

    你们天天练功夫,我练的是脑子,能一样吗?

    正在他们俩深入交流,气氛融洽的时候,叶忠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见这个情况,立刻扭头,“要不我先出去,你们继续!”

    “呸!”

    赵二狠狠啐了他一口,“兔崽子,你敢耽误军情,头我告诉老祖去!”

    对于叶忠六个来说,叶老太太的唠叨,绝对是最大的杀器,就连叶武都收手了。

    叶忠笑嘻嘻进来,他凑到了赵二身边,“我得到了密报,萨图克汗死了,他的长子穆萨继位,号为阿尔斯兰汗,听说是狮子王的意思你说他怎么不叫辛巴汗啊?”

    叶武立刻道:“是啊,辛巴汗多好听,我最喜欢大哥讲的故事了。”

    赵二挠了挠头,“我才不管什么阿尔斯兰,还是辛巴!关键是他干了什么!”

    叶忠正色道:“他干了两件事,其一是宣布举国皈依,二十万帐人马,悉数效忠巴格达还有就是要对我们发起全面大战,许多大食的士兵已经向黑汗国聚集。”

    赵二不为所动,“都在预料之中,还有什么更劲爆的消息没有?”

    “有,不是那个狮子王说的。”叶忠道:“我听那些大胡子商人讲,他们已经知道是你杀了两位长老,整个大食帝国都震怒了,下达了绝杀令!听说你的脑袋比黄金还值钱哩!我听说有一伙专门搞刺杀的人,要取你的脑袋!”

    叶忠道:“他们已经离开了黑汗国,或许随时就会降临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是不是该离你远一点,免得殃及池鱼!”

    “呸!”

    赵二狠狠啐了他一口,“奶奶的,老子就是玩刺杀的高手,想跟我斗,他们还差着行市呢!”